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生肖神纪 > 第134章 神明保佑符

第134章 神明保佑符

 热门推荐:
  剧烈运动后,沸腾的血在外扩散着独属于身体主人的特殊气息。https://www.xiannitxt.com汗水从额头到小腿,甚至遮住了白求安身上淡淡的血腥味,从而变得更加难以言明。

  两人面对面,是时隔小半月后在异地的第一次见面。

  谈不上有欣喜,但两个人每次见面都有种特别的感觉,至少白求安是这么觉得。

  “喂,别看了!再看眼珠子就掉出来了。”

  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让沉醉于某种状态之中的白求安略显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这才看见了陈晓婵身边还有一个女生。

  齐肩短发,长相英气。倒是有点红砖女兵的味道,穿搭也更显中性一点。

  就是没陈晓婵好看!

  “不好意思哦,有点事耽误了会儿时间。”

  白求安挠挠头,这件事要解释的话还真是有点麻烦。但早已经有打算的白求安先声夺人一把抢过了陈晓婵手里的箱子。

  转了个身站在陈晓婵身边,继续说“咱们先把行李放一放吧。”

  “对对。”

  李慕斯几个人差了一步,姗姗来迟赶到了三个人面前。

  “美女们好!”

  唰!

  一言不合就是一个齐刷刷的九十度鞠躬。

  白求安看着眼前一本正经面无表情的四个人,心里已经把这四个家伙的族谱给翻出来一个个打招呼了。

  “我们绕开他们……”

  白求安拉着箱子换到了四个人墙这面挡住,然后朝陈晓婵做了个请的手势,脸上还带着标志性的假笑。

  陈晓婵撇了眼一直保持着鞠躬姿势的四个人,强忍着笑意随着白求安的方向走。

  “别捣乱。”

  白求安悄声说道。

  四个人也不说话,随着陈晓婵走的方向好像旋转木马一样毫无痕迹的转动。

  一个没注意,四个人又站在了陈晓婵面前,还是九十度鞠躬的姿势。

  白求安连忙挡住,又换了个方向。

  但随即朝着陈晓婵歉意一笑,

  说“等我一下。”

  随即扭过头对着四个人。

  “你们幼不幼稚!”白求安有点抓狂。

  四个人不说话。

  “提条件!”白求安咬咬牙。

  还是没人吭声。

  “一顿饭?”

  “不饿。”

  李慕斯开口,语气满满的都是嫌弃。

  “那你们说!”

  白求安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哎……最近腰酸背痛腿抽筋……累啊。”

  卢睿群叹了口气,还锤了锤腰。

  “我出钱买个按摩椅?”

  “力气不够。”

  “不能精准服务啊。”

  白求安琢磨出点什么“我来人工的?”

  “我感觉之前我那个条件不错。”

  孙延喜一开口,就直击要害。白求安这小子不知道是装傻还是真的不开窍。

  “今天的衣服我全包了!”白求安咬咬牙。

  四个人没声音,但保持不变的姿势证明了他们的态度。

  “过分了啊!我就接个人。”

  白求安气得牙痒痒。

  “你能保证就今天需要单独行动吗?咱们可是一个team,单独行动多危险啊。”

  李慕斯抬头看了眼白求安,眼里满满的都是关切。

  “一星期,不然出人命了!”

  白求安咬咬牙,一脸再不答应咱们就鱼死网破的神情。

  “成交!”

  四个人唰的一下直起腰杆,眼神锃亮的看着白求安,然后视线越过白求安这个碍眼的存在,看向了陈晓婵。

  “一、二、三……”

  白求安心中突然有了点不好的预感。

  “弟妹好!”

  唰,

  四个人齐刷刷一弯贴腿的深鞠躬,然后撒腿就跑。

  兄弟们只能帮到这儿了……

  白求安略显尴尬的站在原地,半天不敢回头去看陈晓婵的表情。

  陈晓婵也好不到哪去,那三个字一出口。她耳根子都红了。要不是周围这么多人看着……

  啊,对哦,周围还有这么多人看着。

  陈晓婵一路红到脖子,整个人都僵在原地了。

  呼……呼……

  没事没事,

  权当什么事都没有。

  白求安自己给自己打气,然后猛地转身,笑得都看不见眼睛了。

  “哈哈,咱们走吧……”

  “嗯。”

  三个人一起,陈晓婵居中,白求安和祝楠一左一右。

  脚步很慢,就好像地上有什么很黏人的东西一样。

  “我是不是有点多余?”

  祝楠看了眼一直低着头的两个人。

  “没有!”

  “有……没有没有!”

  “哦,那就好。”

  祝楠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白求安,

  然后笑着说“我叫祝楠,江北大学自由搏击社的社长。前段时间刚把一个不识趣骚扰晓蝉的家伙踢进了医院。”

  “哦,你好。”

  白求安面色如常,随即愣了下,音调拔高了几个度“骚扰谁?”

  “就一个烦人精,没什么大事啦。”

  陈晓婵扯了扯白求安的衣服。

  “他想干什么大事!”

  白求安火气更大了,看着陈晓婵说“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跟你说个屁啊,说了你能怎么样?”

  陈晓婵哼哼着有点小生气“跟我说话声音小点。”

  白求安果然降低了音调,说“他可能会在医院多躺会儿。”

  “吹牛。”

  陈晓婵脚步快乐点,白求安隐约间似乎看见陈晓婵笑了。

  “还有没有别人……我是说骚扰你的。”白求安连忙问。

  “哪有那么多无聊的人啊。”

  “对啊,大多数都是被我家晓蝉一口回绝了。绝的死死的。”

  祝楠说话的语气总是让白求安觉得话里带刺,阴阳怪气的。

  但白求安笑得很开心,没什么原因,这句话听着就是舒坦。

  “咦,这是什么啊?”

  白求安看着行李箱拉杆上挂着一个符号奇特的香袋。

  陈晓婵看了过去,说“哦,这个是地铁口有人免费发的。说是神明保佑符,没事带在身边就保平安的什么平安符。”

  “我看挺特别的,反正也不要钱。我就挂着了。”

  白求安微皱着眉头,那神明保佑符上面的记号,好像是……

  神言!

  “这东西地铁口很多吗?”

  白求安不动声色的问道。

  “还好吧,我换站的时候也看到过一两个。款式还蛮多的,估计是哪家大企业搞推广吧。”

  陈晓婵仔细想了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