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帅夫君 > 第四十五章 吕父秘事

第四十五章 吕父秘事

 热门推荐:
  吕政一回到王府,他便被抬到正堂上,皇帝吴祯坐于高堂之上,而王振安坐于右侧。

  “老爷,东西拿来了。”黄九娘捧着一个古朴的箱子走了过来。

  就在黄九娘准备行礼于皇帝时,皇帝随手一挥:“不必多礼,朕此次是以一个长辈来此的。”

  在吕政那几翻以皇帝为口号中,再加上吕建的忠义,皇帝确实从内心上把吕政当成自家子侄。

  见此,黄九娘只得轻轻福身,而递上朴素小箱子。

  王振一沉默地接过小箱子,当吕政的面打尔后拿出一封血书。

  “这是你父亲死事时托家扑带出来的要血书。”王振幽幽道。

  吕政不由猛得睁开双眼,而皇帝却激动起来,要知道吕建乃侍讲,他从小便听吕建的课。

  不等吕政接过来看,皇帝却率先接过血一看。

  吴祯双眼不由湿润起来。

  “吕公,当真是忠义之臣。”

  听着吴祯的话,吕政不由心急地插嘴道:“你们能不能让我知道我父亲的事。”

  虽然吕政是来自后世,但也想知道原主的父亲,他内心总是感到一丝丝渴望。

  “你父亲啊。”皇帝回忆着给吕政解悉道。

  闻言,吕政不由在内心骂着,遇忠。

  不过转念一想,这又何尝不是一伟人,看着国河破碎却勇于站出来,在完成改制布局后,又www.shu16.cc甘愿托手把相益让出。

  最后被保守派给疯狂反扑,尔后便全尸都没有,只得送自己儿子。

  不过一听到,自己父亲也是单传,自己母亲柳雨烟乃梁王的未婚妻,但在一次东林南下时,吕建从东林人手中把柳雨烟要救下。

  尔后便有了吕政,最后,在梁王相争之中,梁王把柳雨烟给逼死。

  吕建则把梁王逼得退回千里之外的封地,这才有吴祯的休养生息。

  当说到最后,吕建有可能是被梁王与联合东林与朝内保守派所杀时。

  王振双眼不禁流下后悔的泪水,他在自责,因为他会任职殿前司时,是得到消息的,不过他还是晚到了一步。

  “唉。”吕政长叹一声。

  “小子。”见吕政并没有一丝毫伤感,王振与皇帝不由怒视起来。

  吕政见此,立马出言解悉道:“我在想,我父亲可能是自愿去死的,他在我母亲不在时,但已经有了死意。”

  吕政话一出,吴祯与王振不由皱起眉头来。

  良久,吴祯叹声道:“吕公,何必为一女子如此?”

  “问世间情为何物?”吕政随口道了一句后,他脸色立马坚定起来狠声道:“梁王,东林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好,有志气,不愧是吕公的儿子。”吴祯赞声道。

  王振不由泼了盆冷水:“你一个迪功郎想怎么报仇。”

  “我,我,这还不是有陛下吗?”

  “好了。”看着吕政还要扯下去,王振一声便喝道:“现在你给老夫解悉一下,什么叫做儿子都快有了。”

  吕政脸色变了变,尔后便直直勾勾地盯着王小迪,王小迪脸色不由羞红起来,最后王小迪便闭上眼来。

  见此,吕政不由暗骂,真不是东西。

  不过吕政一想到王小迪那哭声时,他内心一软。

  “就是你想得那样。”

  看着吕政如同死猪不怕开水似的,王振脸色铁青起来。

  “你知道这可是要泡猪笼的。”黄九娘有些责备道。

  吕政睁大双眼:“王老头不是说了,她是我未婚妻,再加上我有那么多仇人,万一我为陛下尽忠了,那也好让我吕家有个后啊shu19.cc。”

  “哼。”听着吕政一脸有理的样子,王振内心更怒了,不过皇帝一句却又让他内心的怒消失一空。

  “吕公的香火不可断,但你就不能成亲?”

  吕政如同看着傻子似的看着皇帝:“他爹天天说,他有个未婚夫,是有婚约的,鬼才知道这未婚夫是我啊www.shu23.cc,我不先下手为强,她都要为别人生娃了。”

  听着吕政如此说,吴祯笑了起来:“那就是王公的不是了。”

  想着存心为难吕政与王小迪的王振,他也没有话说了,他也想不到二人会搞出这些事来。

  王振可是清楚,王小迪此前是一个极为传统的少女,不过一想到此时吕政与王小迪就弄出娃娃来时,王振却又心急起来。

  “那你们不能再等了,只能尽快成亲。”

  而听着吕政越来越无耻的话,王小迪再也忍不了。

  “不是这样的,我跟他连手都没有碰过。”

  看着王小迪那微怒的样子,吕政有些心虚道:“又是你自己说的,看过摸过了。”

  王小迪瞪了一眼吕政:“那是我不知道我与你有婚约,是想着让你逼爹爹去退婚的。”

  见王小迪如此说,王振才松了口气,他可不想女儿的名声有所污蓖。

  “我晕了。”

  “不用装了。”皇帝吴祯有些不爽道:“朕有事问你。”

  “哦。”吕政一脸随意道:“陛下,那些是梁王的人,我此前就是被梁王的砍的,此次看着他的人,微臣便跟着过去时,便发现了他们居心不良,之后便这样了。”

  闻言,吴祯微微闭眼思考起来,而王振却皱起眉头。

  “小子,你可要小心点,梁王对你的仇恨,那可是比天高比海深的。”

  “他不来找我,我都要去找他的。”吕政一脸不在意道。

  其实三翻二次被人砍,吕政内心也是极度奋怒的,更不用想,他早便已经决定,帮原主复这个杀父之仇。”

  “你有没有为朕效力的想法。”良久,皇帝猛睁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吕政。

  吕政想了想道:“陛下你是否想弄梁王。”

  皇帝笑了笑地望着吕政,但却没有开声。

  “傻小子还不谢恩。”王振一看到吕政傻傻的样子,他不由开声轻骂道。

  不过吕政却一脸认真地望着皇帝:“陛下,臣入朝,那可是死怼梁王的,如果你暂时不想弄梁王,那微臣还是存钱娶老婆为好。”

  “呸,谁答应嫁给你了。”吕政话一落,王小迪便羞得不得地骂了一句。

  “不过对于梁王,陛下微臣这里有一计,定可让梁王肉痛之极。”

  “哦,是何计?”

  “臣听闻梁王有十几个儿子,如果让他们儿子都有机会分封梁王的地盘呢?”

  “哦,说来看看。”皇帝一下便有兴趣起来了。

  吕政想了想道:“软刀子杀人是最爽的,梁王此时最能依靠的便是其手上的地盘与十几万精兵,他有野心,臣也相信他的儿子也有野心,陛下有天下名号,定可拉一部分打一部分,这样一来,梁王不用去打,他便有可能内乱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