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帅夫君 > 第六十三章 阴毒吴真真

第六十三章 阴毒吴真真

 热门推荐:
  王小迪与吕政在城外疯玩之时,上好药的文昌茂却迎来一个他不喜欢看到的人物。https://www.znwan.com

  “四公主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文昌茂一身正气地望着迎面走来的吴真真。

  吴真真看着一身伤的文昌茂,她嘴角不由微微上扬。

  “还真是风流人物啊,伤得如此之重,还在狂青楼。”

  “哼。”文昌茂冷声道:“有屁快放,要不然就给我滚,小爷我还要找乐子呢。”

  说着,文昌茂饮了杯酒,不过吴真真并没有理会文昌茂的话,其依旧坐于文昌茂对面。

  面那些青楼要少女早已经退了出去。

  看着一脸荒张退出去的少女,文昌茂略有不喜道。

  “怎么,你想与本少一起乐乐。”文昌茂不由细细打量着吴真真的身材。

  吴真真想也不想便拿起一杯酒泼了过去:“你就是一个废物。”

  “好了。”文昌茂极度怒火道:“你信不信老子向皇帝提亲,让你天天在家守着。”

  “啪。”吴真真一脸不屑地打了文昌茂一巴掌:“你还真把文家当荣誉当一回事了。”

  说罢,吴真真望着窗外,那里真是文昌茂拦着王小迪的地方。

  “你看着吕政与王小迪那对狗男女在一起是不是不爽啊,是不是想把吕政砍死,然后把王小迪在你夸下救绕。”

  文昌茂阴沉地打量着吴真真:“今天你终于露出马脚了,你个毒妇平日说我,现在我反觉得我比你差得远了。”

  “我只问你想想不报仇。”吴真真一脸不在意反问了一句。

  “想,当然想。”回了一句后,文昌茂一想到王振与皇帝对吕政的宠信,他不由叹惜道:“但是吕政与我可不一样,我虽然仗着家里威风异常,但一与他们相比,我还真奈他们不何。”

  “胆小鬼。”

  “什么胆不胆的,你有什么办法尽管说来,如果真能让我如愿,我有什么不敢做的。”

  见文昌茂如此回答,吴真真不由笑了起来。

  “如此就对了,快到好快是你家老爷子七十大寿了,你说,他们会不会出席呢。”吴真真一脸奸炸道。

  闻言,文昌茂呆了呆,尔后一脸惊喜道:“哈,哈,不错,文家可是我的地盘,到时我想怎么便怎么样。”

  不过片刻间,文昌茂脸色又难看起来了:“有我父亲看着,我也没有办法啊。”

  “拿出你对付那些良家妇女那一套出来,还怕王小迪不从了你,还不怕吕政不中你的招。”

  听着吴真真说良家妇女几个字眼,文昌茂脸色大变,不过瞬间又恢复如常。

  “你有什么法尽管说来。”

  吴真真眯着眼一脸阴毒地在文昌茂耳边轻声道:“下药。”

  听罢,文昌茂一脸佩服道:“好,好,真是毒计。”

  文昌茂与吴真真商量着毒计时,在城外的王小迪与吕政也玩闹完了,他们在太阳落山之标便牵着手坐马车回王家。

  “唉,我好累啊。”刚下马车,王小迪散赖地叫了一声。

  “你还说,跑腿什么的都是我去,你都没有动过。”吕政付了马车钱后便埋怨地说了一句。

  吕政话落,一辆马车便出现在王小迪身边。

  数息后,王振便出现在王小迪的面前。

  看着王振从马车走下来,王小迪刹那间脸色便羞红起来。

  “爹,我,我还有事先走了。”叫一声,王小迪羞跑了。

  吕政一脸坦然道:“王老头,那夏威武怎么说啊。”

  “嗯,你叫我什么?”王振怪异地反问了一句。

  瞬间,吕政便反应过来。

  “爹。”

  看着恭敬地叫一声爹的吕政,王振摸着胡子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就对了麻。”

  王振话刚落,妞妞便一欢快地跑了出来。

  “政哥哥。”

  数息后,妞妞便挂在吕政脖子处:“政哥哥,妞妞的免子呢。”

  原来,妞妞看到王小迪抱着一个免子,妞妞一下便喜欢起来了,待知是吕政是买的,他瞬间便跑了出来。

  “妞妞乘,你与姐姐一起那个免子不就得了。”

  “哦。”

  看着吕政与妞妞有说有笑,王振不由出声道:“后天便是文公的七十大寿,你准备下,到时我带着你们去。”

  放下一句,王振便疲累之极地抱着文书走了进去。

  其实王振看到吕政与王小迪成双成对,他内心还是挺安心的。

  吕政与妞妞有说有笑地走了进去时,他又想起什么似的,便跑去王小迪小院里。

  “免免,我叫你吕笨笨好不好。”

  一进去,吕政便听到王小迪那翻戏玩之语,吕政脸色瞬间便黑了下来。

  “咳,咳。”

  王小迪一转身便看到吕政走了进去,她脸色瞬间便红了起来,此时回想起刚才在城玩疯的样子,她脸色更红了。

  看着脸色红得要滴血似的王小迪,吕政一下便迷恋起来了。

  “政哥哥,姐姐,免子跑了。”

  妞妞一出声,立马把含情情默默的二人惊醒,看着跳跑的免子,王小迪不由急了起来。

  “捉住他,捉住他,不要让他跑了。”

  半个时辰后,吕政才捉着免子:“哈,我捉着他了。”

  王小迪有些不爽地接过免子:“再跑,那就杀了吃肉。”

  吕政用手给王小迪擦了擦汗:“你不是说你不喜欢被困在家吗,我在外面开了间店,要不你去给我当老板娘。”

  “在那里?”王小迪有些心动地望着吕政。

  “在百花楼啊。”

  “啪。”一听到百花楼,王小迪立马怒火地打了吕政一巴掌:“你,你敢叫我去青楼呜。”

  看着哭出来的王小迪,吕政瞬间反应过来了。

  “你误会了,那百花楼是梁王的产业,我在对付梁王时夺了过来,他准备关了青楼,换做酒楼,只做饮食,你想什么啊。”

  听着吕政解悉,王小迪擦了擦泪水,尔后抬脚狠狠地踩了一脚吕政。

  “哎哟。”吕政痛叫一声:“你真底愿不愿啊。”

  “哼。”王小迪扬了扬头:“你的就是我的,什么叫做愿不愿啊,难道你还想让别人当你的老板娘。”

  “你胡说什么。”吕政细细解悉道:“我这不是怕你闷吗,这酒楼就纯是给你找个乐子。”

  其实来自现代的吕政,并不想看到王小迪闷在家里当一个任捞任怨的家庭主妇,他更喜欢一直欢快的王小迪。

  王小迪看着吕政如此说,她内心隐隐有些感动,尔后便打了一巴掌吕政。

  “除开这个,你还有什么,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