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374章 属狗的吧?!

374章 属狗的吧?!

 热门推荐:
  下午,接近四点。https://www.dazhuzaitxt.comhttps://www.zuox.net八楼走廊,垃圾桶旁,沉吟良久,穆萨将快烧到手指的烟头掐灭,清了清嗓子,

  “咳,再来一遍!”

  “这是第五遍。”同样掐灭烟头的指挥官大汉不忘提醒。

  “我知道,有什么问题吗?”穆萨半转身,神色平静。

  指挥官大汉耸肩“我没什么问题,你知道的,我从来不会怀疑你的决定。我只是想告诉你,大概五分钟前,有警车停在楼下,这已经是第三辆。当然最重要的是一刻钟前,内政部那边将电话打到我私人手机上,对我们这次行动表示关心、不解……”

  挥手打断,“不用管他们!”

  “我也不想理会,但是……”话音未落,肩膀通话对讲传来沙沙电流汇报声,“队长,有内政部调查科人员过来,拿着签署公文,我们拦不住……他们上楼了,怎么办?”

  指挥官大汉闻声摊手,看向穆萨,后者面部神色阴晴不定,最终砰的声,一拳砸在垃圾桶铁皮盖上,烟灰升腾,头也不回的走向消防楼道。

  了解点头,指挥官大汉按下通话键“没事,让他们上来,另外通知兄弟们收队。对了,他们是坐着电梯上来的吧?”

  得到肯定答复后,追在穆萨身后同样走向消防楼道,显然是不想和乘坐电梯上来的那帮人碰面。当然躲是肯定躲不过去的,总要给个交代,但无论是哪个时间地点,也总好过在现场来个尴尬会晤不是……

  与此同时,写字楼下方,避开几辆打着双闪的警车视线,一行数人、两辆普通小车同样风尘仆仆赶至。当先车里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正是早晨时候还在巴黎机场附近酒店里的棕发青年,劳伦斯。

  这位在明面上的身份是维托帕西诺的保镖,实际身份,嗯,也就是保镖。好吧,性质与皮鞋黑西装的枪手还是有所区别的。

  他并不是根正苗红的帕西诺家族成员,原先是欧洲某国特种作战部队成员,后来因为某事退役当了雇佣兵、赏金猎人,偶尔也兼职杀手、抢劫犯什么的,总体来看是匹极其出色的孤狼。

  不用觉得意外,这很正常。如何解决退伍士兵安置问题是全球性的大难题,只说在欧美这边,劳伦斯的退役生活算是再典型也再寻常不过的例子,当然,相对于退役后混迹帮派的普通士兵来说,出身于特种作战部队的劳伦斯无疑要更强,混得圈子档次也要更高,不然他也不会有机会接触到帕西诺家族、并成为维托的贴身保镖。

  这种性质的保镖一般都不会干得长久,慢则三五年,快则两三年,只要能觅得一个机会,比如像劳伦斯这次主动请缨,做得好了就会被委以重任,调去家族合适岗位独当一面。

  有点类似于正常公司储备干部这样子。

  劳伦斯在维托身旁待了三年,这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但他觉得是时候该为以后生活做个打算了,所以他选择了这次机会,原以为会很顺利,实际状况也确实顺利,仅仅半天时间他就成功追到了搞事者的行踪,但现在随着条从隐秘渠道发来的情报消息,他觉得这事可能会有点麻烦……

  “老大,可以确定了,出事地点就是十四楼,出动的是dsf,巴斯特他们完了。”一个不知从哪钻出来的小混混,穿着兜头帽卫衣,路过车旁刻意压低嗓音说道。汇报对象并不是劳伦斯,而是坐在后座的中年男子,当地一个负责人,叫什么刚才碰面时有介绍,劳伦斯没记住,也没必要记住就是了,如果不是需要对方带路,他都没打算接触这些成事不足的小角色。

  “该死!我需要向家族汇报……阁下觉得呢?”

  “当然,这是你的职责,我只是刚碰巧路过,请不用在意……伙计,你知道附近便利店的位置吗?路口左拐是吧,好的,谢谢……哦,不用帮忙,我可以自己去,买包烟而已。”

  对着司机含笑点头,架上墨镜,劳伦斯干脆打开车门走下,顺便表露出局外人不关心的态度。沿着人行道走了几步,视线余光掠过写字楼前匆匆走出貌似撤退的dsf警员,某一刻眉头忽然挑了挑,随即竖起衣领,转过街角。

  拿起手机,拨出,很快接通,“嗨,下午好啊,罗斯。我是劳伦斯,老板在吗?”老板是对维托的特定称谓,至于罗斯,也就是上午酒店里那名有着律师气质的中年男子,后者也确实有律师从业资格证,当然他真正的工作是给维托安排行程、打理事务等等,是老板身边真正的自家人。

  “我们刚上飞机,维托进了休息舱……怎么,出事了?”话筒那头的罗斯倒是敏感,当然也可能是有提前收到些消息。

  “没有,就是得到个有趣的消息,和老板有些关系……就在刚才,昨天开车撞进警察大楼的那家伙,毁掉了我们一处办事点……谢谢。”

  一边说着,劳伦斯一边走到栋办公大楼侧面背风处,这里有个吸烟区,翻出烟盒,找个黑人小伙借了火,道谢后又走到一旁僻静处,

  “……哦,你已经知道这事了?那就好,我直说了。我查到了他的身份,消息来源是dsf内部,我在那有点渠道,顺便说下,估计dsf那边现在还没能锁定他的身份,能理解,公家机构办事素来慢慢吞吞,不过我这边倒是有些猜测……不对,应该说是事实,不会错的!”

  “前段时间老板提起过他,我有点印象,幸好记性不错,不然还真是想不到……罗斯,你还记得幽魂吗?没错,就是他,他来法国了!”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旋即,“稍等。”一系列敲门、开门、含糊不清的低语后,维托略显疲倦的嗓音传来,“幽魂啊……劳伦斯,你能确定吗?”

  “我能确定!我有查过他的一些资料,包括出手战绩、肖像等等,否则我不会打这通电话。毕竟相传他有着业界顶级的实力,只凭我一个人,恐怕很难完成这次任务。”夹着烟卷,劳伦斯的态度倒是相当坦白,或者说是光棍。

  “你很谨慎,这很好。保持住这个习惯,它会让你受益终生。幽魂……确实不是你能解决的问题,他应该属于奥康纳……”对话在这里停顿了会,貌似是维托向罗斯询问些情况,劳伦斯隐约听到了东南亚、麻烦等字眼,模糊不清,随即再次通话时,又换成了罗斯,

  “听着,劳伦斯,我接下来会打几个电话,大约在傍晚时候,你会得到权限,调动家族内部外部某些力量的权限……这是你的机会,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的机会,答应我,漂亮搞定这次任务,不要让老板失望!”

  劳伦斯闻言不由一愣,烟卷自指间无声滑落,随即,迎着冬日寒风深吸口气,压抑住激动语气“明白,放心,我会搞定他的!”

  “很好,等你消息。”

  “嗯,对了,我这还有个不知道算不算好消息的消息……除了我们之外,他现在好像还被dsf的穆萨给盯上了。”

  “穆萨……那条一旦咬住绝不松口的鬣狗?”

  “对。”

  ……半小时后,已然恢复平静的写字楼门口,挥手与热情送至楼下的两家网络公司负责人作别后,唐朝吐了口浊气,信步走出大楼。

  整体心情自然还是郁闷居多,一处据点而已,随手就能端掉的,结果好死不死撞上同样在今天采取突袭行动的dsf大部队,这运气真的没谁了,妥妥的出门没看黄历啊。好在最终还是摆脱了,尽管这过程算不得轻松……

  摇摇头,拾步走下门前阶梯,忽然间,视线下意识掠过街道斜对面一辆黑色小车,眨了眨,平静移开,这尼玛——唐朝嘴角无语抽动数次,站在路旁,果断挥手招车——属狗的吧!还来?

  “……我手机已经关机了,你说的我都做到了,同样,我说的你也必须得听进去!我们现在蹲在这里,只为验证你的猜想,无关其他,待会无论是否有所发现,你都不许采取任何行动!注意,是任何!你自己也说了,那是个极其专业的杀手,枪法准的吓人,你单身无所谓,我可是老婆孩子都有的,你……法克!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你说你说,我听着呢,哎,快看,出来个东方面孔……”

  黑色小车的两人自然就是穆萨与指挥官大汉,这不算是去而复还,实际上他们压根就没离开过,只是换了身便装,明面上让大部队收队离开,暗地里则偷偷留些人手守在大楼前后几个出口外,守株待兔。

  转头透过车窗望了眼,指挥官大汉迅速拉回视线,脸色不是很好,这是肯定的,摊上这么个俨然强迫症晚期的搭档,想来谁的心情都好不到哪去,“不要转移话题,那特么不是在电梯里和你对过话确定没问题的人?我刚才说到哪了……”

  “再看一遍嘛,也许我当时看错了呢……好吧好吧,都听你的行吧?车钥匙不是在你手里嘛,你不解锁,我也开不了车门啊。”穆萨双头高抬做投降状,视线却时刻不离大楼门口。

  “那倒也是……不是!我说的是车钥匙的问题吗……”

  此间争辩暂且不提,只说又大半个小时过去,夕阳西下,暮色渐生。写字楼门口逐渐热闹起来,这是到了下班的点,男男女女公司职员陆陆续续走出。

  车内两人顾不得再去拌嘴,一边拿起通话对讲提醒其他几组队员注意,一边视线牢牢锁定大楼门口,来回扫荡,然后,他们看到了一辆打着刺耳鸣笛声的救护车忽然开进场内,直抵大楼门前台阶。随即,一行人抬着什么自楼内快速跑出,不断招手,远远看去多少显得慌乱……

  事出反常即有妖,两人愣了愣后,面面相觑,

  “下车!”

  “不行!你这次必须得听我的!”说着指挥官大汉按下通话键,“麦克,大楼正门有情况,速来……”话音未落,耳旁,砰、哗啦,愕然转头,下意识探手一抓,落空,副驾驶位置上的穆萨已然翻出车外,起身,抖落一地玻璃碎渣,横穿街道径直向着大楼跑去,

  “法克——”

  再等指挥官大汉赶到大楼门前,分开围观群众时,大脑嗡的声就炸了,视线里,穆萨单手将个似曾相识身影拎起抵在救护车一侧车身上,怒喝咆哮“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受、受伤的……是我经理,他……他醒来就在卫生间天花板上,摔、摔下来……咳咳,放开我,你是谁……”

  “穆萨,你在干什么!放手!”指挥官大汉想也没想侧身将同伴撞飞出去,抬手捞住那快要软倒在地的业务主管,同时转头大吼,“该死、你想掐死他吗!”

  “掐死他?呵、呵呵……”地板上,貌似恢复冷静的穆萨抬手按了按脑侧太阳穴,忽然神经质般笑了几笑,“眼皮子底下都看不出来,眼睁睁放跑了……我更想掐死我自己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