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铁骑 > 第453章 隔桥对峙

第453章 隔桥对峙

 热门推荐:
  一名夜不收问道:“将军,我们好不容易才从鞑子手里抢回这些东西,我们这样一走,岂不是又丢给建奴了?”

  “东西没了,我们可以再抢回来!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韩大山果断的下令道。www.1kanshu.cc

  李国栋经常说的“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的话,韩大山可是铭记在心。只要保存有生力量,还有什么不能夺回的?连土地都可以丢掉了,更不要说财物了。把东西丢给建奴,若是建奴来抢走,那反而成为他们的负担,他们就失去了机动性。

  但韩大山担心的是,清军若是不上当,而是直接扑向自己,想要以区区一百余人挡住一千多人的冲锋,只能驻守桥梁。

  韩大山带着精锐夜不收过了凉水河上的尖垡桥,并在桥面上撒下了铁蒺藜。百余夜不收过河之后,立即检查弓箭,准备利用他们弓箭射程比清军远的优势,阻拦清军进攻。

  夜不收无论使用骑弓还是步弓,射程都超过普通的清兵。只是弓箭有一个弱点,不能长时间开弓射箭,毕竟人的体力有限。韩大山也不求每个人可以射出一百支箭,他只要能够拖住清军,等待李国栋的援军到来即可。

  清军骑兵冲了过来,见到满地被丢弃的车辆、财物、粮食和牲口,清兵纷纷下马,准备把东西再抢回去。

  哈宁啊皱了一下每天,阻止了准备推车的清兵:“先杀明狗,再抓尼堪,最后再来抢回东西!以尼堪来运送车辆!否则我们亲自赶车,速度缓慢了,明狗骑兵有机会袭扰我军!”

  清军抵达桥边,从韩大山这边看去,只见河对岸黑压压的一片都是清军骑兵,可是桥就那么窄,一千余清军骑兵根本不可能全部涌上桥来,于是冲在前面的蒙八旗骑兵呐喊着冲上了桥。

  “放!”韩大山一声大吼。

  一百余名精锐夜不收拉开弓箭,手指一松,轻箭犹如下雨一样泼洒而去,冲在前面的蒙八旗骑兵人仰马翻,纷纷落马。

  没被射中的蒙八旗骑兵冲上了桥面,谁知道胯下战马却突然发出悲戚的嘶鸣声,纷纷马失前蹄倒下。

  “铁蒺藜!快撤!”一名蒙八旗牛录章京喊了声。

  桥面上的蒙八旗骑兵往后跑,后面的蒙八旗骑兵不知底细,仍然往前冲,结果自己的人马纷纷碰撞在一起,桥面上人仰马翻,不少蒙八旗骑兵跌落进冰冷刺骨的凉水河中,天气寒冷,河水已经接近了冰点,一些不会水的蒙古人灌了几口冰水,直接就沉入河底;会水的蒙古人挣扎着爬上岸,他们身上的薄棉甲和皮甲虽然无法抵挡箭矢射击,但却在落水的时候不至于要了他们的命。倘若是满八旗那种多重厚甲掉进水里,即使水性再好,也是沉入河底。

  爬上岸的蒙八旗骑兵冻得直哆嗦,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被寒风一吹,那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明狗在桥面上撒了铁蒺藜,我们重骑兵冲不过去,全部下马,手持盾牌过河!”哈宁啊大吼一声下了命令。

  阿礼哈超哈营的满八旗重骑兵纷纷下马,虽然他们不是噶布什贤超哈营的重装步兵,但是清军满八旗重骑兵在马上是重骑兵,下马之后又能当成重步兵使用。

  成群结队的清兵身披双重厚甲,手持包铁盾牌,一步一步向桥面走过来。

  韩大山没有下令放箭,因为除了像他这样少数几名百步穿杨的神箭手,其余的人弓箭对于这些清兵来讲几乎是免疫的。

  看着身披厚甲手持盾牌的清兵上了桥,韩大山拉开弓,瞄准了一名清兵的眼睛,手指轻轻一松,一支重箭呼啸而出,飞行了五十步后,准确扎入了那名清兵的眼睛!锋利的箭镞从后脑勺钻出,清兵连哼都没哼一声,仰面向后倒下。

  韩大山再次张弓搭箭,他屏住呼吸,瞄准一名清兵的眼睛,过了几息时间,一支重箭才射了出去,箭矢扎在清兵鼻梁上,箭镞穿透了那名清兵的颅骨。接着韩大山再次张弓搭箭,深呼吸一口,屏住呼吸,一箭飞出,准确射穿了一名清兵的面颊,从颧骨射入,穿透颅骨。虽然他箭术极准,每一支箭射出,都能夺走一条清兵的性命,可是只有他一个人在射箭,而且为了精确射击,射速极慢,根本就无法阻拦清兵过河。随着距离的接近,另外一名夜不收也开始射箭,箭无虚发。

  清兵开始清理桥面上的铁蒺藜,韩大山等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清军清理铁蒺藜,根本就没办法阻止他们,只有韩大山和另一名夜不收两人在射箭,两人射翻了十多名清兵,但是对于有三百多名满八旗重甲兵的清兵来讲,损失了十多人根本不伤筋骨。

  对岸的蒙古骑射手不断冲到岸边,向韩大山这边吊射来一阵阵轻箭。但是对于同样身披厚甲的明军夜不收来讲,轻箭也就是挠痒痒。

  “弟兄们后退!保留马力,等建奴过了桥,我们冲击他们!”韩大山下了命令。

  三百清军满八旗重骑兵都下马当成步兵使用了,这时候韩大山他们一百骑若是拉开距离,一次次向清军发起冲锋,一百重骑兵完全可以杀光过河的三百满八旗重步兵。

  谁知道哈宁啊识破了韩大山的战术,他令人传令下去:“清理了铁蒺藜,立即回去,骑上马过河!”

  只要清军也上了马,明军重步兵对他们就不存在多少优势了。即便是过河的时候速度未能提升到最高,被明军骑兵冲撞过来吃点亏,但是重骑兵撞击重骑兵,速度慢的吃亏,速度快的仅仅是占便宜,却无法弥补三倍人数的差距。

  韩大山发现清军清理了铁蒺藜,并没有徒步冲过桥来,却是跑回后面去牵马,他就知道,清军打算上马冲过来。一旦被清军骑兵冲过桥,自己这一百名夜不收根本就抵挡不住三百满八旗重骑兵和七百蒙八旗轻骑兵的合围。

  “看看百姓走远了没?”韩大山转头问一名夜不收。

  “还没走远。”夜不收道。

  “弟兄们,准备火药包,和建奴拼了!”韩大山下了命令。

  夜不收们取出火药包,打开火种罐,点燃了火绳,准备等清军骑兵冲过桥的时候,抛出火药包。但狡猾的阿宁啊把科尔沁蒙八旗轻骑兵放在前面过河,韩大山他们若是使用火药包,首先炸掉的是那些炮灰蒙八旗,却伤不到真正的满八旗。等到炸退了科尔沁蒙古人之后,清军满八旗重骑兵冲到面前,韩大山他们就没有火药包可以用了。

  “挡住建奴!不能让他们过河!”韩大山大吼一声。

  一百余夜不收射出了一排又一排轻箭,冲过桥的蒙八旗轻骑兵纷纷中箭落马。可是蒙古人实在太多了,弓箭无法完全阻止蒙古人过河。很快蒙八旗就过了桥。蒙古轻骑兵过了桥之后,立即往两边散开,以包抄之势,向一百夜不收的两翼合围上去。蒙古人一边接近,一边射出了一排排箭矢。

  只要被这些蒙古人包围了,清军重骑兵再从正面上来,韩大山和这一百夜不收就将面临全军覆没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