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 > 第270章 大婚

第270章 大婚

 热门推荐:
  毒药入喉时,年元瑶察觉出了有断肠草以及蛇舌草等几味药材组合而成,这几味药组合在一起,会让人体内的所有骨头,都渐渐的发麻起来。

  果真,没过多久,年元瑶感觉浑身的骨头似乎都在渐渐失去知觉。

  只可惜,她知道如何解毒,却无法动弹。

  和宁皇后似乎也知道了年元瑶现在心中的想法,捂嘴轻笑一声,心中越发觉得痛快。

  只要封玄霆和年元瑶都死了,那她就再无后顾之忧了。

  这偌大的天下,将来一定会是嘉儿的。

  不知道嘉儿以后知道她为他所做的一切,是否会感到骄傲呢?

  渐渐的,第二种第三种药渐渐灌进了年元瑶的嘴里。

  第五种,第六种……

  第二十种……

  年元瑶此刻,感觉体内的五脏六腑,像被无数的小人在拉扯一般,一股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从身体内传了出来。

  “继续,继续!”

  看到年元瑶痛苦的样子,和宁皇后兴奋的红了眼,吩咐阎安立即继续。

  阎安也是十分的兴奋,快意充满全身,不断的将一包又一包的药,狠狠的给年元瑶灌了下去。

  “……”

  年元瑶终于有些支撑不住,疼的翻了个身,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心口之处。

  这种痛,侵入骨髓。

  万箭穿心,似乎都不过如此。

  “年元瑶,你愿意求饶吗?你若是愿意求饶,发誓从此以后效忠本宫,本宫便饶了你!”和宁皇后看着她终于有了反应,眸光中含着得逞的笑意。

  “不,不可能!我永远不会向你求饶!”年元瑶眸中一片寒光,坚定的道。

  闻言,和宁皇后面色一冷,“那你就继续受死吧!”

  不知过了多久,药箱里的药,一大半都灌进了年元瑶的身体里。

  地上的年元瑶,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可以深刻的感觉到,自己的体力以及意识,都在渐渐的流失。

  她知道,她撑不了多久了。

  朦朦胧胧之中,年元瑶的眼前,模糊的浮现起了第一次遇见封玄霆时的场景。

  终于,他们都要死了吗?

  不甘啊,她真是不甘!

  这世间的恶人,为何都能如此逍遥?

  “轰隆……”

  突来的一阵雷声,从外面的天际中闪过。

  密牢里的夜又深了几分。

  和宁皇后以及石无暇等人,看了眼外面,随后巫医阎安道,“我来时, 外面天色已经变了,这会儿估计下雨了。”

  “原来是这样,你快点,把剩下的药一次性灌下去!”不知为何,和宁皇后的心里头有些慌张起来。

  巫医阎安点头,也怕夜长梦多,将余下的十几个药包混在了一起,向年元瑶走近。

  阎安将最后的药灌进年元瑶嘴里后,年元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她的面色苍白的毫无血色,像是死了一般。

  但没人知道,就连年元瑶自己也不知道,此时的身体内,正发生着惊天动地的变化。

  ……

  玄王府。

  一天一夜过后,云韶,珠雀,凌汐,凌潮,凌音五人都已累的精疲力尽。

  “不行,还是不行,毒素已经压制不住了,恐怕再有个两个时辰,就要流入心肺了!”云韶看着床榻上重度昏迷的封玄霆,急切的来回踱步。

  “怎么会这样!”凌汐擦了擦额头的汗,也是一脸的紧张。

  他们五人从昨晚到现在,拼尽了全力,给殿下度真气,却还是无法压制住这毒性。

  难道殿下此次,真的无力回天了吗?

  “年元瑶呢?明尘道长呢?”云韶看了眼周围,眉头紧蹙。

  凌音摇头,“我那天与王妃出来时,她被太后娘娘唤走了,然后再也没出现过了。”

  “玄霆呢?玄霆怎么样了!”一袭华服的昭宜公主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段时间,她都在燕云斋内休养,她今日一早才匆匆从燕云斋赶回,想要参加封玄霆与年元瑶的大婚之礼。

  可回到皇城后,发现一切都变了。

  尤其是元瑶逃婚,变成了盛昭雪出嫁?

  后来,她便匆匆来到了玄王府,却发现出了大事。

  “公主,殿下体内的鬼血虫之毒,压制不住了!”凌音哭着对昭宜公主道。

  昭宜公主瞪大眼,往后退了一步,“你说什么,鬼血虫之毒是什么意思?”

  “说来话长,只是王爷毒发,已经昏迷两日多了,现在毒素已经快要流入心肺了。”凌音急的抹了抹眼泪。

  “那,那今日的大婚怎么办?丞相府的花轿,已经出发了!”昭宜公主万般没想到,局面会变得如此的乱。

  此言一出,云韶等人,全数错愕的看向了昭宜公主,“公主,你说什么?什么丞相府?”

  这两日,他们的心思全在封玄霆这里,因此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这丞相府是什么意思?

  “你们都不知道吗?本公主也是刚刚才知道的,父皇下了圣旨,说元瑶在大婚前夕逃婚,已经下旨将盛昭雪许配给玄霆了,所以今日的大婚,是盛昭雪嫁到玄王府里来!”昭宜公主道。

  “这,这,这……”云韶一副被惊呆的样子,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凌汐等人,也是惊的被雷劈了一般。

  此时,众人都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谁都没想到,他们都期待许久的大婚之日,会是这般凌乱的局面。

  王爷如今性命堪忧,这丞相府的花轿马上就快到了,这,这可如何是好?

  “等等,元瑶退婚?她怎么可能退婚?”云韶想到了这一茬,眉心紧紧拧起。

  众人的面色一下子都沉了下来,深深的察觉到,他们陷入了一场阴谋里。

  “这样,云韶,你不是会易容吗?你等等易容成玄霆的样子,去和盛昭雪拜堂!”昭宜公主当即拿定了主意。

  云韶指着自己,“我?让我去和盛昭雪拜堂,为何不是拒绝她,这样不是承认她玄王妃的身份了吗?”

  “现在不是玄王妃的身份问题了!而是要稳住眼下的局面,你若是拒绝了拜堂,你知道会面对多少棘手的问题吗?还不如先应下,先将这场婚礼搪塞过去再说!”

  “可是,可是殿下即将性命不保……”云韶指了指毒性渐渐加深的封玄霆。

  昭宜公主抿了抿唇,看了眼封玄霆,眼眶湿润了起来,“就算玄霆救不回来了了,我也不要他在今日成为笑柄。”

  “云韶,你快点去换喜服,等等去和盛昭雪拜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