6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绝品灵仙 > 377 小黑蛇

377 小黑蛇

 热门推荐:
  骆青离顿了顿。https://www.xiannitxt.com

  先前在这转了大半个月,随着鬼气的浓度日益提升,她的探测范围也越来越狭窄,关于如何出去,眼下她还没有头绪,而现在是她与陆珩叶西凉分散之后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阿狸察觉到了宝物的波动。

  在这一方面,阿狸才是专业的,如今摆在眼前的是一团乱麻,有可能这会成为一个突破口。

  骆青离顺着阿狸的指引向前走,前方是一片泥沼地,她在这片泥沼的边缘捡到了几片灵光内蕴的乌黑鳞片。

  “骆骆,这鳞片起码是八阶大妖身上掉下来的。”阿狸只看了一眼,便得出这个结论。

  骆青离注意到的却是这鳞片上残留的血迹,这血迹还未完全干涸,看样子应该没有脱离本体太久,可这附近并未留下什么新的斗法痕迹,而且这鳞片上的气息,她甚至觉得有些熟悉,熟悉得让她不由自主地想到某只欠揍的妖。

  “你说的宝物,就是指这个?”

  阿狸点点头,“这鳞片的价值很高,有些像蛇鳞,又有些不太像……上面残留的妖气很凌厉,像把刀子一样,让我有些喘不过气,必然是出自某个血脉纯正的大妖。”

  骆青离:“……”

  的确血脉纯正,也的确是大妖。

  她将这几片龙鳞收进储物袋,放眼望向这片泥沼地。

  阿狸感觉到的凌厉妖气,其实正是来源于螭龙血脉。

  它和罹烬几乎没有过直接接触,至多便是远远看过几眼,就这样还被罹烬身上的血脉压制弄得不敢动弹,没能立刻分辨出来,可骆青离好歹也和他缔结过灵兽契约,虽说早在几十年前就解除了,那也不会影响她对这种气息的熟悉。

  整个大荒,唯一的一家螭龙血脉,更是神兽后裔,它们的龙鳞,坚固无匹,是顶尖的炼器材料,价值岂能不高?

  这几片龙鳞在这,足以说明一个问题。

  罹烬受了重伤,他曾经到过这里,甚至,还有可能就在这附近。

  骆青离放出神识,寸寸碾过去,忽地指尖一弹,一道寒光掠过,扫向泥沼中的某片区域。

  很快,一缕红光一闪而过,只见那处泥沼之中盘着一条黑色的小蛇,它半撑起身子,一双琉璃般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懊恼、难堪、愤恨、不甘,一时之间,它的眼里划过了太多复杂的情绪。

  阿狸瞪大了眼:“骆骆,它,它它……”

  骆青离一步步走过去。

  她的身形在鬼气里模模糊糊辨不分明,净世莲灯悬于半空,在她周围结出一个浅金色的结界,仿佛在这片乌烟瘴气中投下了一小片净土,干净、纯粹、温暖。

  骆青离走到它面前,轻而易举将那条小黑蛇提溜起来,捏在指尖,黑蛇起先还想挣扎,可惜动弹了两下就没了力气刚刚为了挡下那道寒光,它仅剩的一点妖力都已经耗光了。

  它干脆闭上眼睛装死,只希望这女人没认出它来。

  可惜下一刻,骆青离一句话就把它的幻想打破。

  “二公子。”骆青离淡淡吐出三个字。

  这一刻,罹烬真的特别特别想在她手上咬上一口。

  凭什么,为什么!

  这个女人到底跟他有多大仇多大怨,怎么每回他最狼狈的时候,总能碰到她!

  罹烬紧闭着眼,不去看她,骆青离提着他又凑近了些,见他这副模样,莫名有些想笑。

  谁能想到,这条弱小得她两根手指都能碾死的小黑蛇,会是那个牛气哄哄鼻孔朝天的大荒二公子?

  骆青离当然不会弄死他,一看罹烬这样,就知道他又用了那招化虚神封术,上一次他变成了一颗灵兽蛋,这次倒是好一些了,最起码变成条小黑蛇还能动弹。

  她不清楚罹烬到底是遭遇了什么,可若是他身边那些大妖还没死,相信再过不久,他们就会找过来,那时候就不是她能应付得过来的了。

  “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了?”骆青离问道。

  罹烬愤愤睁眼,他想这该死的女人现在肯定是在嘲笑他,他的脸,在这个人修面前简直都丢尽了!

  然而罹烬看到的却是一片平静,那双黑亮的眼睛澄澈如洗,没有讥讽羞辱,更没有幸灾乐祸,就像在看待一件再平凡不过的事。

  罹烬怔了怔,下一刻,他就感觉到自己伤处微微一痛,骆青离指尖点上净世莲灯,一道佛光流入掌心,又注向伤口。

  他的背腹处各有两处大伤,皮肉外翻,深可见骨,使用化虚神封术后,虽止住了血,伤口却未愈合,周围皆是腐肉。

  佛光照耀下,伤口处溢出丝丝缕缕的黑气,又有乌黑的血一滴滴滑落下来,罹烬疼得不由自主动了动。

  “忍一忍。”骆青离沉声道:“你这伤是鬼族弄出来的,鬼气入体若不清除,这伤口便一直不能愈合。”

  之前她和陆珩叶西凉一起的时候,也曾被鬼族伤到,她拥有红莲业火,鬼气直接被业火焚烧殆尽,陆珩雷系灵根,在这方便的抵抗力出众,而叶西凉便得要靠净世莲灯驱逐鬼气,只是这个过程实在苦不堪言。

  罹烬甩了甩尾巴,心想自己活了这三百多年,什么疼不能忍,还需要她特意来交代一声?

  但他什么都没说,咬着牙愣是连动都没动一下。

  鬼气驱逐得有些艰难,尤其罹烬这伤多半还是高阶鬼族的杰作,得亏净世莲灯效果不俗,佛念生生不息,与佛莲相得益彰,费了半天功夫,总算把他身体里的鬼气除干净了。

  骆青离又找了伤药给他涂上。

  微凉的指尖蘸着药膏抹到他身上,罹烬身子僵了僵,后来干脆自暴自弃地躺在她掌心,任由她搓圆捏扁。

  骆青离道:“怎么不说话?难道变成条蛇之后,连话都不会说了吗?”

  罹烬咬牙,忍不了了,“蛇什么蛇!老子是龙!”

  他身子一弹,抬高了脑袋凑到她面前,“你睁大眼睛仔细看着,有角!有角!”

  骆青离还真仔细看了眼,果然在小黑蛇的头上看到了两颗米粒大小的小(龙)包(角)。

  “噗。”她噗一声直接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