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凤谋天下:王爷为我造反了 > 第505章 我给你陪葬,你不高兴么?

第505章 我给你陪葬,你不高兴么?

 热门推荐:
  第505章 我给你陪葬,你不高兴么?

  第505章 我给你陪葬,你不高兴么?

  萧跃听着这话,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你先让我冷静一下。www.kushubao.cc

  “你好好想一想吧,在想清楚之前,我们不能再有目的的提审余阅。”司徒霆背着云倾挽,一脚踏入茶庄,顺口吩咐杜若,“先把余阅关起来,等明天再说。”

  而后,对萧跃道,“三殿下先回去休息,顺便想一想二十年前的事情一旦被重提之后可能引发的所有后果,明日我们在细细商量。”

  萧跃点点头,道,“你们也早点休息。”说着,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司徒霆目送他的背影离去,这才背着云倾挽往屋里走,一边走一边道,“容卿,本王今日所言,你……生气吗?”

  云倾挽一笑,“我有什么好生气的?生死博弈,唯有算无遗策,才能确保获胜,而不是去送死。”

  她趴在司徒霆的后背上,嗓音忽而软糯起来,“不过,你突然怂恿他篡位,到底是为了他,还是为了我?”

  她是白凤血脉传承者,可以进入梧桐殿,成为大祭司,和皇权分庭抗礼。

  但正因为这样,也很容易遭到皇帝忌惮,除之而后快。

  司徒霆显然是不愿意她回去之后给旁人做大祭司,所以才打算把萧跃扶上位。

  如此,他们兄妹两人掌管天极帝国,以萧跃对容卿的在乎,总也不至于骨肉相残。

  要说骨肉相残,司徒霆倒也不担心容卿对付不了萧跃。

  只是他明白,对于容卿而言,在亲情上面,她已经不能再受更多的伤害了。

  他不希望云倾挽和萧跃走到那一步。

  因此,这才早早地谋划起来。

  只是没想到,云倾挽竟然一眼就看透了他的意图。

  司徒霆闻言,扭头瞄了她一眼,笑,“你说呢?”

  云倾挽笑眯了眼,环着他的脖子,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

  “……!”司徒霆身躯瞬间紧绷,心头好似窜起了一团火,眼神都幽暗起来,嗓音沙哑道,“容卿,不准咬人!”

  要不是她受伤,他现在就把她给……

  云倾挽见状,恶作剧的喃喃,“为什么呀?”

  “……”司徒霆黑线,咬牙,“你觉得呢?”

  哈哈……

  云倾挽趴在他肩头,心下一阵狂笑。

  她真的很喜欢逗他。

  只是,等他将她放回床上,她再抬眼看他的时候,心间却不由也荡漾起一圈涟漪来,鬼使神差的再次环住了他的脖子。

  红唇缓缓凑上去,像是一团小火苗,四周的空气似乎瞬间点燃了!

  司徒霆忍无可忍将她压回被窝里,狂i风暴i雨般的吻一路向下……因着她受伤,终究只能点到为止。

  而后,一脸不甘心的离开了房间,扑向楼下的湖水。

  云倾挽红着脸躺在床上,眼底笑意越发深邃,缓缓将思绪转移到了凰都那边。

  其实,今天司徒霆说的那些话,不光萧跃要好好考虑,她也要好好考虑。

  隔壁的楼上,萧跃心事重重的回到屋里,整个房间当中,只有清月和苏嬷嬷两人。

  “殿下,你怎么了?”苏嬷嬷见他忧心忡忡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无事,你下去吧。”萧跃摇摇头,回到床上躺下。

  苏嬷嬷出去了,清月却还在屋里。

  他抱着剑站在桌边看了他一会儿,把剑放在桌上,然后举步走了过来,在他床边坐下。

  床猛然矮下去半截,萧跃几乎跳起来,瞪着清月,“你干什么!”

  “殿下不是说,今晚我来侍寝么?”他微微挑眉,一本正经的开始解衣带。

  萧跃被吓一跳,一把摁住了他的手,“住手!”

  “嗯?”清月也没再动手,只是目光落在了他按着他的那只手上。

  手背上传来温润的触感,一种奇妙的感觉攀上心间。

  萧跃猛地撤回手,躺了回去,“本殿今晚没心情。”

  “殿下似乎心情不好……”清月起身来,去桌边端着盘子来到床边坐下,“我陪你喝点酒吧。”

  萧跃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酒壶,没说话,却抓过酒壶猛灌下去几口。

  清月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喝,等他喝完了,这才道,“看来殿下的心情的确很不好。还要吗?”

  “还有吗?”萧跃翻了个白眼,想他纨绔放肆这么多年,哪个男宠看见他,不都是小绵羊见了大灰狼的表情?偏偏这个清月,他根本就镇不住,反倒……总是被他镇住!

  真是,岂有此理!

  心下i腹诽时,清月抱着一坛酒过来,给两人各自斟满,举杯道,“属下陪殿下喝。”

  他的嗓音略微有些低沉,萧跃才发现,此时听起来,更是有种别样的磁性。

  他下意识的多看了清月那轮廓了冷硬的面容一眼,而后举杯,一饮而尽。

  他脑子里藏着司徒霆那些话,根本没有心思和清月对饮。

  这一转眼,反倒自己又喝了半坛酒下肚。

  缓缓的,醉了。

  而后,摇摇欲坠,差点从床边栽倒下来。

  清月伸手,将他垂下去的脑袋捞了回去,而后蹲在床边低声道,“想什么呢?愁眉不展的?”

  他的嗓音似乎带着一种魔力,让萧跃无法抗拒。

  “本……本殿在想,如……如果是……是皇上害了我娘,本殿究……究竟应该怎么办!”萧跃趴在他手臂上,防线完全松懈下来,“万一,到时候他们打算赶尽杀绝的话,本殿恐怕只……只有死路一条。”

  说着,一双狐狸眼迷i离的看向清月,伸手拍拍他的脸,“到时候,你也要给本殿陪葬!”

  清月轻笑了一声,“我给你陪葬,你不高兴吗?”

  “不……不知道。”他眼皮耷拉着,眼看着是要撑不住了。

  清月打量着他,封存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

  八岁那年,他被人所害,奄奄一息。

  有个小男孩昂首挺胸的出现在他面前,小手指着对面殴打他的那些人,霸气侧漏的道,“你们!还不给本殿滚!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

  清月忽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将那醉酒的人放回枕头上,给他盖上被子,道,“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他们若敢动你,我就敢让他们万劫不复!”

  他起身来,来到桌边对着镜子坐下,缓缓转动了食指上面青色的戒指。

  当戒指上面那块暗红色的图案朝上的时候,镜子当中,他的瞳孔变成了海一般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