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第517章 审凶

第517章 审凶

 热门推荐:
  做完这一些,王伦也消耗了一些灵力,但并不怎么累,接着找派出所的这位副所长了解消息。

  毕竟,受害者这边是解决问题了,但行凶者却还没有落网。

  不过,派出所这边也还没查到有用的线索,只不过经过分析,认为行凶者还停留在附近,而且有可能继续犯案。

  “王先生,谢谢您帮忙,我们这边会全力追凶,一有最新消息,我会马上通知您和您女朋友。”副所长客客气气说道。

  今天多亏了王伦,救治好了八位受害少女,在凶手没落网之前,至少是让受害人家属不用担心家人的病情了。

  他们警方的工作,也因此轻松了许多。

  不料,王伦却摇摇头道:“麻烦能给我一张你们县的地图吗?”

  副所长一愣,脱口而出道:“王先生是要?”

  “我想去抓凶手。”王伦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副所长差点哑然失笑。抓这样的凶手,必须要经验丰富的刑警才行,现在他们派出所的民警都给县刑警大队的人打下手了,普通人如果参与进来,就算警方将掌握的全部信息提供给普通人,普通人也会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要从哪下手。

  抓凶手不是儿戏,如果只是搜查搜查,到处找找,这种方法,根本就不能称之为是抓捕。

  他看王伦很年轻,又懂医术,那不可能是退伍军人,应该是没掌握抓捕嫌犯的经验。

  不过他还是没有直接说不看好王伦抓凶手,而是婉转说道:“凶手不是普通人,据同行说,如果没有枪作为武器,恐怕两三个警员也打不过凶手。”

  王伦这下知道对方是不想自己去冒险,认为自己不合适。

  “好的,那如果有什么消息,通知我们就行。”王伦笑着道。

  “一定。”副所长答应下来。

  离开了医院,陈若兰不解地说道:“王伦,你应该不会听那位副所长的吧。”

  “嗯。”知道陈若兰了解自己,王伦也没隐瞒,直接承认了。

  随后,他跟和陈若兰一起来荷叶镇考察的人说了声,说陈若兰暂时不跟他们回步田县了,然后双方分开了。

  陈若兰看着同行离开,担忧道:“你说那个凶手不会朝他们下手吧。”

  王伦很肯定地摇头道:“绝不会。”

  “为什么这么肯定啊?”陈若兰好奇询问。

  危机已经解除,有王伦在身边,她不可能再发生危险,不需要担心自身,好奇心被勾起来后,就忍不住询问了。

  “凶手只会对女性下手,而且……得是处女。”王伦说出后半句话时,有些停顿。

  陈若兰知道王伦的意思,并不是口无遮拦,随随便便将“处女”二字挂在嘴边,她仔细想了想,随后点头道:“好像是这样子的啊。”

  包括她在内,目前九个遭受袭击的女孩子,都很年轻,大多数在十五岁以下。

  但她更加糊涂了:“可是凶手为什么单单找这类女孩下手?血液还分不同的吗?”

  “凶手抽取的,是元阴心血,每个人都有跟精气神有关的心头血,这种精血数量很少,最是不能损耗,基本上集中在心口附近,而元阴心血是其中的一个分类,我想凶手要得到这样的心头血,是想炼制丹药,或者用来修炼邪功。”

  王伦一五一十地道来。

  之前他单独跟派出所的副所长聊过,问清楚了受害女孩子都是处子之身,凶手显然是专门选取这种女孩,抽取元阴心血。

  “啊?竟然是这样!”陈若兰吃惊之余,表现得很愤怒。

  “这凶手也太歹毒了,这根本就是不顾受害女孩的生死!”

  因为照王伦所说,心头血跟精气神紧密相关,一次大量地失去心头血,人的精气神会严重受损,也难怪受害女生都昏迷不醒,极度虚弱,如果不是王伦出手相助,这些受害女生会大病一场,永远也别想真正复原。

  “嗯,凶手的手段很毒辣,不将他们抓住,还会有更多的受害者产生,再者,他们敢将你也列为下手目标,就冲这点,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王伦的话语中,带着怒火。

  “我跟你一起寻找。”陈若兰坚定说道。

  王伦点了点头。

  打开手机上的地图APP,王伦定位了自己的位置,查看起周边的主干道来。

  随后,王伦又找了当地人,询问哪条主干道人流量最密集,确定了之后,就开始用地图导航步行过去,来到了叫兰花街的主干街道上。

  陈若兰大感好奇:“现在警察找他们找的那么紧,他们还会在闹市区逗留吗?”

  她觉得,凶手这时候更应该是往偏僻的地方,例如郊外甚至是山里,进行躲藏。

  “凶手可能不止一个,警方也说了,凶手实力不弱,应该是练家子,这类人不会被眼下的局势吓到,何况,我觉得凶手急于完成任务,还会再次下手。”

  王伦说道,他是这样判断的。

  “要我当诱饵吗?”陈若兰问道。

  王伦觉得可以,安排好了后,两人分开开始行动。

  陈若兰背着上次在九龙仓大厦买的包,像单独逛街的女孩一样,边走边吃着冷饮,不时往街道两侧看看,还进了几家店。

  而王伦,则始终在陈若兰一百米之外。他不需要时时刻刻盯着陈若兰,只需要释放出神识,一百米之内有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神识的探查。

  陈若兰从第三家店走了出来,手里的冷饮吃完了,多了一样小饰品。

  这家店是家手工饰品店,陈若兰选好了其中一样饰品,也没回头警惕地去观察,而是继续朝前走。

  这时候,一辆挡风玻璃处摆着空车字样牌子的出租车,从后面驶了过来,车速不很快,车开得很稳,司机看起来就是在寻找顾客的样子。

  当经过陈若兰身边时,这辆出租车放慢了速度,以怠速慢慢前行,司机等车子超过陈若兰几米之后,突然一脚刹车,直接控制车子停了下来,随即车门打开,司机迅速跳下车,身手灵活的程度,根本不是普通中年男人能够达到的。

  跳下车,这名司机一言不发,伸手就朝陈若兰抓去,想要敲击陈若兰的后颈,使其晕厥过去。

  但当他的手就快要抓住陈若兰时,他眼前一花,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手就被铁钳般的大手死死抓住。

  司机连忙想用力甩脱,可整条手臂根本使不上力气,心中骇然,知道遇到真正的高手了。

  王伦没给司机多想的机会,手指轻轻在司机颈脖上一点,司机晕厥过去,王伦将人往出租车里一丢,自己坐上了驾驶座。

  陈若兰也坐到了车里,出租车掉头,驶离了繁华的街道,最后来到了一处完全没人的角落。

  王伦下车,打开了后备箱,果然看到了被塞住嘴巴昏迷了的真正司机。

  将真的司机放在通风的地方,王伦带着凶手到了旁边。

  弄醒了这名凶手,王伦冷冷看着他。

  “我问你答,否则……”

  王伦不再说话,而是脚在地面上随意一蹬。

  咔嚓。

  只见脚下坚硬的沙石地面,顷刻间裂开了一道蔓延四五米长的裂缝,裂缝足足有十厘米宽。

  凶手脸都白了。

  这一脚是什么威力,没有比亲见之后,感触更深的了。

  一脚下去,直接将地面踩出了裂缝,如果这一脚是踏在他的身上,他立即就会变成一团肉酱。

  “你朝处子之身的女孩下手,用针管抽取元阴心血,要做什么?”王伦冷冷发问。

  凶手一脸恐惧的表情,忍不住结结巴巴说道:“你……你怎么……怎么知道?”

  骇然之情,写在了他的脸上。

  他起初还打算不反抗,但也不打算说实话,但现在,一点侥幸的心理都没有了。

  对方竟然连他想抽取元阴心血的事都知道,他根本不清楚对方到底知道多少,没法搪塞或者说瞎话了。

  砰。

  回答他的,是王伦的一脚。

  咔嚓。

  凶手的小腿骨直接被踩碎。

  凶手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疼得汗珠立即从脸上冒出来。

  王伦冷笑道:“你好歹也是练家子了,这么怕痛?”

  凶手不敢多嘴。这会儿他知道刚才犯了一个错误,对方要求问什么答什么,他没回答对方的问题,如果再像刚才那样来一遍,他另外一条腿的小腿骨也会碎掉。

  “说吧。”王伦示意道。

  “是黑石王下的命令,具体要这元阴心血做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也是被逼着做这事,不做不行,黑石王会杀了我啊!”

  中年男人哭丧着脸,拼命说道。

  “办事的一共多少人?对多少受害女孩下手了?”王伦继续审问。

  “还有三个,加上我,一共四个人,我,我朝三个女孩下手了,另外三个我就不知道了。”

  王伦搜了搜对方的手机,让对方确认了另外三人的联系号码,又问清楚了另外三人的活动区域,随后打电话给了派出所的那位副所长。

  将情况说了一遍,王伦不打算出面,现在市里的特警都出动了,掌握了另外三个凶手的准确信息,抓捕起来的难度巨巨降低,不用他出手,警方也能抓到凶手。

  “说说那个黑石王。”王伦道。

  “他就是黑石王,一个王,横空出世,阳春市所有的地下力量都归他掌控,大侠,我真的只见到过黑石王一次,其他的我确实不知道了啊。”

  中年男人诚惶诚恐道。

  王伦看出对方确实知道的不多,应该只是奉命办事的,便说道:“黑石王住哪你该知道,带我们去。”

  凶手立即露出了害怕的表情,拼命摇头:“大侠,饶命啊,要是让黑石王知道我出卖了他,我,我死无葬身之地啊!”

  “由得了你选么?”王伦冷冷发问。

  凶手立即面如死灰。

  王伦将真的司机弄醒,但暂时借用了对方的车,朝凶手说道:“上车吧。”

  凶手拖着一条断腿,一瘸一拐地往车边走。

  陈若兰看了一下,别过头去,有些不敢看了。

  王伦对陈若兰说道:“若兰,不要觉得我下手毒辣,这种人受到这种教训就是活该,我们不会乱杀无辜,但也不能当圣母,该下死手的得下,该出手杀人得杀。”

  这也是他想让陈若兰早点明白并且接受的。毕竟,他们可以有善念,但也得掌握雷霆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