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陆先生,宠妻不要停 > 第741章:下不了台

第741章:下不了台

 热门推荐:
    白厉行拿起一旁的料酒倒进去,微微勾了勾唇,“清月连我都敢打,普通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一个女人而已,她吃不了亏。何况,等她闹够了,肚子就该饿了。”

    蒋铭龙,“……”

    为毛他在白厉行的话里不但听出了宠溺,竟然还听出了骄傲?

    蒋铭龙咳嗽一声,对着白厉行行了一个抱拳礼,“白哥镇定自若,处变不惊,竟然还这么为清月着想,在下深表佩服!”

    那边,魏嘉甜显然已经恼羞成怒,早就把形象什么的给抛到脑后,追着慕清月使劲叫,“慕清月,你给我闭嘴!闭嘴,你听见没有?”

    她看到放在小院外的一根扁担,竟然气急败坏的冲出去,拿起那根扁担就跑了进来。

    任琳吓了一跳,赶紧说,“魏嘉甜,你干什么?你把扁担放下!”

    魏嘉甜现在哪里还听得到别人的话,她拿着扁担就朝慕清月打去,慕清月朝左边一跳,轻轻松松的的躲了过去,然后忽然站住脚,就站在魏嘉甜的面前,不跑也不躲了,微笑着说,“甜甜姐,你干嘛生那么大的气啊?”

    魏嘉甜气得脸都绿了,一手拿着扁担,一手指着慕清月就骂,“慕清月,你这个贱人,你的嘴怎么就那么贱呢?你再说我一句试试看!”

    跟拍的摄影师们扛着摄像机站在一旁,就怕魏嘉甜的扁担一下打下来,误伤了他们的摄像机。

    慕清月听到魏嘉甜的话,脸上的表情倏然一沉,回嘴就骂回去,“魏嘉甜,你是吃大便了吧?嘴巴怎么那么臭?我不过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瞧把你气得,还要拿扁担打我?”

    魏嘉甜,“……”

    这一刻,她才恍然明白过来,慕清月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刚才用在慕清月身上的那一套,慕清月现在原原本本的还给了她!

    这一下,场面就有点尴尬了,人家慕清月刚才生气的时候,只是不想理她而已,她现在生气却拿着扁担追着慕清月打……

    魏嘉甜条件反射的回头去看那些跟拍的摄影师,竟然发现现在每一个跟拍的摄影师居然都在拍她!

    也就是说……刚才发生的一切,包括慕清月说的那些话,都已经被录制了下来……

    现在,不管魏嘉甜再用什么办法去挽救自己的形象都来不及了,她恨恨的咬牙,把扁担用力的摔在地上,破罐子破摔的说,“不拍了!我不拍了,我要退出节目!”

    恼羞成怒最后变成了耍无赖,呵……也就只有她魏嘉甜干的出来了。

    慕清月才懒得理魏嘉甜呢,闻到一阵菜香味,她嘴馋的朝着白厉行跑过去,看到锅里的虾,她馋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还没好吗?我刚才闹了半天,肚子都饿了。”

    蒋铭龙,“……”

    他怎么觉得这话这么耳熟,好像刚刚才听谁说过一样!

    白厉行动作熟练的把锅里的虾盛出来,“好了,螃蟹应该也蒸的差不多了,再给你干煸一个鱿鱼就可以吃饭了。”

    盘子里传出来的香味飘满了整个小院,旁边几个嘉宾闻到了,纷纷跟着香味跑了过来。

    “哇……好香啊!”殷林森看着盘里的虾,馋的眼睛都亮了。

    潘子健也馋的不行了,“白哥,你怎么做的啊?怎么这么香?”

    任琳见慕清月不闹了,就走到自己的灶台边,把肉和菜下锅,开始炒菜。

    就连吕颂洁都狗腿的跑了过去,非常热情的挽住慕清月的手,就好像她跟慕清月关系特别好一样,“清月,你和白哥两个人应该吃不完这么多菜吧……”

    慕清月虽然知道吕颂洁其实跟魏嘉甜一样,但吕颂洁比魏嘉甜聪明啊,一般情况下,吕颂洁不会在明面上找她麻烦,所以慕清月对她也还能做做表面的功夫,摸着自己的肚子笑着说,“吃得完!我超能吃的!”

    魏嘉甜都说出不录的话来了,结果在场这么多嘉宾,不论男女,居然没有一个去劝她的!

    就连一个台阶都不愿意给她!

    魏嘉甜愤恨的朝着慕清月那边看一眼,看到吕颂洁那一脸狗腿的表情,气愤的自言自语,“墙头草,两边倒,看我吃亏了,就跑去巴结慕清月,人家慕清月搭理你才怪!”

    她气得走出院子,想坐在农家小院的路边,一个人装装深沉,再扮扮被众人排挤之后的可怜样,结果一回头,她的跟拍摄影师居然都没有跟着她出来!

    她就像个傻子一样的站在那,哀怨的盯着里面。

    没一会儿,副导演跑了出来,魏嘉甜看见她,心里一喜,觉得她是来给自己台阶下的。

    她立刻装出一副气得不轻的样,见副导演跑过来,生气的转身就走。

    她走了好几步,没听见副导演跟上来的脚步声,她心里一沉,装作不经意的回头看一眼,这一眼,她居然看见副导演站在她刚才站着的位置,就那么冷冷的看着她。

    魏嘉甜实在是装不下去了,自己转身,慢慢悠悠的朝着副导演走去。

    “你出来干嘛呀?”

    副导演冷眼看着她,“孙导让我来问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录了?”

    魏嘉甜一听,就知道这口气不对。

    这哪里是来协调的口气啊,分明就是来确认一下她还要不要继续录制。

    魏嘉甜手指在身前用力的搅在了一起,硬着头皮说,“让我回去继续录可以,但是刚才发生的那些不能剪进节目里!”

    副导演瞥她一眼,冷笑出声,“节目该怎么剪,那是我们导演组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魏嘉甜,你搞清楚,我不是来求你的,你只说你还要不要继续录制?”

    魏嘉甜很想硬骨气一回,但是她知道毁约的赔偿是多少。

    她赔不起不说,就算她赔得起,又凭什么要花那么多钱赔啊?

    再说,就算她现在不录了,刚才那些孙立海就不会剪到最终的播出录像里吗?

    这可真说不好。

    她现在回去,说不定还能挽回一下局面,让观众误以为她刚才是和慕清月闹着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