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铁骑 > 第467章 重骑对碰

第467章 重骑对碰

 热门推荐:
  高庄埋伏的满八旗兵人少,只有一千余人。www.kan121.com但接到了多铎发出的烟花信号,他们还是冲出来拦截。

  清军将领席拉纳也是一员久经沙场的老将了,自从老奴建立八旗,建立大金国起,他就是一名镶白旗的牛录额真,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老将,席拉纳很清楚,他面前的这支明军骑兵,绝对是明军中最精锐的骑兵,哪怕是关宁铁骑都比不过眼前这支大明铁骑。若是能够把这支明军骑兵留下来,让后面的多铎追上,他就是立下一等大功。但对手不简单,他不敢大意。

  “杀!”由张炜带队的一千马槊铁骑排成了二十个并排的队列,紧密的队形加速向前。北风掩盖不了战马的铁蹄声,两队骑兵在冰冷的北方狂野中相互接近。

  张炜手持一杆马槊,他的左手扶住槊杆,右臂紧紧的把槊杆夹在胳膊下,肾上腺激素加快分泌,浑身的血液沸腾,战马践踏冰冷的泥土,发出雷鸣般的轰鸣声,一千马槊骑兵排列着密集的铁骑墙,一千任的动作宛如一人。

  马槊骑兵的冲击如同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往前冲,不许停下,更不许后退。凭借着长度的优势,只要撞上对方骑兵,就能撞飞对手。若是不能撞上对手,反而会被对手从背后掩杀。每一名马槊骑兵都是一名义无反顾的死士,士气和战斗意志完全不输于满八旗重骑兵。

  “杀!”双方士兵发出了疯狂的吼叫,跑动中紧密的马槊骑兵队列撞上较为松散的满八旗骑兵,一杆杆长槊借助着马力刺出,扎入清军满八旗重骑兵阵型中,或刺中满八旗兵,或刺中他们胯下的战马。被撞中的清军骑兵不是人被刺得倒飞出去,就是战马发出悲戚的嘶鸣声倒在地上。只有少数几名明军来不及收回马槊重新刺出,被清兵以大斧、狼牙棒击落下马,但是那些清兵随即也被马槊撞飞了。

  刺出马槊的马槊骑兵左手轻轻一抖,弯曲成圆圈的槊杆又弹直恢复,向下一名清军骑兵身上招呼而过。

  任凭清兵身披双重甚至三重厚甲,在马槊的重击之下,铠甲变得和纸张一样薄弱。破甲锥借助着战马的冲势,扎在清兵身上,轻松撕开了他们身上的厚甲,刺穿了身躯。即便是没能穿透铠甲,也能把人击飞出去,等到落地的时候,内脏都已经碎裂了。

  李国栋麾下这一千精锐的马槊铁骑都是从崇祯三年就开始训练的,经过近九年的磨砺,又有缴获的重甲和精心打造的马槊,其威力不减当年大唐无敌于天下的玄甲铁骑!什么满八旗重骑兵、关宁铁骑,在这支强悍的马槊重骑兵面前都是浮云。

  张炜的马槊铁骑冲过之后,后面是韩大山的一千重兵器重骑兵,韩大山手持长柄大斧,后面的将士们或是手持大斧,或是手持长柄钉锤,或是手持狼牙棒,或是手持长柄页锤。这支重兵器重骑兵的冲击速度略慢于马槊铁骑,但却是后面补枪的重要力量。重兵器重骑兵冲入残存的清军马群中,各种重兵器借助着马力砸了下去,被撞上的清兵铠甲凹陷,骨骼碎裂;被大斧击中的清兵,盔甲碎裂,血花迸溅。

  “杀!”李国栋亲自率领的一千三眼铳骑兵从两翼迂回,一支支长杆三眼铳伸出,三眼铳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完全盖住了双方士兵的喊叫声和北风的呼啸声,一股股白烟腾起,弹如雨下,残存的清军骑兵来不及组织起下一轮冲锋,就一个个都被击落下马。

  清军老将席拉纳施展镫里藏身的绝技,很幸运的躲过了马槊骑兵的冲击,一名马槊骑兵冲过之后,他突然从马腹下钻出,虎枪一抖,把那名明军从马背上挑落。接着明军重兵器骑兵冲过来的时候,席拉纳又躲过了明军的重击,再次挑落一名骑兵。最后,他又幸运的躲过三眼铳射击,但他胯下的战马已经中弹倒下。

  浑身是血的席拉纳从人尸马尸堆中钻出来,还有十多名受伤的八旗兵也钻了出来。他们刚刚站起来,就听到背后再次传来一阵动物的铁蹄声,似乎不是马蹄,而是一种庞大的动物。

  “什么东西?”席拉纳惊恐的转过头去,只见几千匹庞然大物沉重的铁蹄践踏地面,发出击鼓般的轰鸣声,向他们这些残存的清兵涌来。那些庞然大物之中,还夹杂着一批雄壮的高头大马。其实那些庞然大物是骆驼,高头大马是阿拉伯马。

  席拉纳还没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一名全身铠甲的重骑兵就已经冲到他跟前,一件钝器狠狠打在他的头盔上,避雷针铁盔当即凹陷扁了下去,脑浆迸裂,席拉纳当场毙命。

  冲在最前面的神战士买买提挥动沉重的长柄六棱金瓜锤,借助着阿拉伯温血马强大的冲势,照着他前面的一名看起来像是将领模样,后背上插着旗帜的清兵头顶砸下去,只听到一阵沉闷的撞击声,那名清兵将领闷哼一声倒下。

  神战士或是策马疾驰而过,或是驱赶着骆驼冲过去,没有人下马收割头颅。

  而李国栋的马槊骑兵却纷纷下马,以最快的速度打扫战场。

  骑兵将士们收缴了清兵尸体边上的兵器,扒下尸体身上的铠甲,割下头颅。所有的战利品都装入一口口大袋子内。随后马槊骑兵上马,把装满战利品的袋子交给骆驼火器兵。

  “主公,后面的建奴追上来了!”有人向李国栋禀报。

  “准备迎战,但切记,不可恋战,击退了建奴,千万不可追击。”李国栋下令道。

  多铎率领七千人马追赶过来,李国栋下令,骆驼火器兵、神骑兵和重骑兵结阵,准备迎敌。

  骆驼火器兵位于中间,把所有骆驼都放倒了,结成了骆驼阵,骆驼阵的后面放上火器兵;火器兵两翼是重骑兵,后面是神骑兵。

  明军刚刚列好阵型,就看到黑压压的清军骑兵缓缓向己方阵型压了过来,后面跟着手持鸟铳,推着佛郎机炮车的汉八旗军。

  清军在距离明军一里之外停了下来,同明军对峙。

  多铎没有料到,被他留在西面高庄的席拉纳和一千精锐满八旗重骑兵,居然只有一个回合就全军覆没了!连一个活的都没有!刚刚远远的看到明军重骑兵冲击清军阵型,只一轮冲击,原本密密麻麻的清军就变得寥寥无几,接着后面的明军再冲了三轮,就留下满地人尸马尸,勉强站起来的几个清兵,被明军最后的那些骑兵给灭了。

  “这些明狗蛮子果然是精锐!没想到席拉纳将军居然全军覆没了!席拉纳将军肯定也凶多吉少了!”多铎感叹道,“儿郎们,我们不能放这些明狗尼堪回去!否则便是放虎归山!”

  清军两翼的蒙古轻骑兵冲了出来,多铎的战术是,以蒙古轻骑兵两翼包抄,但是不同明军重骑兵近身接触,只是进入二十步之内放箭,骚扰明军重骑兵的阵型,再让充当中坚力量的满八旗骑兵去冲击明军重骑兵。后面的汉八旗兵直接向明军中间的骆驼阵冲击,进入射程之后,以鸟铳和佛郎机炮轰击明军骆驼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