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很拽:隐婚老公,宠翻天 > 第369章 0369你生活在光亮里

第369章 0369你生活在光亮里

 热门推荐:
  第369章 0369你生活在光亮里

  在他们的脚边,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具尸体。https://www.xiannitxt.com

  每个人都瞪大双眼,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他们表情狰狞,即便是已经死了,鲜血还在汩汩的往外冒。

  而被子弹打穿的伤口,皮开肉绽异常恶心,甚至有两三个,是直接被爆头的!

  夏浅溪第一次见到这样残暴而又恐怖的画面,突然间胃中剧烈翻涌,开始干呕起来。

  “呕……呕……咳咳……”

  一阵又一阵的恶心感袭来,可是今晚吃的又不多,夏浅溪吐出来的也都只是胃中的酸水。

  就在她吐得昏天黑地的时候,陆秦骁轻拍着她的后背。

  “别碰我……陆秦骁你这个杀人狂魔……你别碰我……你就是个魔鬼……”夏浅溪一直认为陆秦骁只是手段毒辣,心肠也歹毒一点。

  可如今,看着他直接杀死了这么多人,并且还将他的心腹也杀死,但是从始至终,这个男人的脸色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陆秦骁看着夏浅溪明显被吓得不轻的模样,眉头深深的蹙了蹙,“如果我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杀我,这本来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霸者为尊。”

  陆秦骁认为自己并没有任何错,当他走到夏浅溪的身边,双手扶着夏浅溪肩膀企图让夏浅溪冷静一些的时候,夏浅溪的脑袋却混乱得可以。

  没有薄夜白在她身边,其他所有的人对于她而言,都是危险的存在。

  尤其是陆秦骁,他就是最危险的那个人。

  再加上今天晚上发生太多的事情,夏浅溪只感觉脑袋阵阵发晕。

  “不要碰我……你别碰我……”

  “放开我陆秦骁,你是个杀人狂魔!”

  夏浅溪拼命挣扎起来,手臂上面的伤口流血的速度也在加剧。

  而陆秦骁显然不可能听夏浅溪的话,看着她如此排斥他,将他当成洪水猛兽的模样,他忍不住开口道,“你生活在光亮里,你就觉得全世界都是光亮的,你知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许多多是阳光无法照射到的地方,在这些黑暗里面所生活着的人,要多努力,才能够不被扼杀,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从小他就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没有任何人会去关心他。

  他存在的价值,是因为可以给别人带来更多的价值。

  不管是曾经的战焰,还是如此的蓝枫,在他的身上除了索取之外,甚至再无其他。

  而战焰,便是陆秦骁这辈子最不愿提起的一个人物,别说是见到这个人,就算是听到了她的名字,陆秦骁都觉得恐惧。

  战焰成全了他没错,如果没有战焰的细心‘调.教’,他不可能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而也就是因为战焰,他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夏浅溪因为陆秦骁的这一番话,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甚至在这一刻,她看到了陆秦骁的另外一面。

  他再也不是那个阴冷狠戾的陆秦骁,在他那一双冷漠毫无人情味的眸中,竟然出现了小兽一般的哀伤跟难过,甚至还有愤怒。

  他在控诉着,像是跟夏浅溪说话,却又像在无数人说话。

  总之,这个模样的陆秦骁,让人觉得他所有的阴冷狠戾,全部都是装出来的。

  就在夏浅溪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只感觉晕眩感越来越强烈,眼前的视线变得无比的模糊起来,最终双眼一闭,直接倒在了陆秦骁的怀中。

  陆秦骁直接将夏浅溪给打横抱起,然后往来时的路折回。

  等到苏岩他们赶过来的时候,这一边的打斗已经结束了。

  苏岩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立马吩咐下属将这些尸体给处理掉。

  报警是不可能报警的,毕竟这些人的来历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而且苏岩知道这些人的目标是陆秦骁,今天晚上的事情,还得需要他们自己解决。

  “浅溪怎么样了?赶快去别墅里面来,军医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岳银杏看着被陆秦骁抱着的夏浅溪,她面无血色的模样,让曾经发生的事情像是潮水般汹涌而来。

  原本岳银杏都已经安慰自己,夏浅溪不可能是她认识的那个女人,可是她的神态,还有不自觉间所流露出来的气质,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让她有种夏浅溪就是当初那个女人的感觉。

  难道……夏浅溪是那个女人的后人吗?

  如果是的话……

  岳银杏不敢多想,因为她甚至无法想象,这是一种多么恐怖的后果。

  “应该是失血过多。”

  陆秦骁冷面如铁,说完薄唇紧抿。

  低头看了眼抱在怀中的夏浅溪,步伐走得更加的快了。

  七八分钟之后,一行人便走到了距离他们最近的别墅。

  找了一间干净的客房,然后将夏浅溪给放在了床.上。

  军医已经站在一边等待了,他们打开医疗箱,拿出里面的医疗器具,开始为夏浅溪检查身体。

  果然如陆秦骁说的那般,夏浅溪昏迷,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

  军医先是为夏浅溪输液进行体液的补充,然后又开来一辆救护车,直接将夏浅溪给放在了救护车的病床.上面,开往医院。

  夏浅溪失血程度已经超过了危险失血量了,军医只能先将她手臂上面的伤口给止血止住,等到医院再进行缝合还有输血。

  因为救护车的空间有限,坐在车子里面的是苏岩跟岳银杏。

  夏浅溪是薄夜白带来的人,在苏家竟然昏迷送往医院,苏岩身为苏家的家主,自然要跟着去医院。

  毕竟夏浅溪的身份,那可是薄家未来的女主人啊!

  而陆秦骁原本也打算离开的,可是一直沉默不语的沐之星却直接对着还未离开的军医说道,“医生,我的这一位朋友手也受伤了,麻烦您帮他包扎一下。”

  正准备离开的医生连忙将目光给落在了陆秦骁的身上,然后开口道,“那请您先坐下吧,我为您包扎一下伤口。”

  “不需要了,一点小伤而已,回去吃点消炎药就行了。”

  陆秦骁表现得一点都不在乎,手掌上面的伤,比起他曾经的伤,实在是太轻太轻了。

  今天晚上吕青的出现,让他想起了曾经那些遗忘的黑暗记忆。

  他现在的心情很糟糕,除了找个地方喝酒一醉方休之外,其他什么事情也不想去做。

  “坐下——”沐之星才不理会陆秦骁说的话,直接用力将他给推到在了沙发上面。

  “替他包扎伤口吧。”沐之星说完,医生这才放下医疗箱,然后开始为陆秦骁包扎起了伤口。

  陆秦骁缓缓张开手掌,军医小心翼翼的替他擦拭伤口上面干涸的血迹。

  虽然陆秦骁的伤口没有夏浅溪的深,可是掌心的伤口,也已经将他的手掌给割开了一道口子。

  如果不是因为骨头的话,说不定还能割得更深。

  医生只能先给陆秦骁打麻醉,然后在他的伤口上面缝了几针。

  从始至终,陆秦骁别说是吭声了,就连脸色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陷入了久远的回忆当中,而那些回忆,是没有任何的光亮,全部都是黑白没有色彩。

  他在十七岁的时候,才遇到了蓝枫。

  而十七岁之前,陆秦骁是战焰的手下。

  他的母亲死了之后,他先是被战焰捡到,后来才遇到了蓝枫。

  而在没有遇到蓝枫之前,陆秦骁曾经也是一张白纸。

  战焰,可以说得上是陆秦骁白纸上面最浓厚的一笔了。

  一个狠到让男人骨子里面都害怕的女人,一个心理变态到连孩子都不放过的女人。

  陆秦骁跟了她的这几年里面,从懵懂无知的少年,变成她的宠物,然后又反抗她,一步步爬到了如今的地位。

  他离开的这些年,战焰从未放弃过他,可是他这些年都不愿意去面对战焰。

  也可以说得上是……他在逃避战焰!

  “伤口已经都缝合好了,这几天的话,不要让伤口触碰到水,也不要过多的运动受伤的这一只手,一个星期之后,再去医院将线给拆了。”

  医生缝合完伤口又包扎好之后,对着陆秦骁如此嘱咐道。

  他心里面对于陆秦骁还是很钦佩的,这个男人对疼痛的忍耐程度,简直就是出乎他的意料。

  这要是换做平常人,即便是在打麻醉的情况下,也会疼得嗷嗷直叫了。

  可是他从始至终,就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医生说完了话之后,陆秦骁直接从沙发上面起来,然后往外面走去。

  沐之星也跟在了陆秦骁的身后。

  刚走出别墅,他的司机就已经在外面等他了。

  司机开着的不是陆秦骁开过来的那一辆宾利,而是另外一辆轿车。

  “你刚刚是在想夏浅溪对不对?”

  跟在陆秦骁身后的沐之星最终还是沉不住气,质问的语气里面充满了嫉妒。

  陆秦骁并没有理会沐之星,直接打开车门上了车。

  沐之星也跟在了陆秦骁的身后,上车便狠狠把车门给关上。

  “陆秦骁,我在问你话呢,你刚刚是在想着夏浅溪对不对?”

  沐之星再次将刚刚的话题给重复了一遍,而陆秦骁慢慢的将冰冷的目光给落在了沐之星的身上。

  薄唇轻启,说出了最为无情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