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傅暖容与 > 第326章 真是活见鬼了!

第326章 真是活见鬼了!

 热门推荐:
    陪陈茵茵去医院的事就这么不了了之,虽然傅暖坚持认为其中有猫腻,但还是没有再继续追问。www.gcttb.com

    依照她这闺蜜的性子,要是真想说,不用她问,这货自己也会说出来的。

    “既然你暂时不打算手术,那就再多考虑考虑吧,别让自己后悔。”

    两人一起吃午餐的时候,傅暖如是说。

    陈茵茵原本请了一整天假,可她现在心里一团乱麻,越想越乱。

    不能让自己闲下来,于是她决定午餐之后就回公司去销假。

    至于那个男人……

    刚刚才在医院遇到,他不可能那么快就去公司吧?

    ……

    用完餐后,傅暖独自回家。

    刚到家,手机“叮”的一声传来,有消息进来。

    她还以为是陈茵茵发来的,解锁一看,才发现是个陌生号码。

    垃圾短信?

    傅暖瞥了一眼,看到前几个字是——

    暖暖,想我了吗?

    看来是认识的人。

    这么一想,她点开消息看具体内容,然而……后面的内容让她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暖暖,想我了吗?没有你的日子,辗转难眠,每分每秒对我都是孤独的煎熬。想你!来和我见上一面吧,下午三点,我在蓝雨餐厅等你,以解相思之苦。不见不散!』

    这么酸的情话,也得亏这人能发出来!

    不过腹诽之后,就是疑惑,这条匿名短信,到底是谁发的?

    真好笑,都不告诉她是谁,还约她见面,她为什么要去?

    她刚想把手机扔到一边,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

    该不会这个发短信的人,和昨天送花的是同一个吧?

    傅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这么骚包的情话,和送999朵玫瑰花的骚包行为,还真是匹配!

    看来今天这个“约”她还必须得去赴!

    没办法,谁让小心眼的容教授又吃飞醋了呢?

    昨天某人那黑如锅底的脸色,大有不揪出幕后“真凶”不肯罢休的架势。

    真是太小气了!

    她那么诚心诚意解释,何况昨晚还被他“折腾”成那样,居然还记仇。

    嗯……既然是认识的人,说不定是哪个太久不联系的老朋友跟她开玩笑。

    去见见,一切就清楚,她才能给爱乱吃醋的容教授一个“交代”。

    傅暖看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两点半,时间还挺充裕。

    ……

    蓝雨餐厅。

    傅暖到的时候,餐厅门紧关着,门上还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

    她陷入疑惑,那人不是约她来这里见面吗?怎么人家都没营业呢?

    正在沉思之际,一名服务生带着标准的职业式微笑从里面走出来。

    “请问是傅暖小姐吗?”

    “呃……是我。”

    “请跟我来。”

    傅暖跟着服务生进去,里面空无一人。

    不是暂停营业吗?怎么还让她进来?

    她注意到这餐厅有些不一样,之前来过,不是这样的风格啊。

    “你们店里最近有活动?”

    傅暖困惑的左右看看,墙上挂着的彩色气球是什么鬼?

    还有一堆火红的玫瑰摆放在餐厅的各个角落,随处可见。

    这绝不是“蓝雨”店长的审美。

    此时的傅暖更加确定,今天约她的人就是那个送玫瑰花的家伙!

    她倒要看看,究竟是谁那么坑她,不知道这样会破坏她的家庭和谐吗?

    服务生礼貌笑笑,回答道:“有位先生包下了餐厅,布置成这个样子,具体我也不清楚,还是请您自己跟那位先生确认吧。”

    随着服务生话音落下,傅暖注意到几步之遥的桌子前,坐着一个男人,那背影似乎在哪儿见过,有些眼熟。

    “先生,您要等的人到了,二位有任何需要随时叫我。”

    服务生离开,那男人却并未在第一时间转过头,背对着傅暖也不开口说话。

    这人到底什么意思?装神秘装深沉?

    傅暖没心思在这儿耗着,走到他对面,转身准备坐下。

    可当她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个快要被她遗忘到不知哪个犄角旮旯的人,此刻会突然出现在她眼前?

    真是活见鬼了!

    “江聿城?!”

    傅暖的目光起初有那么一瞬间的愕然,紧接着就只剩下鄙夷和嫌弃,像是见了什么恶心的东西。

    脱口叫出他的名字之后,那感觉跟吃了苍蝇似的。

    “暖暖!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还记得我!”

    江聿城作势就要去抓女人的手,却被她闪躲开。

    此刻的他哪还有半点方才的故作深沉模样?

    整个一情深不悔的苦情人设。

    虽然看到女人闪避,但江聿城还是自信心爆棚,自我感觉良好地说:“这么多年你都还想着我对不对?你对我根本没有忘情是吗?”

    傅暖被恶心的说不出话,到底得多厚的脸皮才能讲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

    江聿城却丝毫不觉有什么不对,见她不说话,他更是欣喜,认为自己是说中她的心事,“殷切”的向她表忠心——

    “其实我也一样,这么多年都不曾忘记你。毕竟我们当初爱得那么深,怎么能说忘就忘呢?这些年我一直都有个遗憾,没能和你走进婚姻的殿堂,可我还爱你,你是我此生最爱,也是唯一爱的女人!”

    傅暖:“……”

    这样的鬼话也亏他说得出口。

    “不对吧,你这么说把我的好‘妹妹’傅思柔置于何地?”

    傅暖冷笑一声讥讽道,这江聿城突然出现,又是送花又是表心意的,她可不认为他有安什么好心。

    “暖暖,傅思柔那么恶毒,你要相信我,我当初是迫不得已的!请你相信,我对你的爱。”

    江聿城说着,笑得一脸谄媚,见女人不再说话,以为铺垫的差不多了,打了个响指召唤服务生过来。

    没一会儿,服务生推着个推车出现,上面放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还有一个装点着玫瑰花瓣的蛋糕。

    傅暖默默翻了个白眼,太恶俗了!

    她到底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听他说这些?

    “暖暖,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惊喜,你一定会喜欢的。今天就是我们重归于好的纪念日,值得庆祝!”

    哈?重归于好?

    他哪只眼睛看到她想跟他重归于好?!

    “你这自说自话的功力见长啊。”女人怒极反笑:“首先,这不是惊喜而是惊吓。其次,我一点也不喜欢,甚至觉得很恶心。最后,谁跟你重归于好,你脑子有病吧?!”

    “是是是,是我说错了。我们好好的,哪能叫重归于好呢。”

    傅暖:!!!

    她确定了,眼前的江聿城不但脑子有病,还病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