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如颂 > 第十二章:平衡

第十二章:平衡

 热门推荐:
  偏偏昨日,女儿又因其大秦公主的身份而遭扶桑人行刺,这令她更加地愤怒与内疚。https://www.xiannitxt.com这笔帐,她非但不能清算,还要安抚凡事都有主意又不肯吃半点亏的女儿。

  周九如依偎在孟皇后的怀里,像似随意地问了一句“我不在宫里的消息,是怎么传出宫外的?是清宁宫的小三还是长信宫的小四?是不小心泄露的还是故意的?”

  “什么小三小四,乱七八糟的。”孟皇后怨怪地拍打了她两下。低声说道,“端阳节的前一日,长信宫兰妃的娘家嫂子,兴宁侯世子夫人裴珂进宫探亲,照例来坤宁宫问安。她在偏殿等候时,你宫里的主事柳青,谴跟前伺候的小丫头草儿送来绣制好的五毒衣。

  草儿那丫头年龄小,又不懂避讳。回话时声音又脆又亮,‘这五毒衣,请皇后娘娘过目,要是满意,柳青姐姐就即刻差人送往行宫。’偏偏又那么巧,回完话从我宫里出去,又在园子里遇到了世子夫人的婢女,两人还闲聊了几句。”

  周九如想了下,好像端阳节的前一天傍晚,宫里是送了两车过节的东西到西山行宫,有两套银纹绣百蝶度花的裙衫和一件明黄的五毒衣,还有十几个五毒香囊,都是柳青特意做给她的。

  柳青绣活精细,做起来的衣物,配色和花纹,丝毫不逊于尚工局的司制,周九如的衣物都是她在打理,大部分是她亲手做的。

  “这裴珂不亏是崔老夫人跟前长大的,裴家女儿的聪明伶俐劲儿全都让她给占了。”周九如嬉笑道,“那裴二的脑子跟她比哪像是一个爹生的。”

  孟皇后听了,一阵无语。

  看样子,太初宫里没有掌事的女官和教养嬷嬷还是不行,眼看着女儿一天天大起来,马上就要到了议亲的年龄,这说话方面依旧是口无遮拦。

  萧夫人好歹也曾是北齐公主,虽说王朝并立时,公主也不是什么稀罕人物,还没有世家大族的嫡女尊贵。

  但如今不同了,萧夫人所生的长子乃裴氏宗子,又是督国公爵位的继承人。尽管裴烨与她貌合神离,却丝毫不影响她在一众外命妇当中的地位。

  周九如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兀自在那说道“裴家的手伸得可真长啊,就是不知这裴珂是有心还是无心?这次我遇刺,倒让叔外祖家沾了一身腥。”

  “我倒不怕他们对我下暗手,就是担心他们狗急跳墙,对阿兄出手。父皇对裴烨这个出身大秦第一门阀的伪君子,实在是太过纵容了些。”

  孟皇后肃声问她“你可懂‘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的意思?”

  周九如绷着稚嫩的小脸,点点头。

  “那不就得了,干吗还要怪你父皇。”

  “你向来直来直去,快意恩仇惯了。”孟皇后道,“以为天子与门阀的争斗,就跟市井小民与乡野村夫似的,大家有了矛盾,叉腰骂上一通,或者叫上一众亲朋好友再打上一架,论个输赢!”

  “倘若真的闹得下不了台,还有族长和乡间里正主持公道。”

  她捏了捏周九如不带半丝血色的道,“行刺当朝公主这种事情,朝廷一旦有了决断,动则,便是抄家灭族,几百上千人的性命,转眼就没了。”

  “你父皇征战半生,死在他剑下的亡魂数不胜数,正因为这样,他反而更敬畏生命。”

  “这话听起来可能有点矛盾。”

  “一点也不矛盾,我明白。”周九如立马接话道,“父皇他不想那些依附裴烨的无辜者就此丧了性命,这其实就是一个帝王的胸怀与高度。”

  见她这般乖巧,明事理,孟皇后不免又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刚才过于严肃了些,便又轻言细语地安抚了几句。

  “当年,萧弦焚书,寒的是天下读书人的心,作为萧氏王朝的驸马,裴烨必须要做出点什么,才能挽回裴氏在天下世族中的名声。”

  “他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了当时守卫建邺城的大将陆元梓,打开城门迎接你父皇进城。让建邺城的百姓免受战火之苦,士兵又得以保全性命,经有心人推动,裴烨声誉鹊起!”

  “名士的美誉在江南一带广为传颂,裴氏也一跃成为大秦第一门阀!”

  历朝历代的名君圣主,为了不落暴厉的名声,他们都不会随意拿门阀开刀,只会想尽一切办法削弱各大门阀的实力,慢慢的让他们自己腐朽,走上衰败之路。

  这些道理,周九如都懂,就是咽不下心中这口气。

  自己一年四季都在忙着养这副病弱的随时都有可能罢工的身子骨,到底招谁惹谁了。

  总是有人把主意打到她头上,是嫌命长,还是活得不耐烦了?

  孟皇后把这事掰开,揉碎了讲给周九如听,就是希望她能明白,皇权与门阀实际是共生共存的关系,当两者权力平衡时,整个社会就能稳定发展;当两者互相攻伐时,往往意味着改朝换代的乱世来临。

  强盛如大燕,还不是毁在了门阀之手,虽然背后的推手是万神宫的那帮卫道士,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天寿。”孟皇后怕女儿心里有芥蒂,又解释道,“咱们目前不与裴烨一系的官员撕破脸,对他们宽容,并不意味着永远的宽容下去,一旦他们得意忘形,犯了不该犯的错,你父皇自然会收他们。”

  周九如哑然失笑“母后,你特意把这些话讲给孩儿听,是担心孩儿会去找裴烨的麻烦,或者……”她挥手比划了一下,“杀了他?”

  “若你想杀人,这京里除了大长老,还真没人能拦得住你。”孟皇后在心里这样想,面上却不露声色。

  看着周九如温柔一笑,道“哪有,阿娘说这些,不过是想让你明白皇权与门阀,在没有绝对制胜的把握之前,必须要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万不可轻举妄动,打破这种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