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金瞳 > 第两千五百零七章 腰牌

第两千五百零七章 腰牌

 热门推荐:
  “这位先生,我们可以即时交易,钱货两清,你把画给我,我立刻给你转账。www.bookbao.org

  安德列似乎也看出了莫问的怀疑,笑着说道。

  姜思胤与杨婷两人的脸一时间比苦瓜还难看,暗骂莫问怎地如此幸运,原本他们以为莫问虽然赢了他们,但自身也亏损上亿的钱财,心中多少舒服点。

  谁知道,半路杀出一个意大利财富家族的继承人,愿意花6000万美元的高价将这幅画买走,这等于一分钱都不亏,而且还有可能与这个菲亚特集团的总裁扯上关系。

  与这样的人结实,好处自然不用说,即使他们想认识这样的商业巨擘,都要讲缘分。

  “你这个人挺仗义,看着不像是坏人。算了,相信你一回。”

  莫问点点头,这个白人刚才帮他们说过话,他看着倒也顺眼,于是将手中的画扔给了那个白人。

  安德列手忙脚乱的接住那副达芬奇大师的真迹,颇有些埋怨的望了莫问一眼,大师的真迹,他居然如此随意。意大利人眼中,达芬奇的画,那就是国宝。

  “莫问先生,请把你的账户给我,我即刻给你转账。”

  安德列从身边掏出一本电脑,很快便登陆了自己的银行账户。如果安德列的身份属实,以他的身份,即刻转账6000万美金自然没有问题;不管是姜思胤还是杨婷,与这个世界闻名的土豪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不用那么麻烦,回头你把钱送到我们华夏国的国家慈善机构即可;当然,以我夫人沈静的名义。”

  莫问一摆手道,反正这钱他准备捐出去,倒不如叫这个安德列代劳一下。

  “你为何如此信任我?”安德列惊讶的望着莫问。

  “刚才说了相信你,而且你也不敢黑这笔钱。”莫问淡笑道。

  “莫问先生果然有气魄。你是一位真正的慈善家。”

  安德列微微点头,莫问说的不错,他不敢黑这笔钱,除非他的身份是假的,否则名誉将会受到极大的损害。当然,6000万美元,还远不足以引起他的歪心思。

  拍卖会继续,一件又一件的拍卖品摆在前台拍卖,大多都是一些具有历史意义与收藏价值的古代文物;这一类古文物,放在一些国家里。私人拍卖属于违法,但放在公海上面,自然没有谁管得着。

  莫问发现,拍卖会上有很多拍卖品都来自于华夏,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华夏古文物,而且很多人都热衷于此,每出现一件,都会有很多人竞拍,几乎不会出现流拍的情况。

  沈静望着一件又一件的华夏文物流向海外。微微叹了口气,国内的盗墓贼多年来一直猖獗,流失在外的国家文物每年都有很多;往往一件文物从文物贩子手中低价卖出去,然后出现在国外的拍卖会上面。导致一些富有的爱国人士又花天价买回来,一去一回,大量的钱财就落到了外国人手中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最新章节。

  莫问对那些东西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想法,他眼中有价值的东西。与寻常人不同,价值观念根本上不同,所以倒也没有沈静的感慨。

  “下面。即将拍卖一件来自于华夏古国的文物,此物至少有三千年的历史,年代古老,虽然没有具体记载,但如此古老的文物,历届拍卖会上面都很罕见哦。”

  拍卖台上,放着一个奇怪的铜像,人身蛇尾,背后七手,胸前双手,双手握腾蛇。

  铜像的造型很古怪,像是神话传说中的妖魔鬼怪,一股厚重的历史气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它所在年代的久远。

  此铜像的起拍价为200万美元,远远不如达芬奇的画。不过也正常,此物年代虽然久远,但古物的收藏价值并不是只看年代是否久远,一些东西即使再久远,都不值多少钱。

  古文物的价值,一般在于它在历史上扮演的角色,例如皇帝用的碗,价值就远远在寻常的碗之上。例如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工艺巅峰的青花瓷,价值就远远超过年代更久远的寻常瓷器。

  达芬奇的作品牵扯到西方那个文艺复兴年代,而他本身又是一个世界闻名的学者,举世罕见的大画家,所以他的作品放到现今,每一件都价值连城。

  200万美元的起拍价看似远不如达芬奇的画,但放在文物中,事实上价格已经相当高。毕竟那个铜像虽然古老,但没有人知道它的过去未来,没有人知道它的历史意义,名气也几乎没有,收藏价值自然大打折扣。

  能有如此高的起拍价,除了因为它所在年代久远,还有一点则在于,此物很可能与古代的宗教信仰,以及一些神话传说有关。

  如果能调查到它的具体来历,了解它在历史上所扮演的角色,那它的价值将会几何倍翻长,这也是它的魅力所在,足以摆放在拍卖会上竞拍。

  “你对那铜像感兴趣?”

  沈静好奇的望着莫问道,因为她发现,那铜像出现后,莫问的目光便一直放在上面。

  “那是神像,古老的年代,供人祭拜过的东西。”

  莫问淡淡的道。他能感受到那铜像上有着奇特的气息,那到底是什么他也说不清,但他曾今见到过类似的现象。那一世,神丹宗的祖师神像,便也有着类似的气息。

  那祖师神像日夜供人祭拜,日久年深,远远不再是寻常的雕像,但究竟有何变化,莫问也不得而知;毕竟他在神丹宗地位太低,知道的东西有限,不知道的东西太多太多。

  “神像?一点也不像神呀,反倒像是一个妖怪。”

  沈静惊讶的望着那个铜像,半人半蛇,三头六臂的模样,怪异之极。

  “那你认为,怎样才像神?”莫问拉着沈静的手,笑着道。

  沈静认真的想了想,发现这个问题貌似无法回答,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神,又如何知道神长什么样子。

  “你如果实在没有参考,可以把我当做参考对象呀。”莫问干笑着道。

  “臭美仙师为夫!我看神经病才与你相配合。”沈静白了莫问一眼。

  此时,那个奇怪铜像的竞拍已经开始,竞争并不是多激烈,不温不火,大多都是几万几万的往上加价;毕竟200万的起拍价已经很高了,一个不了解的东西,并没有多少人愿意冒这个险,喜欢猎奇的人只有少部分,而且都有一个限度。

  “300万!”

  莫问罕见的参与了竞拍,这个铜像他也不了解,但直觉告诉他,这个东西不简单,或许有着什么意想不到的价值。即使没有什么价值,那也无所谓,钱能买到的东西,对他来说就没有什么损失。

  杨婷见莫问竞拍,有心想捣乱,但转念一想,又放弃了。因为她已经意识到,论财力,她恐怕不如这个莫问,与她争恐怕不是对手。而且她也不确定莫问对这个东西的态度,所以她也不敢乱抬价,万一莫问突然不要了,那她就欲哭无泪了。

  身为一个商界的人,时刻都要保持理智,尤其是对金钱方面的理智,能承受得起的她敢拼一把,承受不起的她也不敢乱来。亦是如此,莫问6000万买下那幅画的时候,她便立刻收手并没有再争下去。

  铜像的竞争并不大,随着价格的上升,争夺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两个人竞价,当莫问把价格增长到400万美元的时候,另一个人也彻底放弃了竞争。

  “你不是对那个铜像很感兴趣吗?为何放弃。”

  大礼堂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两个年轻人,他们的气质都很冷,冷的令人不愿意接近他们。

  “那个铜像有点不寻常,你应该也能感受到。”一个年轻人望了身边的同伴一眼,淡淡的道。

  “但我对它不感兴趣。”另一个年轻人摇摇头道。

  “所以我放弃了,你应该知道,这一类东西,可能它的来头不简单,但未必有什么作用,甚至有可能引来意想不到的麻烦。”第一个年轻人淡漠的道。

  “那你就不担心,那个东西真有什么不凡之处?若是错过了宝物,岂不是遗憾。”

  “亨利,我认为,与其争夺一个未知的东西,甚至可能引来危害的东西;倒远不如杀了你,把你的宝物与血液吞食掉,更来的有意义。”

  第一个年轻人眼中闪过一抹血光,阴森森的望了身边的同伴一眼。

  “莱斯,你实在太恶心了,居然想着吸食我的血,难道我的血有美丽处女的血美味吗?你们布鲁赫家族的人果然各个都是变态。”

  亨利很嫌弃的望了同伴一眼,故意挪了挪身子,似乎不愿意与他距离太近。

  “亨利,你再挑拨我,将会付出代价;请别忘了我们此行的任务,除此之外,别的任何事情都微不足道。我不想招惹那个恐怖的少年,你再节外生枝,挑拨是非,别怪我翻脸无情。”

  莱斯冷冷的道,这个同伴有什么鬼心思,他清楚的很。

  他们说的话,周围无人能听懂,不但不是英语,甚至不是世界上任何一种众人已知的语言。

  “莱斯,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草包,想不到你的眼光倒是不错。”亨利嘿嘿笑道。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