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三国之楚王崛起 > 第377章 最大的悲哀

第377章 最大的悲哀

 热门推荐:
  “力士昨夜睡得可好?”

  夏侯楙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并且来到了安顿内侍的房门外,刚好看到了起床的内侍出门。https://www.kan121.com

  “多谢夏侯将军挂念,咱家休息得很好!”

  或许是没有想到夏侯楙会来,内侍明显有些震惊。

  这个号称夜夜笙歌的纨绔公子,竟然会为了自己而打破惯例,这让内侍感觉有些不真实。

  但同样的,他也非常的舒服,毕竟这也算是给他莫大的面子。

  “既然力士已经休息好了,不如咱们一起用饭可好?”

  夏侯楙的殷勤,让内侍突然有些无所适从。

  见惯了宫廷内勾心斗角的他,太明白无事献殷勤的后果。

  正想着要如何拒绝,只见这时一名士兵极为慌乱的跑了过来。

  喘着粗气来到夏侯楙身旁之时,想要说些什么,却看到内侍在场,犹犹豫豫的不肯说话。

  “既然夏侯将军有要事处理,咱家就先行告辞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脱身的理由,内侍岂能放弃。

  当场就开口说道,并且准备立刻离开这里。

  “力士请留步!”

  夏侯楙大笑着阻止了内侍的离开。

  并且将他拉了回来,对着那名士兵怒声喝道。

  “不懂规矩的东西,不知道力士是谁吗?

  有事快说,这里没有外人!”

  原本就气喘吁吁的士兵,被夏侯楙这么一呵斥,立刻便身体一软,跪倒在地极速开口道。

  “启禀将军,城外发现汉军有大举进攻的迹象!”

  “什么?”

  夏侯楙面色大变,一把抓住士兵的领口喝道。

  “汉军有…有攻城的迹象!”

  士兵再次颤声说了一句,看得出来,他被吓得不轻。

  “真是对不住,看起来在下得立刻去看看。

  没能亲自侍奉力士,还请不要怪罪!”

  夏侯楙深吸口气,对着内侍真诚的说道。

  “夏侯将军千万不要这样说,军国大事乃第一大事,将军还是快快前去吧!”

  没有再多做停留,夏侯楙只是匆匆对着内侍一抱拳,便立刻离开了这里。

  其神色十分慌张,就连其背影看起来,都有些慌乱。

  直到所有人都离开了这里,内侍的神色才恢复了他本来的样子。

  “好一个尽忠职守的将军啊…”

  内侍低声喃喃自语道,只不过其眼神却异常的冰冷。

  也就是在夏侯楙离开之后不久,便有一个侍女胆怯的来到内侍身旁,怯生生的开口道。

  “公主请力士前去用饭,还请随我来!”

  内侍微微一笑,再次看了看夏侯楙消失的方向,便随着侍女而去了。

  匆忙赶往城楼方向的夏侯楙,在走了一段路程之后,蓦然停下了身子。

  嘴角泛着一丝冷笑的看了看后方,带着人消失在了原地…

  …

  “力士怎么看这夏侯楙?”

  曹氏优雅的拿着一块点心,看着坐在一旁的内侍问道。

  “回公主的话,此人不过是表面英雄罢了。

  以咱家看来,不过是个外强中干的小人…”

  内侍微微一笑,很是恭敬的对着曹氏说道。

  他对其他任何人都可以嚣张跋扈。

  可唯独对一种人绝对不会如此。

  这些人,就是皇族之人,无论是皇帝,还是像曹氏这样的皇亲国戚,都是他们服侍的对象。

  因此,对于这些人,内侍可谓非常有心得。

  “现在他走了,咱们可以去看看那个于禁了!”

  曹氏最终还是将点心放下了,抬眼看着内侍说道。

  “谨遵公主之命!”

  此刻的内侍,才像是真正的内侍。

  其神态,动作包括他的话语,和先前之人可谓天壤之别。

  …

  软禁于禁的院落,在太守府的后院。

  这里既幽静又安全,是个关押人的好地方。

  “想不到这太守府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存在。

  这可是个好地方啊,咱家以后要是老了,一定找个这样的地方养老!”

  看到这座院落之时,内侍竟然忍不住赞叹道。

  “你要是喜欢,这里就可以留给你!”

  曹氏走在最前面,瞅了一眼内侍,悠悠的说道。

  “咱家不过是说说而已,公主不必为咱家担心!”

  来到院落之中后,四周竟然见不到一个人。

  这让这个空落落的院子,显得有些阴森。

  “奇怪了,今天这里为何没有守卫?”

  曹氏皱着眉头看向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使劲的摇了摇头,决定不再去想这些。

  总之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隐晦的。

  率先来到内屋的房门前,也没有敲门便推门而进。

  只见屋内仅有一个中年人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纸质书籍。

  这就让曹氏更加的奇怪了,一个带军打仗的将军,不求多杀几个敌人,来证明自己的军功。

  反倒是在这里手捧书籍,看得相当的认真。

  这似乎打破了曹氏对读书人的理解范围。

  “于将军好雅致啊,这种时候,还沉得住气,真是让人敬佩啊!”

  曹氏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一旁。

  “反正都已经身陷囹圄了,想其他的有用吗?

  还不如趁此机会,多多学习一下。

  这才是为将者,最应该做的事情。”

  “好啊!”

  一旁跟随而进的内侍拍着手掌赞叹了一声。

  “将军如此大才之人,为何会选择那个什么徐天。

  想想先帝对将军的厚爱吧,将军如此执迷不悟,就不怕先帝寒心吗?”

  “先王之恩,在下永世不忘,不过这并不代表着,我就要为现在的皇帝做任何事情”!

  于禁双手将书籍合上,冷冷的说了一句。

  “将军不必刻意做什么,其实今天咱们为什么会在这,将军同样心知肚明。

  也不再废话,只要你指正夏侯楙通敌卖国就可以了!

  这样一来,我们得到了我们想要。

  你呢,也可以恢复自由,两全其美!”

  内侍说这些话的时候,曹氏同样目光炯炯的看着于禁。

  “唉…”

  于禁长叹一声,无奈的开口道。

  “这夏侯楙是真的家门不幸,自己在外流血打仗,自己的妻子却在后面想着怎么除掉他。

  恐怕人世间最大的悲哀,也莫过于此了!”

  曹氏仿佛被人戳到了痛处,立刻便跳了起来。

  她面色极其阴沉的看着于禁,冷冷的说道。

  “要么死,要么配合我!”

  “如果我都不选呢?”于禁的神色突然大变,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