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帅夫君 > 第五十四章 悲屈的司马芳

第五十四章 悲屈的司马芳

 热门推荐:
  而能为梁王掌控京师的人物,司马芳一眼便知道景佑必是反了梁王,想着那些士兵看似是激烈但却没有致命的拼杀,司马芳连死的心都有了。

  而景佑走了之后,殿前司便是押着司马芳追踪。

  在城墙上的吕政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不由向一边的殿前司一校慰问道:“不会有人看出来吧。”

  “放心,这事殿前司拿手。”中年人随口回道。

  吕政微微点了点头:“这信你交给陛下。”

  看着吕政的信,中年人想也不想便接过。

  “信到会呈上去。”

  “嗯。”吕政不知想到了什么又道:“接下来就看梁王派谁来暗杀司马芳了,你那边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那里有问题,殿前司都不会有问题。”中年人一口自信道。

  “如此就好。”

  而此时景佑来到梁王一暗据点药王铺。

  “我找你们掌柜。”

  景佑一到药铺一下便抓着一药童喊道。

  景佑话一落,一满头发白的老头便荒急而来:“景将军,发生什么事了。”

 &emshu18.ccsp;“司马芳背叛王爷了,快安排我跑路。”

  “这边来。”老头想也不想便拉着景佑跑向一边暗室。

  “将军,这是衣服,你快换。”老头把一套衣服噻到景佑手中后,便快速跑了出去。

  景佑看着老头的背影喊道:“朝庭的人快来了,你快点。”

  说着,景佑快速更换衣服。

  十来息后,老头拉来一青年。

  “将军,这是我儿,希望你能多多关照。”

  老头说了一句便来到床边。

  “快来帮手,把此床移开。”

  景佑闻言,立刻与老头的儿子一起把床拉开。

  “爹,这是做什么啊。”趁移开床之际,青年不解地问道。

  老头想也不想便指着露出的一洞口道:“废话少讲,这是通向城东一下水道的暗洞,你们快走。”

  说着,老头有些不舍地看了一眼青年:“你要紧紧跟着将军,万万不可胡闹。”

  不待青年说些什么,老头便拉推着青年向那洞口而去,景佑回头抱拳拜了拜道:“老翁放心,有我一口吃的,绝不会少令公子半口。”

  说罢,景佑立马拉着青年爬了下去。

  看到景佑拉着青年爬下去后,老头立马使得吃奶的力气,把床上复位。

  而此时,外面却传来杂吵声。

  老头脸色极度留恋地看着左右:“再别了,我的人生。”

  话毕,老头脸色露出回忆之色,但手却拿过一边的油灯。

  片刻间,整间房间便四处起火。

  “搜,一定要把那反贼搜出来。”就在房间起火这际,一官兵大声指挥着士兵搜索。

  老头看着越来越大的火,他却笑了:“老伴,我来了。”

  说罢,老头把自己给点着了。

  “快救火。”注意到一边房间起火后,那官兵立马让人救火。

  但在故意放火之下,又那里是如此易救火的。

  半个时辰后,药铺的火才息灭下来,吕政接到殿前司的回话时,他沉默了下来。

  而坐于他对面的司马芳却如同要生吞了吕政似的盯着吕政。

  “小子,不要白费心机了,梁王是何等人物,岂会中了你的毒计。”

  看着疯狂起来的司马芳,吕政笑了。

  “哈,哈。”吕政拂然冷冷地瞪着司马芳:“老货,你派人暗杀我,有没有想过会有今日。”

  “你,你很快便随老夫下去。”司马芳猖狂地喊道。

  吕政轻轻遥了遥头轻声应道:“我死不死不知道,但梁王却会杀你全家却是肯定的,不单单要杀你全家,还会派人来杀你。”

  司马芳一脸不信道:“小子,这种把戏,老夫玩的时候,你还没有出世呢。”

  说着,司马芳一脸自傲道:“王爷何等人物,天下必属王爷,你小子死无葬身之地。”

  “你知道吗,梁王www.shu12.cc在京师的人都捉了,到时陛下会派人把你认罪状交与梁王,并说,你分裂天家亲亲之情,到时梁王还会信你吗,特别是有一部分暗线佐证的情况下。”吕政幽幽而道。

  司马芳闻言,脸色大变:“不会的,王爷是何等信任我,必不会相信尔等离间之计的。”

  “你都下牢了,还离间个屁。”吕政一脸不屑道。

  话落,吕政站起来:“司马芳,你就乘乘在此等着梁王派来刺客吧,哦,殿前司应该有梁王的人吗,要不你招出来,我会大度让陛下留你一命。”

  “呸,你小子不得好死。”想清楚过来的司马芳狠声咒骂道。

  吕政遥了遥头便离开。

  吕政刚离开殿前司的驻地,金大富便拦住了吕政。

  “小子,你的事,陛下准了,不过你对南山十怪许诺的事,陛下地有些生气了,陛下说了,君子言而有信,你可要对现诚诺。”

  说罢,金大富大步离去。

  吕政呆了呆,尔后对着一边殿前司的守卫道:“老shu16.cc子的牙齿那可是当金使的,谁讲我耍无赖了,你叫那南山十什么鬼怪去找我。”

  说罢,吕政一脸气奋地离去,本来他是想着接手梁王的东西后,再给点东西收陇一下南山十怪,吕政可是清楚,梁王与他可是不死不休的存在,他还是想着南山十怪到时能保护下他的。

  就在吕政前脚刚回到王家时,吴雄义后脚便来。

  “大哥,怎么样,陛下答应了吗?”一见面,吴雄义便急问道。

  吕政点了点头:“陛下答应,不过老弟,哥哥我襄中愧色,你看?”

  “哦。”吴雄义一脸理所当然道:“二兄弟何必计较这些,我的便是你的,你想要什么大可拿去。”

  不过此时的吴雄义内心却如同滴血似的难受,不过他的脸上依旧表现得大度。

  “我怎么让老弟吃亏呢,老弟放心,哥哥我是投资的,到时收益我们五五分。”吕政一脸你放心地望着吴雄义。

  闻言,吴雄义内心稍安:“大哥,你想怎么做。”

  “养猪。”

  “啥?”吴雄义一脸震惊地望着吕政。

  吕政一脸自得道:“这养猪好啊,这猪肉能卖钱,猪粪能发肥卖钱。”

  “大哥啊,这猪肉可是贱肉啊。”看着吕政一脸自信的样子,吴雄义不由提醒道。

  吕政如同看着白痴地看着吴雄义:“猪肉被看作贱肉那是其不好吃,待我开发个全猪宴,那绝对让猪肉成为潮流。”

  “好吧。”想着吕政在皇帝面前的重要地位,吴雄义只得无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