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冷辰曦 > 第三章,云辰明 云辰明(8)

第三章,云辰明 云辰明(8)

 热门推荐:
  灯光强烈的一片白芒!

  云辰明感觉头昏昏沉沉的,眼睑沉重。www.zuox.net

  他努力试图睁开眼睛,他只能看到强烈的亮光。

  慢慢地光线变的暗淡,眼睛开始适应光线,他能看清楚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一间白色瓷铺设的房间,天花板吊臂上挂着圆亮的无影灯,这很像一间手术室。

  他感觉有人握着他的手,手心微微出了点汗,很温暖。

  他侧头看到白色的床单湿了一片。

  一双红肿的眼睛,她脸色苍白,长发垂肩。

  牧青青?这是他心里的第一个名字。

  游素媜满脸愁苦的看着他。

  “你为什么要去说这些话。”她幽幽的说。

  “不吐不快。”云辰明试图装的很轻松,但身上的疼痛让他笑不起来。

  “很多事你不懂答应我跟我去美国吧。”游素媜眼里含着泪水。

  楚楚可人儿,云辰明心中一软就差点答应了下来。

  “我们去美国干嘛?”

  游素媜脸一红。

  “我们可以在一起,在美国工作,在美国居住下去他们答应给我们想要的。”

  “条件呢?”

  “你只要公开承认,受到压迫,受到不公正待遇,就可以了。”

  “我是受到了压迫和不公正待遇,是在这个大城市里被一群暴徒。”

  “你怎么就不能灵活转变一下呢?”

  “为了绿卡?为了奖学金?为了金钱?就能灵活转变了?”

  云辰明感觉自己呼吸急促。

  他的手不自觉的抽了出来。

  “我的根在大陆,我哪里也不去!”他很坚定的说。

  “你为什么要这样坚持?”

  “因为我心中有信仰,曾经我们也领先世界几千年,汉时之风,盛唐之雅。我们不比外国差,虽然落后了几十年,但我相信凭我们这代人再努力一下,肯定能追上世界的步伐。”

  “我们从小就不知道这些课本上也没有你真好你有你的坚持。”

  游素媜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纸。

  门被打开了,史密斯带着两个黑衣人走了进来。

  “游小姐,辛苦你了,你出去吧,这里交给我们吧。”

  游素媜稍微犹豫了一下,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离开了房间。

  云辰明冷冷的看着他史密斯。

  史密斯拍了拍手表示对云辰明的赞赏。

  “你一直在监视我们?”

  史密斯露着绅士的笑容,没有回答。

  “这就是你们所宣扬的自由?在你们的监视之下的自由?”

  史密斯的笑容没变。

  “云先生,自由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们为了世间变的更好监控是积极向上必要的。”

  史密斯挥了挥手。

  两个黑衣人上前拿出手铐,把云辰明四肢拷在床上。

  “你们想干什么?”

  “你很特别,我们想在你身上做一些实验。”

  “你们是在侵犯人权!”云辰明怒吼。

  史密斯摇动着食指。

  “nonono。”

  “美国优先,在美国梦面前,做出一点点牺牲都是合理的!”

  “卑鄙无耻!”

  “请给这位先生一块纱布,要塞的住嘴的那种。”

  史密斯优雅的缓步走出了房间。

  随后进来了一个白衣人,带着白色的口罩,皮手套,拉着辆放满医学器材的推车。

  云辰明从来人的体格和皮肤确定他是一个外国人。

  白衣人从推车里拿出一支针管,针管里是黄色的液体。

  针管被麻利的扎入云辰明的手臂,被绑在床上的云辰明无法挣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液体推入自己的体内。

  “og bay!”白衣人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整洁的白牙。

  史密斯来到了通讯室,他通过卫星电话联通了本土的k博士和l博士。

  “他有超乎想象的恢复能力,在这样重伤下,只用了短短的三天时间就恢复了。”史密斯汇报说。

  “这是上帝赐予我们的礼物,一定要把他运回来!”k博士说。

  “现在局势有点紧张,机场运输太容易暴露了,我们的军舰访问港口也被拒绝了,短时间内很难把他运出来。”

  “用连帮快递呢?”k博士问。

  “在被调查,不方便现在运送这个“货物”。”

  “最近你们在大城市做的事情有点出格了!”k博士不满的说。

  “这是为了增加我们谈判的筹码,上级要求的!”

  “记住!科技决定优劣,而不是什么交易的艺术!”k博士这种精英阶层对于总统的政策充满了鄙视。

  “我们已经开始进入第二阶段的实验。”史密斯不想发表自己的观点,只能岔开话题。

  “第二阶段?”l博士感兴趣的问。

  “是的,我们在他体内注射了病毒,观察他的免疫力。”

  “用的是什么病毒?”

  “埃博拉。”

  “很好!”l博士显得很兴奋。

  “乱来,万一他没有抗病毒能力,不就毁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实验对象吗?”k博士说。

  “尊敬的博士们!我们的美国精神就是冒险,大家不会忘了吧?”史密斯自信的说。

  两个博士一个保守一个激进,但他们还是达成了一致意见,觉得这个实验是很有必要进行下去的,他们叮嘱史密斯要24小时观察实验体之外,把其他的“精神”忘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