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帅夫君 > 第二十九章 对赌

第二十九章 对赌

 热门推荐:
  看着吕政怼皇子,那些青年少女俱是佩服之极地望着吕政,虽然他们也不把皇子放在眼内,但却没有兴明正大怼皇子的胆子。

  “你,你。”吴知礼脸色难看之极地指着吕政,而其谋士马进立马站出来骂道:“大胆。”

  “你算条毛,我跟皇子讲话,你也敢插嘴,难道你能代表皇子。”吕政不屑地反驳道。

  “好了。”吴知礼难以下台后,吴真真立马诉声道:“这里是交流文学的场所,不是你们私人骂街的地方。”

  说着,吴真真对着不远处的一个青素宫装少女挥了挥手,那青素宫装少女立马向左右丫环吩咐下去。

  不一会便有人端茶上来。

  而那些男男女女也识相地安静下来,那些少女少年纷纷各自安坐下来。

  看着吕政如同斗鸡眼似的望着皇子,王小迪不由有些埋怨地把他给拉坐下来。

  “不知你以前是怎么活下来的。”王小迪嘀咕了一句。

  内心极度奋怒的吕政不由埋怨了句:“撞着你们家,我倒了辈子的霉。”

  “你倒个屁霉。”王小迪暴燥地骂了一句:“等会你留心点,把那些无呻吟的贱货给狠狠踩过去。”

  想着往日这些少女对自己的冷嘲,王小迪不由威胁起吕政来。

www.shu19.cc   吕政也想不到王小迪竟有如此小气。

  “跟他们这样斗有什么意思?”吕政不解道。

  吕政话一出,王小迪不由想到往日时常跟着文昌茂身后,想着文昌茂与那些少女一起玩,却不理会自己,那怕有时候她倒贴上去,文昌茂都不理会。

  想到此,王小迪不由又想到自家爹爹说起婚约一事,想到此,王小迪不由看向文昌茂,只见此时文昌茂又与一些少女甜甜密密地说着说什么,王小迪内心莫名一松。

  “你是爹爹带回京的,你不能丢了王家的脸。”想来想去,王小迪不由想到了一借口。

  吕政瞪大双眼望着王小迪:“我什么时候打上了王家的记号了。”

  王小迪一脸你欠我地望着吕政:“你吃我家的,住我家的,穿我。”

  见王小迪又说起这些鸡丢事时,吕政内心一急便伸手捂着王小迪的嘴,那些暗暗注意着王小迪与吕政的少女少年俱惊呀地瞪大眼。

  王小迪也萌逼了,不过其身傍的夏优明注意到那些怪异的眼光后,立马拿起书把吕政的手给打开。

  “登徒子,你再乱来,我就把你的手给打断。”

  夏优明话一出,王小迪回过神来,他红着眼似是委屈万分地瞪了一眼吕政,看着一脸不解地的吕政,王小迪极怒地一巴掌打过去。

  “啪。”

  吕政捂着嘴:“疯婆子,你再这样,我可翻脸了。”

  “啪。”王小迪这几日因为婚约的事而积累颇多的怒火一下便暴发出来了:“我打死你这个色呸,打死你这个白眼狼。”

  看着王小迪如同一受迟欺负的良家妇人似的暴击着吕政,那些少女少年第一个念头便是王小迪与吕政有一腿。

  实在是吕政那翻兴国策便是王振送入宫的,如果不是王振,那怕吕政再有才华,都不可能把兴国策送到皇帝的面前,更不要说,吕政一直住在王家。

  想到吕政如同从石头跳出来似的,他们一下但猜测到吕政肯定与王小迪有关。

  而最怒火的莫过于皇子吴知礼了,他早已经把王小迪当成是自己的女人了,要不然他也不敢玩起在王家门口求婚的把戏出来。

  不过有一人却表现得更怒火,那便是文昌茂,他虽然不敢动王小迪,不过他却一直不让别人动她,实在是他不忍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让别人得到。

 www.shu21.cc “从目之下敢如此无礼,何异与禽兽呼。”越想越怒火的文昌茂站出来怒诉道。

  王小迪一看到文昌茂站出来,王小迪呆了呆,不过片刻间她便回过神,文昌茂这是骂他不知耻辱,想到此,王小迪巨怒。

  “我们一个未婚一个未嫁,再怎样别人也说不得。”

  夏优明都想捂着脸走人了,实在是王小迪太暴燥了。

  而四公主吴真真更是佩服起王小迪,实在是王小迪这份不顾不管的自由是她渴望的,这也是她常常搞什么诗会文社的目的。

  “一个女子。”文昌茂刚想说些什么时,吕政暴跳起来一把抓过茶杯便砸了过去。

  此时茶水还保持着极高的温度,茶杯之水一碰到文昌茂立马让其惨叫一声。

  平时养遵处优的文昌茂何时吃过如此的亏。

  就在文昌茂想要叫人时,四公主吴真真却站出来道:“一个个都是我朝才俊,何需如同街边无赖似的。”

  “哼。”吕政不屑道:“像这种欺天盗名的伪君子,我一道词便可让其自愧一辈子。”

  吕政话一出,那些把文昌茂捧为天下第一才子的才俊立马不服气地盯着吕政。

  “大话话不会说啊。”

  “对,你真有本事让文公子心服的词出来,老子我吃屎。”

  听着那些文质宾宾的才俊如同泼妇骂街似的叫哄起来,吕政显得极为平静,而王小迪一看到那些少女青年那副要吃人的样子,她不由担心地拉了拉吕政的衣角。

  “你可不要硬装下去,不行咱们就回家。”

  虽然王小迪轻声轻言,但在其身边一直注视着吕政的夏优却听得一清二楚,听着回家二字,夏优明都有些相信,王小迪与吕政有一腿了。

  吕政压低声音道:“疯婆娘,我陪疯过这次,我们就二清。”

  “你。”

  王小迪刚想说什么,吕政却直直地盯着文昌茂。

  “此次所畏文学交流,不如就由我们抛砖引玉吧。”

  “好。”文昌茂不加思索地应了下来,不过瞬间脑海便想到一个能报复吕政的想法。

  “不如拿个彩头给大家乐乐。”有了主意的文昌茂极为自信地打开那把出自名家之作的槐扇。

  “又玩就玩大的。”文昌茂话一出,极为缺钱的吕政眼前不由一亮。

  说着吕政不由盯着那一个个衣着华丽的青年:“你们敢玩吗。”

  注意到吕政那副如同狼看着羊似的眼神,那些青年感受到了一万次暴击。

&eshu16.ccmsp; “怎么玩,你说吧。”刚才那起哄说要吃屎的青年立马站出来喊道。

  吕政嘴角微微上扬:“我可是记得你说过,我如果让文昌茂服气,你可是吃屎,我就与你赌屎,输了你可是要吃屎的。”

  说罢,吕政一脸轻视地扬了扬头尔后以一种孤独求败的神情扫视着诸人:“至于你们,那就以万两为赌注吧。”

  吕政话落,那些青年极怒地应声道:“你有万两吗?”

  就在那些青年质凝吕政时,文昌茂如同毒蛇地盯着吕政道:“谋不要他万两,我要他从我夸下爬过去。”

  “哈,哈。”

  文昌茂话一出,那些时常与之玩乐的青年立马大笑起来。

  “好,他输了,我也要他从我的夸下爬过去。”瞬间那些青年异口同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