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洪福齐天 > 第三章 离开

第三章 离开

 热门推荐:
  珲旦混得不是一般差,连自己的女儿都这么讨厌他,真是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www.zuox.net

  “小香乖,这次回去见姥姥,爸爸不跟着”花福天心疼小香,在这么小的年轻,承受了她不该承受的事情。

  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发车了,她牵着小香进去检票,拉着小香去了火车,她们刚找到座位坐下,花福天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接通手机,上面显示的珲旦,就直接挂了电话,接着他有连打了好几个电话。

  花福天直接把他给加入了黑名单里,那边的电话打不通,珲旦气的把手上的触屏手机给扔在了地上,砸了个稀巴烂。

  “可恶,竟然不把他放在眼里,等她回来了,一定好好教训她一顿”珲旦咬牙切齿的道。

  原主仿佛不是他媳妇,而是他仇人。

  花福天打了一声喷嚏,小香坐在靠窗的位置,她坐在中间的位置,外面做的是个姑娘,看样子年龄不大,像个学生,拉着行李箱放在前面。

  小香吃了面包喝了水,就躺在花福天的怀里睡觉,花福天也折腾了几个小时,她坐在座椅上,把包护着就靠着座椅,迷迷糊糊的睡着,坐火车回家需要做一天的时间,两个人都难受,而且火车很挤,味道也不好闻。

  好不容易坚持到了,花福天牵着小香就出了火车站,她望着熟悉又有些陌生的火车站,心里面有一种释然的感觉,不是她的而是原主的,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心口的一根刺,触碰不得,现在终于鼓起勇气回来了,心口的那根刺也拔掉了。

  花福天拉着小香去附近的饭馆里吃了一顿馄饨,找了一家旅馆先让孩子凑合的睡一晚上。

  次日她们吃了早饭,花福天就带着小香坐大巴车回去,路上他们做了两个小时的车,到了家之后,还要走一段路才能到。

  原主父母家是在村子里,她底下还有一个弟弟,弟弟现在应该已经结婚,孩子估计跟小香差不多大。

  花福天不是原主,所以在面对别人的目光的时候,不会有多大的反应,也不会逃避,她到了家门口,门是上锁的,透过门缝看里面,水泥地院子里面堆积了不少的树叶,锁上也落了不少的灰尘,看样子是好久没有回来过来,看到邻居大娘,就牵着小香走过去问“大娘,我爸妈没有在家吗?”

  邻居大娘一时间没有认出来眼前的人是谁,花福天就出言提醒“大娘,我是林琴”

  “你是林琴!”邻居大娘吃惊“你有好多年没有回来了吧!你这孩子一走就是几年也不知道回来看看你爸妈?”

  花福天道“我爸妈是不是出去打工去了?”

  “是,年头走的”邻居大娘道“我也不知道去哪了,过年才回来,你去问问你二爷,他或许知道你爸妈去哪儿打工去了”

  “谢谢大娘啊”花福天拉了拉身边的小香道“大娘,这是我女儿叫小香,小香快叫奶奶”

  小香有些怕人,不过还是叫了一声奶奶,邻居大娘很高兴“孩子都这么大了,长得真可爱”

  “那大娘,我们先走了”

  花福天牵着小香走,邻居大娘不忘提醒一句“你二爷好打牌,估计中午不回家,你要是到他家没有见人,就去小卖部看看,他准在那里打牌”

  “好,大娘,我知道了,谢谢你”

  花福天根据原主的记忆来到了二爷的家里面,二爷家原本还是瓦房,现在已经变成二层楼房了,这么多年回来,感觉变了实际上有些还是没有变的,不管房子怎么变,时光怎么流逝,景物如何变化,它始终都在原来的位置不会变。

  门上锁了,家里面没有人,越是长大,回到家里面看到小时候经常玩的地方,就会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猛然发现自己的·已经从小孩,变成了大人,想要回到无忧无虑的生活,也回不去了。

  花福天还记得自己的第一次意识到自己长大了,是发小的结婚了,她们家都在农村,小时候上学晚,那个时候她才上大一就已经二十岁了,发小在初三毕业时候就出去打工,算算已经过去三年了,她在学校里面度过高中三年时光,不易察觉时光的流失,等她回过神来,对于发小来说,她已经在外面摸爬滚打好几年了,她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

  她觉得发小结婚的年龄还太小,因为她还在上学,发小觉得不小,她该成家了。

  回头看看周围的环境,花福天仿佛替原主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小时候。

  她在门口水泥台子上坐下,小香也跟着她坐下,两个人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她等了几个小时,打开手机一看,已经快要一点多了,人还没有回来,花福天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尘,不能在等下去了,这里没有地方住,她还得带着小香去街上找旅馆住,小香也跟着站起来,学着花福天的样子,用小手拍拍裤子上的灰尘。

  花福天嘴角浮现一丝笑意,有这么可爱的一个小棉袄,还要那种男人干什么,原主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她牵着小香的走,去了小卖部,小卖部以前是村子里面最先盖好楼房的,现在过去了这么多年,楼房还是没有变,每家每户的院子里面都很大,院子里面传出来打牌的声音,花福天牵着小香走进去,小卖部原先养猪养鸭的地方铺上水泥铺上防雨棚,变成了简易的棋牌室,里面摆放着三张麻将桌,打牌的就是那几个人,围观的老头倒是不少,村子里面娱乐少,没有广场健身器材的,他们有的又不爱看电视,就一群老朋友聚聚打打麻将,消遣消遣,他们打的钱也好,有时候就是五毛一块的,就是图个乐呵。

  买东西的也在打牌,有人来买东西都是叫人,花福天走过去站着围观一会儿,一个一个扫着他们的脸,辨别哪个是原主的二爷,找了一遍,花福天看到一位坐在第三张桌子侧背着她这边方向的老头跟二爷有些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