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如颂 > 第十四章:家人

第十四章:家人

 热门推荐:
  殿外响起了宫人们行礼问安的声音,建元帝和太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跃入眼帘的便是一副有些违和,却又十分温馨的画面。https://www.dazhuzaitxt.com周九如像猫一样懒懒地窝在孟皇后的怀里,孟皇后拿着银勺子,正一勺一勺地喂她吃牛乳羹。

  见女儿表情惬意,鼓着腮帮子,小口小口地吞咽着,建元帝蕴在眉眼中的笑意愈发深了起来。

  这孩子出生时比一只猫大不了多少,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谁能想到,这个随时都可能夭折的孩子,硬撑着一口气从地狱里爬了出来,磕磕绊绊地长到了现在,身体一天比一天康健。

  太子走到檀木雕龙凤纹的榻前,躬身向孟皇后请安,周九如坐在皇后的怀里稳如泰山,一点都没避开的意思。

  太子盯着她,鄙视道:“都这么大的人了,吃没吃相,坐没坐相,你的礼仪学哪去了?”

  闻言,周九如下意识地挺直脊背,接过卢晴递过来的帕子,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

  旋即起身,姿态优雅地向建元帝行礼:“父皇万安!”却直接无视了太子,像是没看到他这个人。

  “父皇,您看起来清减了不少。”周九如近前,抱着建元帝的手臂,笑着道,“是不是孩儿不在身边,您太过想念牵挂的缘故?”

  “鬼灵精,知道为父牵挂你,还不早点回宫?”

  说罢,建元帝伸手刮了下周九如漂亮的鼻子,故作生气地道:“打量为父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倘若不是这次遭袭,你不在行宫过完暑天,哪舍得回宫?”

  “父皇真是的,有些话您心里明白就好了,干吗非要说出来。”周九如嘟嘴,不满地应道。人却一个蹦跳挂在了建元帝的身上,搂着他的脖子,东扯西拉地说了一大堆废话。

  建元帝凤眸飞笑,抱着她,一直耐心细致地听她讲话。

  太子见状,冷哼道:“幼稚。”改天,他得找妹妹好好说道说道了。

  以前她年龄小,行走又不便,父皇抱着她也没什么。

  但如今,她年岁渐长,再这么抱着就显得有些不大合规矩。

  “母后,你看天寿,近来是不是长高了?”太子嘴角一勾,说了一个能引起大家注意的话题。

  周九如一听,立马不废话了,连忙对建元帝道:“父皇,快放孩儿下来,我们比比看。”

  因生病的缘故,她发育迟缓,相比同龄人矮了不少,故对自己的身高,那是非常非常的在意。

  建元帝放下她,伸手摸着她的头顶往自己胸前一划拉,笑着道:“长高了半指。”

  周九如开心的不行,提起裙摆,像个粉蓝蝴蝶似的在大殿里面旋转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不管多少,能长就好,她就怕自己长不高。

  看着女儿,像正常的孩子一样蹦蹦跳跳,建元帝心里比吃了蜜还甜,不由多打量了几眼。

  精致的小脸,苍白的不带半丝血色,纤纤玉笋般的手,青筋暴突,身姿纤弱的一阵风就能吹走。刚刚涌上心头的甜,立刻变成了一股酸涩之气,堵得他鼻子发酸。

  威严的凤目里满是疼惜与怜悯,他上前揽周九如入怀,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问道:“头还痛吗?身体转好了,有没有想玩的?狩猎怎么样?”

  “狩猎?好啊好啊。”周九如拍着手,忙不迭地点头应着。双眸忽闪忽闪,睫羽翩飞,满眼都是对新奇事物的渴望。

  “既然想去。”建元帝叮嘱道,“从现在起,你就要多吃饭多运动,把身子养结实点。这样秋狩时,阿父才能带你去。”说着,将视线转向孟皇后打了个眼色。

  孟皇后会意一笑,开口道:“对于那些不听父母话,总把自己置于险境的孩子,秋狩时可不能带着。”

  “母后。”周九如讷讷叫了一声,都已经道歉了,也明确表示没下回了,干吗还抓着小辫儿不放。

  见她急了,建元帝忙笑着安抚:“别担心,这才刚入夏,秋狩还早着呢。趁着这段时间,在你阿娘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周九如嘟着嘴,故意委屈的跟什么似的,跑到大殿南侧靠窗摆置的一张紫檀雕龙凤的广榻上,闷着不说话。

  太子跟过去,拿出周九如解了好久都解不开的九连环,陪着她一起玩,她这才笑了起来。

  “这孩子。”建元帝笑道,“高兴不高兴都摆在脸上。”

  “那也是你惯出来的。”孟皇后嗔怪地说道,“天下皆知,天子爱女如命。”

  “说得好像你不惯着她?”建元帝眼角眉梢都盈着笑意,说罢,撩衣在孟皇后身边坐下。

  “师兄。”孟皇后不以尊称,很是随意地问道,“听说你以国库空虚为由,拒绝了礼部为你置办万寿圣节?”

  “海运不开,我哪有心思过节。”建元帝笑道。

  卢晴奉上白釉龙纹茶盏,孟皇后接过,捧给建元帝道:“大秦立朝已满五年,四海承平,百姓的生活也逐步安定了下来,今年又恰好是你的四十整寿,这万寿圣节不但要办,还一定得大办!”

  “那是当然,关键是谁出银子?”建元帝狡黠道,“总不能让朕自掏腰包吧?”

  “师兄,如今你可是坐拥天下的皇帝,这么抠,合适吗?”孟皇后说着,不由轻笑起来,看样子那帮门阀党又要被师兄算计了。

  他们每年过寿一掷千金,天子却因国库空虚,连一次万寿圣节都没办过,怎么也说不过去。

  要是闹出民众联名为天子贺寿,那些世族老爷们的脸可就没地方搁了。

  喝了两口茶,建元帝将茶盏放置一旁,看向孟皇后,道:“天寿的功课,因她身体之故,总是的,我教得又过于笼统,不够扎实。”

  “如今,她身体渐渐好转,这缺失的功课,也该着重补一补了,特别是经史方面的。”

  孟皇后点点头:“出生皇室,不能不通经史,是该给她补一补了。”凝神想了想,又问,“是交给父亲和母亲吗?”

  孟皇后嘴里的父亲母亲就是文国公夫妇。

  建元帝摇头:“父亲大人忙着修补古籍,他哪有时间教天寿,母亲又身体欠安,不适合操劳。这一转眼,二郎和三郎兄弟俩也大了,开蒙后再待在内宫,就显得有些不大合适。我想趁此机会,给孩子们布置一个可以正式读书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