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 > 第261章 此女确实反常

第261章 此女确实反常

 热门推荐:
  ♂nbsp;  封嘉禾看着和宁皇后着急又慌乱的眼神,抿了抿唇,轻轻的点下了头。

  “糊涂,皇儿,你可真是糊涂啊!”和宁皇后在听说封嘉禾绑了刘浣来御书房时,便大感不妙,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可还是晚了一步。

  原本,此次嘉儿立了大功,皇上会封他为亲王,这可是至高无上的荣誉啊。

  如今南夏朝迟迟未立太子,嘉儿若是一举封为亲王,那是最有可能登上皇位的。

  可是……

  和宁皇后愤愤不已,但也知晓封嘉禾突然做出如此反常之举是为了什么。

  想罢,和宁皇后上前一步,对着封嘉禾低声道,“母后原先已经命小顺子去请了这南夏朝最有名的巫医前来,那巫医一炷香之前已经抵达了皇城,可你偏偏快了这一步……”

  “母后……”封嘉禾瞳孔一缩,听到这个消息,显然也陷入了一阵的错愕。

  和宁皇后看了眼封嘉禾,眸中闪过凌厉之色,“母后先去见你父皇,你先回府吧。”

  “是,母后。”

  说罢,和宁皇后看了眼封嘉禾,又瞥了眼乔嫣儿,往御书房里走去。

  原地,乔嫣儿看着气势过人的和宁皇后,心里一阵阵的心惊肉跳,上前轻轻的拉了拉封嘉禾的衣袖,“嘉王殿下,那咱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乔嫣儿很庆幸,今日在皇上面前,安全过关了。

  如此一来,她就彻底和嘉王殿下绑在一起了。

  “先回府再说。”封嘉禾看都没看乔嫣儿一眼,径自往宫门口的方向走去,心中一阵的悔恨。

  若是他晚一步进宫的话,兴许就不会被年元瑶给摆布了。

  ……

  此刻,御书房里。

  和宁皇后一进御书房,便跪倒在封帝面前,“臣妾有罪,还请皇上责罚。”

  “皇后又怎么了?”封帝本就心情不佳,这会儿见到皇后这幅样子,懒懒的抬了抬眼皮问道。

  “臣妾方才听说了嘉儿的事情,深感惶恐,自认教子无方,才会酿出此祸,所以请皇上责罚。”和宁皇后垂着眼道。

  听是这事情,封帝看向了和宁皇后,“此事朕已经处理过了,皇后无需多心,起来吧。”

  “这……多谢皇上。”和宁皇后站起身来。

  起身后,和宁皇后看着正批阅奏折的皇上,咬了咬唇,红唇轻启,“皇上,臣妾听说,刘浣偷盗的药方,是从年元瑶那里得来的。”

  “嗯。”封帝点了点头,面上的神色,有些的深不可测。

  “年元瑶此女,可真是深藏不露,既然她能拿出如此绝妙的药方,想必她定有过人的医术,只是从前,她一直隐瞒着我们众人。”和宁皇后紧拧秀眉,做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封帝的面色越来越的暗沉,先前和宁皇后在他面前说过那个梦之后,他的心中,就对年元瑶此女有几分的忌惮。

  只是他还没想好,究竟要如何安置了年元瑶才好。

  今日,又出现了这档子事情。

  一个女人,若是有如此强大的能力,未必是好事啊。

  见封帝沉着脸不说话,和宁皇后又道,“臣妾真的很害怕,很害怕年元瑶如臣妾梦里那个道士所说,是个妖精的化身。否则为何这幽州虫灾维持了两个多月无解,却偏偏只有年元瑶可以解决呢!”

  御书房的空气,似乎在此刻凝固。

  “皇后有何想法?”封帝靠坐在椅子上,对于对付女人方面,他并不擅长。

  皇后听闻,咬了咬唇,道,“还有十日便是中秋之夜了,在此之前,一定要让年元瑶主动离开玄霆,否则怕是会对玄霆将来不利。”

  “那就全权交给皇后去办吧。”封帝原先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拗不过天命。

  何况年元瑶此女,细细想来,确实反常。

  和宁皇后出了御书房后,唇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张嬷嬷扶着和宁皇后往祥云殿的方向走着,看着和宁皇后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忍不住问道,“皇后娘娘这是成功了?”

  “盛昭雪这几日在做什么?”和宁皇后直接无视了张嬷嬷的问题。

  “回禀皇后娘娘,据老奴所知,这段时间盛小姐一直待在府中,没有外出过。”张嬷嬷道。

  和宁皇后勾唇,“晚些让她进宫一趟,告诉她,她梦寐以求的时刻,即将来临。”

  “是,皇后娘娘。”

  ……

  玄王府。

  “封玄霆人呢?”年元瑶从嘉王府离开后,便顺道去了玄王府,可到了青玄阁内,并未看见封玄霆的身影。

  凌汐见到年元瑶后,神色有些的不自在,但还是道,“殿下有事外出了,晚些才会回来。”

  “好吧。”年元瑶往里面看了一眼,心中隐隐有些的不安。

  出了青玄阁后,年元瑶的心情有些的沉重。

  距离毒发之日越来越临近了,可解药至今还未调配出来。

  走了两步,年元瑶忽的想到了一个人。

  巫医阎安。

  既然凌音说那巫医阎安精通巫蛊之术,通晓阴阳,那他会不会知道,鬼血虫这种蛊虫,另外的解毒之法呢?

  这么一想,年元瑶心间顿时涌现起了一抹希望。

  可下一刻,又开始犯愁起来。

  巫医阎安,是和宁皇后的人。

  年元瑶带着纠结,出了玄王府。

  在年元瑶走后,青玄阁内的一间房门,微微打开。

  一道颀长的身影站在门口,白色的衣衫上,沾染着点点殷红的血液,封玄霆一张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唇角还有几滴未擦拭的血迹。

  又一次毒发了。

  最近的每一次毒发,几乎都要让他失控,每一次都在毒素即将窜入心肺时,他用尽全力压了下来。

  不知道下一次,是否还有力气。

  “殿下……”

  “整理一下,晚些本王要去护国公府。”封玄霆苍白着脸,额头点点汗珠浸出。

  凌汐有些的担忧,“殿下如今身子虚弱,不如好好休息吧?”

  “不必。”封玄霆眼中一片淡漠清冷,又带着一丝的无奈。

  “外界的事情如何了?”这两日,他没有过多关注外面发生的事情。

  凌汐闻言,回答道,“刚才隐卫传来消息,封嘉禾明哲保身,将一切推给了刘浣,刘浣已经被砍头,封嘉禾相安无事。”

  封玄霆听罢,冷冷一笑,“难得聪慧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