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如颂 > 楔子

楔子

 热门推荐:
    大燕熙盛二十三年,上元夜。https://www.znwan.com

    皇城帝都,自古以来就是商贾云集,店肆林立,人烟最为稠密繁盛的地方。

    今日灯节,车水马龙尤盛平时。

    沿街店铺都张灯结彩,焕然一新。广场上搭起了一座座形态各异的灯架,上面悬挂着很多造型奇特,颜色绚丽的花灯。

    夜晚一到,满城街巷铺金散玉,流光溢彩!

    时交二更天,看灯的人仍是人山人海。达官贵人骑马乘轿,奴仆相随,平民百姓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好一番热闹。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游妓皆秾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人灯相映,耀如白昼!

    女皇周燕携夫君姬云,微服隐入观灯的人潮,跟随着民众赏灯猜谜,玩得不亦乐乎!

    兴致正盛时,拥挤的人群中突然冲出一位身着铠甲的侍卫,他莽莽撞撞地边跑边喊“圣上,不好了,藏书楼起火了。”

    观灯的民众不由得一怔,更有耳聪眼利者,听清了他的话,随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皇宫偏西南的地方火光冲天,浓烟形成了烟柱,在一片灯雾中,高高飘起,特别的刺目。

    众人都还没回过神来,又被一声尖叫吓得怔住了。

    广场上那个最大的飞龙灯坍塌了,灯架着火,旁边的其它花灯也接二连三地燃烧起来。

    游玩的民众顿时一片慌乱,也顾不得探寻黑压压的人群中哪位是女皇?

    便四下乱窜。

    事情一环接着一环,时间地点都掐得刚刚好,明显是有人算计好的。

    周燕虽心生警惕,可眼下最紧要之事,还是要先安抚民众为主,如此毫无章法的乱跑,只会越来越乱。

    她吩咐跟随的影卫“赶快去疏散民众。”话音刚落,人群中又传来一声尖叫,不知谁喊了一声,“杀人啦,杀人啦,快跑啊。”

    这下真的乱成了一锅粥。

    赏灯的民众犹如困兽一般,毫无规则的四处乱窜,不同的尖叫声,呼救声此起彼伏。

    情形瞬间失控。

    刚刚还月朗星稀的天空,此时已被乌云覆盖,一股强大的威压慑住了女皇与她的夫君!

    二人所站的位置,方圆十里倾刻被一片浓雾吞噬,雾中充满了令人心悸的杀气。

    暗影们不计生死的冲了进去,随即雾里面传来了一阵厮杀声和兵刃相交的碰撞声。

    待乌云散尽,浓雾也随之消失,这对人间至尊,一个昏迷,一个不知所踪,随侍的影卫更是死伤无数。

    三日之后,周燕醒来。

    她把朝政交由太子和枢密院处理,自己则带着火器营悄然出京,追踪上元夜掳走姬云帝君的神界大巫。

    ……

    四月,北狄进犯大燕。

    太子的心机和手段远不如其母,在处理朝堂政事上又常被枢密院压制。

    原本就有些优柔寡断的性格,非但没有如女皇所希望的那样,在政事中历练蜕变,反而更加的踌躇不定了。

    大燕的枢密院是由世族、勋贵与一些寒门清流文士组成。

    他们一边争权夺利互相攻击,一边又为了达到某些目的,合力掣肘太子,致使大战之际政令不通。

    大燕连丢了四座城池,十万将士尽数被北狄人坑杀。

    举国上下一片沸腾。

    京都各书院的学生,静坐宫门前请愿,要求废除太子监国,御史台天天向枢密院上折弹劾太子,大有不废太子誓不罢休的阵势。

    接到太子传讯,周燕归京!

    未承帝位前,周燕曾在幽州驻守,威慑北狄多年!

    倘若她能御驾亲征,不但可以鼓舞边关将士们的士气,更可借着这场战争的胜利来平息朝臣对太子的迁怒!

    历经数月筹谋布局,眼看着胜利在望!

    决战之际,雁门关的守将突然叛变,原定的后援没到不说,周燕率领的近卫军也全部落入了北狄的包围圈。

    她知道自己突围无望,便命随侍的侍卫长燕一,带领暗卫营的兄弟们先杀出重围。

    并叮嘱他,若是太子未能承继大统,就想办法保护太子撤往幽州,有生之年不可称帝!安守北疆便可!

    ……

    周燕崩后,被谥为大燕圣祖皇帝!

    她的死如一根导火索,点然了大燕门阀派系之间的争斗由暗转明的大爆发。

    随着战争的加剧,她缔造的繁华盛世,也逐渐湮灭于战火,成为了历史。

    ……

    燕一幸不辱使命,带领雁门关外的幸存者组建‘燕魂卫’杀了叛徒,稳固北疆后,又潜入帝都,救出被囚禁的太子,撤往幽州。

    ……

    二十一年后,九月的某天傍晚。

    齐州大阀卢家长房太夫人过寿,东岳书院的院长孟柘,携妻女从泰安赶过来为岳母贺寿。

    行至齐州城外,途经一个小山坡时,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突然冲出来拦住了他,跪求他救弟弟一命。

    少年说他们是从江南逃往鲁地的难民,路上遇到了流匪的劫杀,父母双亡。昨个半夜露宿荒郊,弟弟受寒发热,至今未醒。

    孟柘听罢,带着两个长随去坡后查看。草丛里果然躺着一个孩子,七八岁的样子,面色潮红,额上还搭着一块破布巾。

    孩子的状态不是很好,身上滚烫,四肢时不时的还要抽搐一下。

    救人要紧,孟柘也顾不得多问什么情况,抱住孩子就上了马车。入城后,便有卢府的管事前来迎接。

    他让妻女先回娘家,自己则就近找了家医馆,救治孩子。

    孩子已经失去了意识,汤药都灌不进,情况很是危急。

    无奈之下,孟柘让长随去别家医馆,找了两个会针灸的老大夫,请他们给孩子扎针,强行退热。

    一番忙碌后,孩子的病情终于稳定了下来。

    孟柘也长舒了一口气。想到刚才针灸时,他帮孩子脱衣服,看到孩子脖子上佩带的那枚——龙形燕纹玉佩,刚平复的心绪又激荡了起来。

    苍绿色的古玉,玉龙威猛刚劲,张须露齿,双目圆睁,爪趾锐利,龙尾上卷,通体饰燕子状的涡纹。

    拿起来看,无论从哪个角度,都能看到上面一只只展翅在飞的燕子!

    ……

    他把那个自称是孩子兄长的少年叫到跟前,不动声色的套话。得知这少年叫萧剑,出生鲁地萧家在江南的分支。

    因时下,北周联合了南楚,入侵吴越,引起了江南的战火。他们这一支决定返迁鲁地,投奔萧氏族人——萧凯驻守的齐州城。

    途经徐州,在山神庙避雨时,遭到了流匪的袭击,随迁的族人除了萧剑,全部罹难。

    生病的孩子叫子豪,随同家人在山神庙歇息,两家人也只是碰巧遇上。

    半夜,遭遇流匪袭击时,只因双方互相猜疑,不肯配合,错过了最佳的布防时机。

    最后,只得各凭本事,硬拼突围。

    流匪的数量众多,又都是些亡命之徒。萧家村虽然全民皆武,但迁徙的村民拖家带口,老人妇孺居多。

    眼看着突围无望,萧剑的父母趁着一团混乱,把萧剑打晕塞进了神台的下方。

    待他醒来爬出神台,已是第二天中午。

    一夜之间,山神庙变成了人间地狱。方圆十里到处都是死人,到处都是血。他的父母就躺在神台旁,父亲的半边身子已经被砍烂。

    见此情形,自小习武,少年老成的萧剑,也是茫然无措,只知道呜呜大哭。

    庙外的东南角敞地上,也有一个孩子坐在死人堆里,听见庙内有人哭,便走了进来。

    看到萧剑,想安慰他,却又欲言无词,便挨着他坐下,静静地陪着他。

    ……

    之后,两个半大孩子,十二岁的萧剑与年仅八岁的子豪,跪在山神像前起誓,结为异姓兄弟。

    安葬了父母后,又跟着沿途迁徙的难民,继续前往鲁地。

    没有了大人的庇佑,两个孩子过得很是艰辛,路上屡次遇险。

    好在兄弟俩聪明伶俐,又有不错的身手,每次遇到危险都能齐心协力地化险为夷,终是平平安安到达了齐州城。

    站在城墙根下,萧剑想着进了城就能见到本家叔父,就能吃饱穿暖,便一时忘了形。

    他大喊一声,又手舞足蹈地对子豪说道“二弟,我好想吃蜜汁桂花糕,待会咱们去了都督府,定要厨房蒸个两笼。哦……不,两笼不够,我要吃上四笼。”

    他长在江南,偏爱甜食,喜欢软糯的糕点。

    其实,对于整天处于饥饿状态的孩子来说,就是两笼窝窝头,光想着也觉得美滋滋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欢快的笑声。

    城墙根下聚集的几个乞丐,见这两孩子容貌清奇,笑如繁花盛开,其中一个顿时起了邪念,随手就招呼了四五个同伴围拢了过来。

    流亡的生活,最大的好处就是锻炼出了这两个孩子,对于自身危机高于寻常人的敏锐力和逃跑速度的默契。

    “我与二弟身无分文,因着城门口的那些乞丐,我也不敢进城找叔父,只得在郊外求助。”

    萧剑望着孟柘,感激地说道“这一天下来,也只有先生您的马车停下了。”说罢,他撩起衣摆跪下,连磕了三个头,“多谢先生救命之恩!”

    对于萧剑,孟柘是怜其孤苦,又喜其聪慧。

    连忙扶起他,安慰道“正所谓大乱不死,必有后福,你将来……定会福报无量。”

    想到子豪,又多问了一句“子豪的父母,是不是已经……”

    萧剑闻言,目露悲愤,怕孟柘看见,连忙垂首应道“二弟的父母在护卫的保护下,当夜就已经离开。护着二弟的两个忠仆就葬在我父母的坟旁。”

    子豪的父母带着那么多的护卫,却不肯与他们萧家村配合,共同抵御流匪。

    嫌他们萧家村的老人孩子拖后腿,他能理解。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乱世,大家萍水相逢,确实没必要为了他人,置自己家人于危险中。

    但他们为了活命,连自己的儿子也弃了,真是狠心,天下难找这样的父母。

    孟柘也困惑,那种情况下,既然有护卫护送,为何不把孩子一起带走,却只留下两个奴仆?

    更让他感到蹊跷的是,子豪身上的伤,有些在隐秘的部位,仔细看,还不是近期有的,像是几年前的旧伤。

    以子豪的年龄来看,他受伤时,还只是个懵懂幼儿。是谁那么狠心?会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幼儿施虐?

    他的父母是否知晓?

    有关子豪的过去,萧剑也是一问三不知,孟柘只好作罢。

    临走耐心叮嘱他道“你先在这里陪着子豪,我已派人通知你叔父,很快就会有人来接你。”

    萧剑点了点头。

    孟柘回到卢府,又去府里的书楼找了本《大燕圣祖本纪》,细细的翻阅了一遍……

    竖日,萧剑被他叔父接去了都督府。

    孟柘放心不下子豪,便从卢府抽调了两位医女,送去医馆专门照看他。

    子豪恢复的不是很好,一直昏昏沉沉的,醒了也不知道自己是谁,连萧剑去看他,都不认识。

    见到孟柘,立即伏身行了大礼拜谢!

    “快起来。”孟柘一把扶住他。

    子豪跪着不动,仰首看向孟柘,清亮的凤眼,尽是孺慕之色。

    “先生,萧大哥被本家叔父接走了,唯有小子无处可去,又不知家在何处。”他抓着孟柘的衣袖,小心翼翼地恳求,“请先生救人救到底,收下小子做个书童吧。”

    孟柘的心底深处,猛然涌上一股痛彻心扉的惆怅。

    想这孩子的曾祖——大燕圣祖皇帝,是何等的风流人物!

    年少时,辅助父兄从朝代更迭的战火中抢得机运,建立大燕朝!后又镇守北疆,御强敌于国门之外!

    荣登帝位后,为了和各地门阀势力相抗衡,她优遇寒门有志之士,开创了科举取士的制度!

    又以强权手段废除了大权在握的承相,设立枢密院,抽调翰林院大学士协助处理政务。

    在各州省府设置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都指挥使司三个机构来分掌行政、司法、军事,削弱当地门阀世族的权力。

    经济方面,更是另僻蹊径。撇开门阀掌控的河运,组建水师,打开海上通道,用海运取代河运!

    如此大刀阔斧的国政改革,在给底层百姓带来安稳与富足的同时,自然也引起了世家权贵的忌惮与仇视。

    各门阀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和利益,暗中与神界的卫道者们沆瀣一气,掳走姬云帝君。又在圣祖皇帝御驾亲征时,置家国与黎民百姓不顾,勾结北狄,设下埋伏。

    因不愿受被俘之辱,燕圣祖用随身携带的火药弹,不仅带走了北狄大可汗和几部首领的性命,也让自己尸骨无存。

    消息传回大燕,枢密院立刻分成了三派。

    以门阀为代表的守旧派支持皇叔继位!

    论血缘,这位皇叔与燕圣祖没有半丝干系,他只是碰巧姓周,又碰巧救了燕圣祖的爹——大燕高祖皇帝的命。

    二人既是同姓,又是生死之交,便联了宗。待大燕立国,他便被尊为皇叔。

    这样的人能被门阀选中,无非就是臣强主弱,好掌控。

    革新派大部分来自于寒门庶族,他们感念圣祖皇帝的知遇之恩,故而只拥护太子!

    手握兵权的勋贵,则以血脉传承为重,提出立太宗皇帝的私生子——燕圣祖的侄子为帝。

    这两派的实力就算加起来,也不及门阀为代表的守旧派,偏又不团结,各自为阵。

    大燕,因圣祖皇帝而盛,又因她的死亡,而湮灭……

    看着眼前这个神色惶恐又隐隐带着几分期待的孩子,孟柘心想燕圣祖的后人,无论如何也不能任其飘流在外。

    便收了他为弟子,且为他取名周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