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苏玖皇甫爵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帮他一把?

第二百三十四章 帮他一把?

 热门推荐:
  上官睿点点头,苏玖他见过,是一个眼神很清澈的女孩子。www.gcttb.com

  更重要的是,她是上官娆唯一一个最好的朋友。

  “告诉你朋友,如果苏氏有什么困难的话,我们上官家能帮得上的话,尽管开口。”

  上官娆道,“这话我早说了,我已经告诉所有人,我们上官家就是苏氏的后台!”

  “臭丫头,有你这么出卖自己人的么?万一有人故意害上官家,被你这么一来,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哎呀不怕啦,有你国防部部长在,谁敢欺负我们上官家?”上官娆立刻拍马屁。

  上官睿瞪了上官娆一眼,“臭丫头,就你会说!”说着,便下意识的要拍上官娆的脑袋。

  却没曾想,竟然拍了个空。

  傅景臣将上官娆揽到自己的身旁,笑着道,“爸爸,娆娆本来就不聪明,您老拍她脑袋,她会越来越笨的。”

  上官娆立刻瞪傅景臣,“谁笨谁笨,你才笨!”

  傅景臣看向上官娆,现在的她活像个炸毛的兔子,男人的唇角勾起一丝宠溺的笑意,“好,我笨。”

  “大哥,快打妖妖零,这里有人虐狗!不行,我要吐血身亡了!”上官越夸张的捂着自己的胸口,作势要倒在地上。

  上官昕看都不看上官越一眼,看向傅景臣,“你是第一个赢我的人。”

  “运气罢了。”傅景臣谦虚的说道。

  上官昕的棋艺是从小出了名的,还没有人能够打败他。

  而上官昕一直以来,都宣称他只服能够在棋艺上赢他的人。

  上官娆瞥了傅景臣一眼,她怎么不知道,他的棋艺那么好?

  “吃饭吧,王婶,把菜都端上来吧!”上官睿道。

  傅景臣去洗手。

  上官娆跟着他,小声的问道,“你什么时候学下棋的?”

  傅景臣将肥皂打在手上,淡淡的说道,“昨晚吧,看了一下棋谱,稍稍研究了一下。”

  “昨晚?!”上官娆的声音不由变大,发现自己失态后小声的问道,“昨晚你学了一下就把我大哥打败了?!”

  “不是打败,运气而已。”傅景臣道,“你大哥下棋的视频网上都有,我稍稍研究了一下你大哥的下棋手法之一,正好与今日相同,如果他稍微换一下,我必输无疑。”

  “聪明,厉害。”上官娆朝傅景臣举起大拇指,“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深藏不露,随时为打败我大哥做准备。”

  “想要拉拢你家里人,自然要用点心。”傅景臣毫不掩藏自己的想法。

  上官娆好奇,“你拉拢他们做什么?”

  傅景臣关上水笼头,抽出纸巾细细的擦拭着手,眸色深深地看向上官娆,“贿赂他们,好让他们在你耳边多说点我好话,好让你早点爱上我。”

  他说的如此认真,饶是上官娆,也立刻红了脸。

  她低下头,不去看傅景臣看着自己的目光,她眼睛眨啊眨的,颇有点手足无措。

  “卑鄙,无耻!”上官娆低低的说道,说完就跑开了。

  而耳边,传来傅景臣低低的笑声。

  吃饭时,上官娆刻意坐在上官越的旁边,夺了上官昕的位置,上官昕便坐在上官娆的对面。

  可傅景臣一来,上官越立刻狗腿的拿着碗跑到上官昕的旁边,笑着道,“妹夫坐妹夫坐,别客气哟。”

  气的上官娆恨不得拿筷子抛向上官越的脑勺。

  上官越笑眯眯的说道,“妹妹,别生气哈,妹夫答应我送我米雪儿的演唱会门票,你也知道,米雪儿的演唱会,一票难求!拿你换门票,你不亏!”

  不亏个屁!

  上官娆瞪了上官越一眼,真不知道她怎会有这样的二哥!

  傅景臣在上官娆身旁坐下。

  上官娆刚拿起勺子,傅景臣便知道她要喝汤,起身,为她盛好满满一碗。

  上官娆的筷子刚指向哪头,傅景臣便知道她要吃哪道菜,用干净的筷子为她夹进碟子里。

  “妹妹,看来妹夫很体贴啊。”上官越朝上官娆挤眉弄眼道。

  上官娆都快羞死了,偏偏傅景臣还道,“娆娆,喜欢就多喝点,喝完我再给你盛。”更是引得上官越一阵夸张的啧啧声。

  上官娆起身,傅景臣跟着动,她瞪了傅景臣一眼,脸色通红,道,“我去厕所,你也要跟吗?”

  傅景臣自然没跟,笑着道,“我帮你拉开椅子,好让你走过去。”

  上官睿看了神色微窘的女儿,忽然觉得或许傅景臣的确是她最好的选择。

  “景臣。”上官睿看向傅景臣,“你父母常年不在国内,你与小娆结婚,得到他们的许可了吗?”

  傅景臣道,“爸,我父母还不知道这件事,但他们很早就希望娆娆成为他们的媳妇,所以我想,如果他们知道,一定会很开心的。”

  上官睿点点头,接着道,“小娆不太懂事,也有些任性,可能做不了一个好妻子,还需要你对她包容一些。”

  他这一说,上官越便嚷起来了,“爸,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娆娆怎么就不懂事了?她这叫真实!”

  大哥上官昕没有出声,但眉头微皱,显然是对上官睿说上官娆有些不满。

  即使是客套话,他们也听不得有人说上官娆半句不好。

  哪怕是他们的父亲。

  此时,傅景臣笑着道,“她是我的妻子,谈不上包容,况且,如果是个太过贤惠的女人,我反而会觉得不太适合我,娆娆的性子,对我来说,再合适不过。”

  这世界上本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或许在别人眼里刁蛮任性不可理喻的女孩子,正好有一个男人完全适合她,觉得她处处透着可爱。

  不需包容,不需磨合,而是一切都刚刚好。

  这话一说,直接说到了在座三个男人的心坎里。

  上官娆过来时,便觉得气氛更怪了。

  尤其是掩藏不住自己心思的上官越,时不时瞧她一眼。

  “发生什么了?”上官娆小声的问傅景臣,警惕的说道,“你刚才又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闲聊了几句,来,尝尝这个。”傅景臣将鸡翅放到上官娆碗里,说道。

  而上官越则和大哥上官昕默契的彼此看了一眼。

  这个妹夫的确不错,要不帮他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