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 > 第97章 一号雅间

第97章 一号雅间

 热门推荐:
  一号雅间内。

  “元瑶,你与我皇弟近来如何?”

  年元瑶刚入座,昭宜公主便开了口,笑吟吟的看着她。

  “近来……还好吧……”年元瑶也不知道昭宜公主问的到底是哪种层次的。

  昭宜公主轻笑,虽知这段时间在年元瑶身上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但她还是不提起,免得坏了年元瑶的心情。

  “听闻公主前段日子去外面游历了,如何,可有艳遇?”与昭宜公主相识一段时间,年元瑶与她说话,也不再那般拘束。

  听到艳遇二字,昭宜公主忍不住笑了起来,“若真有艳遇,今日本公主定是邀请你来公主府参加大婚,而不是在这里饮这苦茶水了。”

  “算了算,马上乞巧节一过,再过不久便是中秋了,等中秋一到,便是你与皇弟的大婚之日了。”昭宜公主补充道。

  说到中秋之日,年元瑶的心,忽的沉了下去。

  是的,离中秋越来越近了,封玄霆体内的毒,也快压制不住了,可她始终还未找到缺失的那一味药。

  这可如何是好。

  见年元瑶神情忽的染上几分落寞,昭宜公主端起茶杯,刚要喝下时,雅间外传来一阵吵杂声。

  “你们是什么东西,敢拦本小姐的路?”

  入耳的,是一道熟悉的女声。

  年元瑶往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暗想今日这茶庄真是太热闹了,不仅偶遇了封嘉禾,竟连年锦心都赶着来凑热闹了。

  “年二小姐,实在是抱歉,今日这几间上等的雅间,都被贵客包了,没有空余的了,只有外面的大厅内,还有空位了。”茶庄的茶小厮向年锦心解释。

  年锦心今日特意邀请了楚莹萱以及施雅娴等几位千金来这泉林茶庄饮茶。

  一来是经过上次昭宜公主生辰宴发生的丑闻,想在这些千金圈子里,重新找回自己的位置,二来也是想让这些人正视自己未来嘉侧妃的身份。

  虽是个侧妃,那也比这些如今还未婚配的女子来的厉害多了。

  这会儿听见茶小厮和自己说雅间没有了,年锦心的面子一时挂不住,怒气也跟着上来,“本小姐是未来的嘉侧妃,眼前这几位是尚书府和户部侍郎的千金,若有怠慢,你们担待的起吗?”

  茶小厮听了年锦心的话,眼内划过一丝的不屑。

  这雅间里的人,随便拎一个出来,哪个不比这个年二小姐尊贵。

  想虽想,茶小厮还是赔上笑容,“今日雅间内的贵客,实在得罪不起,年二小姐还是去大厅坐吧。”

  一旁,楚莹萱和施雅娴对视一眼,眸色有些深意。

  这皇城之中,谁人不知这泉林茶庄是贵胄的聚集地,就连一杯清茶都能卖出百两的价格,因此她们以前,从未踏足过这矜贵之地。

  今日在府中,忽然得到了年锦心的邀约,心中惊诧不已,但也确实对这泉林茶庄心痒的厉害,才应下了邀约。

  哪知,年锦心根本就没安排好嘛。

  如今她们被晾在雅间的门口,着实尴尬。

  “锦心,既然雅间没了,咱们就回去吧,去别的茶庄也一样。”楚莹萱站在这里,实在觉得丢人。

  楚莹萱这么一说,年锦心的面子更是挂不住。

  今日若进不去雅间,回去楚莹萱还不知道把她传成什么样呢,那她岂不是又要被这些千金贵女给笑话了。

  好不容易她一个嫡女,凭借嘉王侧妃的身份翻了身。

  不行,今日她一定要进雅间。

  就算拿身份施压,也必须进去。

  年锦心想罢,随手指着身边这标牌为一号的雅间,“今日本小姐就偏要进这一号雅间饮茶,茶小厮,你即刻去安排一下。”

  “年二小姐,这一号雅间内,可是两位贵客中的贵客,您还是收回刚才的话吧。”茶小厮好意提醒。

  “怎么?我一个护国公府的二小姐,未来的嘉侧妃,还不配称为你们茶庄的贵客吗?我倒是要看看,这一号雅间里面的,到底是什么牛鬼蛇神。”年锦心眼见楚莹萱和施雅娴看着她的眼神里,渐渐有了鄙夷,便也顾不得其他,说罢便要去推一号雅间的门。

  此时,一号雅间的门,忽的被轻轻的打开。

  还未看到里面出来的人,年锦心便道,“还算识相!”

  “锦心,还是你厉害。”楚莹萱见一号雅间有人开了门,连忙夸赞。

  施雅娴也跟着点头夸赞。

  下一秒,一号雅间内,走出一抹华贵的身影,当她们看清门口站着的人后,全都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方才是谁说,本公主是牛鬼蛇神?”昭宜公主站在门口,眼神凌厉的扫了眼跪在地上的三人。

  “拜见,昭,昭宜公主……”楚莹萱哆嗦着开口。

  一旁的年锦心,此时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施雅娴这会儿在心中,不停的暗骂年锦心,这嘴碎的女人,害死她们了。

  这一号雅间内,是谁不好,竟然是昭宜公主!

  这会儿昭宜公主就是手一挥,直接赐死她们,她们的父亲,都不敢有一声怨言啊!

  “年锦心,你怎么不说话了?”昭宜公主睨着年锦心,语气内带着浓浓的压迫与威严,令一旁几人吓得连气都不敢喘。

  年锦心跪倒在地,这会儿忍不住发抖起来。

  怎么会如此倒霉!

  竟会在这里碰见了昭宜公主,要知道经过上次的事情后,皇宫中那么多的权贵,最令她害怕之人,便是眼前这个昭宜公主。

  “公主饶命,方才臣女是一时情急,才会口不择言,并非是心中真意啊!”年锦心连忙辩解,这会儿也顾不上面子不面子了。

  “一时情急?呵,年二小姐刚才可是让本公主又一次开了眼界,不过是个八字还没一撇的小侧妃,竟飘的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皇后呢,敢在这里拿身份压人!”

  “需不需要本公主去将皇上请来,让你当着皇上的面,来抬一抬你的身份?”昭宜公主冷眼看着年锦心。

  年锦心连忙摇头,“公主,臣女知错了,臣女再也不敢了!”

  “你都敢骂本公主是牛鬼蛇神了,还有什么你不敢的?何况,你骂的还不止本公主一人,这里头还有长陵郡主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