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四十一章 活祭

第四十一章 活祭

 热门推荐:
  顺着界面上提示小地图,杨玉英给邹宴和两位少掌事带路,欧阳雪脚步顿了下。

  “我去狩猎。”

  话音未毕,转身消失在小径上。

  残剑和旧年二人不可抑制地盯着欧阳雪的背影,身体肌肤微微颤动。

  他们早知道有欧阳雪其人,却是第一次见。

  此时二人只有一个感觉不要与他为敌。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祠堂。

  进了大门,就看到祠堂中间的地上放着个大笼子,大笼子里关了一窝人。

  邹宴看到坐在笼子里的纯王世子赵奕,心中没多少波动,反而笑了笑。

  赵奕鼓着脸,身边除了他那些家丁,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看这一双男女的打扮,应该家境极好,赵奕明显与他二人认识,不着痕迹地护着那个女孩子。

  邹宴忽然问“你们去镇南王赵子正是何关系”

  笼子里的年轻男子一愣,蹙眉低头,并不肯说话。

  邹宴沉吟片刻,也就不再问。

  村长和祠堂内十几个村民,并不阻拦他们交谈,此时一抬头,齐刷刷站起身,单膝着地,对杨玉英行礼。

  “这些虚礼且都免了,说正事。”

  杨玉英笑道,也不多做什么介绍,双方都无交集,介绍也无用,只顺着指引在椅子上坐下,“准备好了吗老村长还请尽快安排。”

  村长的年纪看起来有七八十岁,身体到还显得康健,声如洪钟。

  “祭品都已经到位,待得月圆,祭祀开始。”

  说着,他拍了拍手。

  祠堂外的平坦场地上,正在打闹说笑,凑在一起玩耍的孩子们纷纷汇聚,不多时就站成横平竖直的纵列,动作极快,显然是训练有素。

  乍一眼看去,起码有几十个少男少女,大的不超过十四五岁,小的看起来只有八九岁,每个人都穿着最奢华漂亮的礼服,身上金银饰品简单且庄重。

  邹宴悚然而惊。

  赵奕在笼子里听到,垫着脚眺望,眉头紧蹙,厉声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拿这些孩子活祭,还有没有王法邹宴,你皇城司干什么吃的,怎么也不管管”

  村长叹了口气,很客气地同他解释。

  “活祭是活祭,却并不一定会死。”

  这话音柔顺又和蔼,赵奕却是脸色发青,气得心肝都疼。

  “我赵奕自幼不是个东西,没想到你瞧着慈眉善目,更不是人”

  邹宴的神色也凝重起来,看向杨玉英,一向温和的脸上带出几许冷酷。

  杨玉英保持自己面无表情,心里其实也有点紧张,果然,剧情场景副本多奇葩,一点也不错。

  这边看着剑拔弩张,可其实祠堂里里的气氛到是轻松自在,热闹活泼。

  几个村民笑着逗孩子“祭祀结束给你们烤小羊羔吃好不好,你们王大叔家的羊,不是才生了两头小羊羔”

  为首的一个身量极高的小少年眼睛瞪得溜圆,特别严肃地道“咩咩还没长大,不能吃。”

  祠堂中轰然而笑。

  赵奕目光如刀,死死绞在祠堂里所有人身上。

  杨玉英看他眉心跳动,眼珠乱转,心知这小子可能憋着坏,正琢磨怎么捣乱。

  正闲聊,外面忽然传来尖锐的呼啸声。

  祠堂里一干村民纷纷站起身,隔着窗户都能看到外面群魔乱舞,东方空中忽然闪出一大片花字。

  “东南23,结界破裂,确定逃出去一只八脚蜘蛛,白云峰方向,谁离得近,速去支援。”

  花字连闪三遍。

  赵奕吓了一跳,惊疑不定地四下张望。

  祠堂里村民并不理他,好几个满脸无奈,叹了口气,爬起来出去干活。

  村长摇了摇头“现在村子里的小年轻们做事毛躁,远不如以前,你瞧瞧,从三天前就开始设结界,到现在还不是这边破,就是那边漏,哎,到让裁决使看笑话了。”

  说了几句闲话,村长就安排杨玉英暂时先住下。

  邹宴三人迟疑片刻,没有动手,反而与她一起走,村长也没有阻拦,到是看了看纯王世子赵奕,笑道“学官大人,眼下我们村子确实忙于祭祀典礼,没有时间好生招待您,等事情了结,我村孩子们入学的情况,一定一一向您禀报。”

  老人家一派斯文有礼,与登州时常哭爹骂娘的那些粗汉们比,简直像贵族。

  赵奕“”

  杨玉英轻笑“赵奕怎么到了村子你们把人家掳来的”

  村长一脸无奈“裁决使说笑了,咱们银角村从来规规矩矩,不喜欢招惹是非,怎会去掳学官大人。”

  “是他忽然出现,非要到村子里来视察,我派了三拨人去阻拦,愣是拦不住,又不好动硬的,结果让他找到空子钻到村子里来。”

  “这种时候,封印缝隙里钻出许多恶气魔物,小老儿也不敢放他们就这么走,真让走了,岂不是肉包子打狗”

  “只能委屈他们几日。”

  杨玉英失笑,点点头“就待笼子里吧,笼子里安全。”

  和赵奕的待遇比,同为不速之客,邹宴三人就好得多,他们随意在村中走动,想去何处,都无人阻拦。

  “这村子看起来很普通。”

  残剑喃喃自语。

  整个村子修建的非常方正漂亮,都是石头房屋,飞檐斗角,雕刻精美。

  不是所有人都穿那种华丽的白衣,也有不少看起来如普通村夫村妇一类的人物,挑水劈柴,农活做得娴熟,嘴里唠叨的也是家长里短寻常话。

  若非一整日下来,时不时有各种字迹在空中闪现,然后就有大批的白衣人追赶那些奇奇怪怪的怪物。

  不远处还是一片天塌地陷的末世危殆场面。

  离得很远,残剑都能隐约感觉到地底下翻出的岩浆,那滚滚热浪。

  恐怕三个人就真当这是个普通的偏远小村,村民们还知书达理,似乎当地官府教化有功。

  如是三日,中秋将临。

  村子里的气氛到还是活泛得很,邹宴却发现几乎家家户户开始把准备好的棺椁,寿衣都摆出来晾晒,村口的纸扎铺子忙得彻夜点灯熬油。

  残剑亲眼看见一个长得玉雪可爱的小姑娘,对纸扎铺子的老板说“我想要一身嫁衣,我和阿陶哥成亲的时候穿。”

  “行。”

  正做纸扎活的小伙子笑眯眯应下,一点不见惊奇。

  杨玉英三日升了两级,比她自己练级一个月都快,她家这游戏吝啬的很,很少提升经验这般痛快,于是也高兴,到食堂吃饭,都多吃了一碗。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残剑和旧年却半碗都吃不下去。

  “那边山头上藏着什么,那般天崩地裂似的,很危险是吗”

  旧年戳着碗里的米粒,终于忍不住问出口。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