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玄塔通天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 先撤退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 先撤退

 热门推荐:
    一直以来,师父在张天赐的面前,都是黑衣蒙面的形象,今天魂出金身,张天赐才得以见到师父的真面目。www.zuox.net

    张天赐突然觉得,师父不容易,她的身上,一定隐藏许多秘密,她的肩上,也担负着更多的任务。

    恍惚间,张天赐看见师父魂魄虚影,化作了一道青烟,倏地一下子钻进了乌龟的口中。

    “吼——”乌龟来不及闭嘴,一声大吼,猛地缩回头去。

    七色盘龙菊失去了对手,也随之落地。

    “师父!”张天赐看着乌龟脑袋大叫,手举天师印,恨不得就要砸下去。

    文倩急忙挥手,叫道:“别冲动啊,听前辈的话,等凤凰胆和伏魔镜出来再说。”

    张天赐一呆,举着天师印,心急似焚地等待着。

    文倩也睁大眼睛,死死盯着乌龟脑袋,恨不得冲进去,帮张天赐的师父一把。也不知道为什么,文倩初次见到张天赐的师父,就觉得很亲切。

    “吼……”乌龟脑袋突然又探了出来,速度极快,擦过了张天赐的身边。

    七色盘龙菊随即弹起,和乌龟脑袋继续对峙。

    乌龟似乎很痛苦,脑袋左右摆动,幅度很大,如同一柄大锤在战场上挥舞一般,搅得风声呼啸。

    七色盘龙菊也随之上下左右盘旋,大蝴蝶一般飞在空中。

    两者互不接触,却又能保持这相同的节奏起舞,诡异非常。

    可是张天赐眼巴巴地看着,却就是不见乌龟的嘴里吐出东西来。

    忽然间,乌龟的脑袋,又向后一缩,砰地一下撞在石壁上,撞的石屑纷飞!

    有尖锐的石头碎屑擦过张天赐的脸庞,顿时拉开了一道血口子。W

    张天赐也顾不上这些,依旧盯着乌龟脑袋,一刻不敢移开目光。

    “吼吼!”乌龟的脑袋再次伸出,左右乱撞。

    张天赐急的五脏俱焚,正要动手,却见乌龟的脖子一躬,张口突出一个东西来。

    那东西落地,当啷一声响,张天赐一眼扫过,正是自己的伏魔镜!

    “伏魔镜出来了!”文倩也是一声欢呼,长腿伸出,将伏魔镜勾到了一边。

    张天赐也心中一喜,抽眼来看伏魔镜,经历了这番奇异之旅,似乎比以前更亮了,色泽也更加纯白。

    “伏魔镜出来了,凤凰胆也会出来的。还有你师父,也一定会没事的,放心吧。”文倩安慰着张天赐。

    张天赐绕过去,将伏魔镜拾起来,依旧放好,回头来看师父的金身。

    黑衣人端坐在地,两手还举在胸前,保持着结印的姿态,一动不动。

    张天赐看了一眼师父的金身,又有想哭的冲动,又担心被文倩看见,急忙转头去注视着乌龟的动态。

    乌龟还在距离挣扎,坚硬的脑壳在石壁上撞击,石屑横飞。

    忽然间,乌龟的脑袋一定,空中的七色盘龙菊,也随之一定,僵持在这一瞬间。

    “要出来了,凤凰胆要出来了……”文倩的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里。

    果然,乌龟的脑袋一抖,嘴巴张口,一颗混元的纯白色珠子,嗖地一下弹了出来,击打在七色盘龙菊上。

    菊花受到冲击,向后猛地一退,但是随即稳住,和凤凰胆一起坠落在地。

    现在伏魔镜出来了,凤凰胆也出来了,还有张天赐师父的魂魄,没有出来。

    “师父……”张天赐大叫了一声,举起天师印,重重地向着乌龟脑袋上的菊花残渣印去。

    但是乌龟一直在挣扎,力大无比,一颗脑袋摇摆不定。

    张天赐的大印扣下去,歪了,没有正中目标。

    虽然没有命中预定的位置,但是乌龟依旧吃痛,吼了一声,脑袋摇摆,冲着张天赐撞来。

    幸亏张天赐有准备,一击之后就迅速跳开,才没有中招。

    “我来帮你!”文倩亮出先前用来探路的飞锤,在手里挥动了两圈,忽地飞出,缠住了乌龟的脖子。

    她想用这绳子,把乌龟的脑袋困住,使之不能剧烈扭动。

    但是这想法,未免天真了一点。这上古神兽的神力,岂是一根绳子可以控制的?

    果然,绳子刚刚套上去,乌龟一摆脑袋,就把文倩带了一个踉跄。

    在乌龟的神力面前,文倩简直就像一片树叶,轻飘飘的毫无分量。

    “这办法不行……”张天赐冲过来,抱住了文倩,使文倩避免了撞上石壁的后果。

    “那还有什么办法?”文倩将绳子放长了一点,大叫着问道。

    “你一边站着就好,我来!”张天赐又窜了上去,手举天师印,左摇右摆,寻找机会接近大乌龟。

    文倩彻底松开绳子,退后两步,扯出弹弓,扣上钢珠,嗖地射了出去。

    啪!

    这钢珠正中乌龟的右眼,发出啪地一声响。

    “吼!”乌龟吃痛,脖子向后猛地一缩。

    眼睛是最柔软的部位,就算是上古神兽,也禁不住攻击。

    乌龟脑袋缩回去,又卡进了石壁中。

    张天赐终于找到了机会,大喝一声,心中默念密咒,手里的天师印扣了上去!

    “莽……”

    这次,乌龟的吼叫声都变了,而且,脑袋继续往后缩,不是向前伸出。

    “师父,你倒是出来了!”张天赐一声大叫,手举大印,再一次向着乌龟脑袋扣去。

    “吼吼……莽……!”乌龟终于张口大叫,一道虚影,从乌龟的口中逃了出来。

    “师父!”张天赐大喜,急忙跃开在一边,来看师父的魂魄。

    那一道虚影,正是黑衣人的魂魄。

    只是这魂魄很虚弱,摇摇摆摆飘向自己的金身,飘忽不定,似乎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动。

    而恰在此时,黑衣人原本端坐的金身,突然一歪,倒在了地上。

    “师父,魂归金身啊!”张天赐急忙扑过去,从身后扶住了师父的金身,使之保持坐姿,向着师父的魂魄大叫。

    “金身不灭,道气长存!”黑衣人的魂魄虚影定住身形,一声大喝,向着自己的金身扑到。

    张天赐只觉得自己怀中的师父金身一颤,已然元神归窍成功了。

    “师父,师父,你没事吧?”张天赐依旧扶着师父,急切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