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帅夫君 > 第三十五章 碰瓷

第三十五章 碰瓷

 热门推荐:
  数刻间后,吕政一脸苦笑地回来:“走吧,从今往后妞妞便是我的亲妹妹。

  “那等人渣不配当妞妞的爹爹。”王小迪极为怒火道:“不过从今往后妞妞是我的亲妹妹,这一点你可要清楚。”

  “这点不用争了。”说着,吕政一脸无奈抱着妞妞:“妞妞,走政哥哥带你去狂街。”

  刚才吕政追出去时,李权却给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他。

  原来妞妞的母亲乃是翠花楼当红清馆人,最后被李权这个当年京城第一风流才子摘了,不过在入李家时,妞妞的母亲王秀瑟却想凭借李权来争取李家正妻地位。

  而在其争斗时,当时李家家主李权的父亲也霸气,当即就要将李权逐出李家。

  李权当时也甘愿与王秀瑟独立门户过日子,但是过惯富日子的王秀瑟却不愿了,她更是抱着妞妞在李家大门闹在皇宫闹,这使得当是李家变成笑话。

  在失去收入来源时,王秀瑟终于妥协,不过李家却容不得她了,那怕李权反对王秀瑟答应李家,但看着李家给与的那一大笔钱,过过苦日子的王秀瑟妥协了。

  王秀瑟妥协的结果就是,她与妞妞永世都不得进入李家的门,王秀瑟带着妞妞离开京城后,李权心寒之下也取妻生子。

www.shu21.cc  而当时妞妞刚出生时,李权准备让父亲起名字时,王秀瑟便开始闹事了,而李权父亲一怒之下,妞妞起名之事便了了知了。

  最后,李权给吕政的解悉但是,现在李家有女主人,他更有儿女,他虽为李家一家之主,但也在李家也做不了一言而决,王秀瑟当时已经得罪死李家了,如果接回妞妞,妞妞势必过得不好。

  吕政虽然感到李权狠心,但也指责不了他,更不要说,吕政也想妞妞天天欢笑而过,所以在思考再三后,吕政便决定,妞妞还是跟着他为好。

  要知道吕政现在也算有一笔小的横财了。

  “政哥哥,小姐姐,你们放心,我娘说过,女人不能做花瓶,等你们生了小弟弟,我帮你带小弟弟。”妞妞一脸认真道。

  吕政幽怨地看了一眼王小迪:“妞妞啊,你可不能坑哥哥我啊。”

  本来听到妞妞而感到羞羞的王小迪一听到吕政的话,她便火了起来shu18.cc。

  “吕政,你混蛋,我那里配不上你了。”

  看着一脸煞气的王小迪再想到王小迪此前为自己挡刀,吕政内心一软,从而捂着良心装出一副深爱而得不到的悲伤道。

  “小迪,我虽然非常希望娶你,但是你有婚约了。”

  “呸。”听着吕政那翻让人起鸡皮的话而内心有些甜密,但是其脸上还是一副你不配的样子:“就凭你也配讲娶我,有本事你就让我取消婚约。”

  闻言,吕政翻了翻白眼,尔后便抱着妞妞便走了出去:“妞妞,我们去吃好吃的。”

  “我要臭豆腐。”一听到吃,要妞妞但二眼放光道。

  而本来想跟吕政再争论一翻的王小迪一听到臭豆腐也一脸回味道:“走,走,我也好久没有尝过臭豆腐了。”

  见此,吕政无奈地轻轻遥了遥头:“真想不透你们二,怎就爱那重口味的东西。”

  “你懂个屁。”王小迪暴燥地反驳了一句便大步而去。

  吕政苦笑地跟上去。

  此时看到妞妞跟着王小迪的样子,对于般出王府的问题,他也头痛起来了。

  就在吕政刚刚走出富贵楼时,一个小二便拦下了吕政。

  “这位公子,至尊房有一贵客请你过去。”

  “没有兴趣。”吕政回答了一句便想着绕开小二时,小二再度道:“那位爷可是极尊贵的客人啊。”

  “你滚不滚。”吕政冷冷地望了一眼小二:“难道这楼还有强拦客人的习惯。”

  吕政话一出,小二额头直冒冷汗:“你误会了。”

  看着让开的小二,吕政要直接离去。

  而在楼上的吴雄义看着直接离去的吕政,他双眼如同喷火似的望着吕政。

  “敬酒不饮饮罚酒,不知死活。”

  狠骂了一句后,吴雄义看着身边梁王派到他身边配合处理京中事宜的谋司马芳。

  “你去把吕政给弄死。”

  看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司马芳内心极为不爽,想他司马芳在梁王面前都是陪有脸子的,但此时却要看他吴雄义的面色,如果不是其是梁王之子,他真能把吴雄义给弄死。

  司马芳思来想去,想着梁王势力极有可能取得天下时,他脸色便露出恭从之色。

  “世子放心,谋已经查清楚,吕政便是坏王爷大事的人,谋已经上报王爷了,想来王爷的决定快来了。”

  “不,我要他再在就死。”吴雄义极为不爽道。

  “王爷会责怪的。”司马芳淡淡一句便顶了回去。

  一听到王爷二字,吴雄义眼中闪过丝丝恐俱,数十息后,他脸色才恢复如常。

  “不弄死他,都要给一个教训他。”吴雄义一脸悲哀道:“难道我一个堂堂梁王世子受了委屈都讨不回公道吗。”

  见吴雄义说到此,司马芳只得叹惜道:“那便遵从世子之言,给一个教训他吧。”

  闻言,吴雄义才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司马芳见此,但恭敬地拜了拜而离去。

  待司马芳离去后,吴雄义极为奋怒地打砸着这间他专属的房间。

  “一个奴才也敢对我抠气。”

  过了半个时辰,吴雄义才安静下来,而吴雄义所作所为不过数刻间便有人回报与司马芳。

  司马芳闻报也只是邪笑几声道:“你还过是一个弃子罢,在梁王眼中,你比吾还不如。”

  自嘲一翻后,司马芳便准备吩咐人给一个教训吕政时,却有一个壮汉闯了进来。

  “大人,有情况。”说罢,壮汉递过一张纸。

  司马芳接过纸一看,他脸色变得精彩起来了,最后他脸色阴沉道:“吕建之子,吕政,好,你逃过一命,现在还敢冒头,当真以为梁王是心慈手软之辈。”

  说罢,司马芳微微思索一翻后便狠声道:“去,令人把吕政弄死,敢与王爷作对的,都得死。”

  “是,大人。”

  待壮汉走后,司马芳快速手书一封密信急报与千里之外的梁王。

  而吕政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

  “政哥哥,那里好热闹,我们去看热闹吧。”在一闹市之中,妞妞指着前面一大堆人兴奋地喊道。

  “好。”

  吕政刚应话,一辆载满瓷器的独轮推车倒在吕政的面前,一个年有七八十的老人立马痛哭道。

  “呜,呜,我的龙泉瓷器啊。”

  而吕政只是可怜地看了一眼老人便想绕路而走时,那老人立马抱着吕政的腿喊道:“你陪,你陪我瓷器shu16.cc。”

  瞬间吕政但明白,这是碰瓷的。

  “哼,你再不松手,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