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农民 > 《超品农民》正文 第931章 离别之殇

《超品农民》正文 第931章 离别之殇

 热门推荐:
    古洪荒探身出来,不顾衣服上沾着的草屑,整个人非常兴奋,飞跑到王伦面前,竖起了大拇指。

    “服,王伦,我是真服了!”

    “战王牛逼,哈哈哈!”

    古洪荒像个上了岁数的社会人,就只差来一句“卧槽,牛逼”的标准用语了。

    今天他可是亲眼见到王伦怎么在林长道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下,还能够平安从容脱身的,眼见为实呐!

    王伦笑了笑,觉得这老头确实可爱,真性情,倒也没有觉得古洪荒此刻的举动跟身份有什么反差,笑着道:“古老宗主,先一道回去吧,我有所发现。”

    他还真不觉得能抗衡林长道,值得吹嘘。

    “好。”古洪荒听到王伦有所发现,便知道王伦看出了林长道的实力高低。

    两人一道回了印山村。

    印村花路的其中一截,那一百多米的路,被彻底毁坏了,路过的时候,王伦都有些心疼。

    要修好这短短的一段路,花的钱可能会接近一千万,这是无妄之灾啊。

    回了村里,有自己坐镇,不用担心林长道去而复返,王伦直接说道:“林长道并不是圣境强者,仍然处在筑基境的境界。”

    “你故意和他厮杀那么久,就是想等他放大招吧,当时www.shu23.cc有两次我差点没忍住跳出来。”

    古洪荒自始至终都在观察,当时就怀疑林长道非圣境强者。

    如今从王伦口中得到了证实,他笑着道:“至少,情况没有我们预估的那样糟糕。”

    如果林长道是圣境强者,今天王伦加上他,一起拼命,恐怕都换不回来一次活命的机会。

    “林长道的同伴,只可能也是这种修为,我们不妨就认为降临者只有两个人,这种最理想的情况下,我们联手,有不小的几率可以活下来。”王伦先说乐观的。

    古洪荒有些奇怪地看着王伦,犹豫了一下,还是依着直性子的脾气,开口道:“一打就跑路,也太他娘的憋屈了。”

    他先前是说情况没有预先估计的糟糕,但说到底,情况还是……很糟糕。

    王伦笑着说道:“我懂古老宗主的意思,活命只是最低标准,不会就此满足。”

    “就知道你有好胜心,不会只想着活命!”古洪荒满意说道。

    他不喜欢贪生怕死或者没有勇气的人。退一步说,如果王伦仅仅只是要活命,那他别想指望王伦会帮他查炎魔宗的下落。

    “王伦,你要我做什么,直接吩咐。”

    古洪荒快人快语。

    他将决定权交给了王伦。是因为他清楚,必须要以王伦为主。

    以他目前的修为,和王伦联手也给予不了王伦多少帮助,他对上林长道的话,不出几个回合就会被林长道压制,可能十几分钟内就会被杀死,正是知道这一点,他想看看自己在哪方面能够提供上帮助。

    王伦本来有一个想法,就是因为要考虑对方的感受,才没有说出来,现在古洪荒主动让他不必有所顾忌,正合了他的意思。

    “那古老宗主,我就不客气了。”王伦不想虚情假意。该怎么说就要说出来。

    “你说。”古洪荒满不在乎。

    只要能够提供帮助,为对付林长道等人出一些力气,他就觉得值。

    毕竟,现在想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唇亡齿寒,王伦一旦败北,林长道迟早会找到他,对他进行清-算。

    王伦开口道:“印山村的人我会立即迁移走,之后村子会成为一座空村,你我二人不必同时坐镇印山村,如果林长道和同伴一道来犯,我只能拖住其中一人,另外一人……”

    想直接说出来,王伦终究是有些不好意思,对方一把年纪了。

    古洪荒哈哈笑道:“我知道,以我的修为,另外一人能杀死我。”

    王伦点点头:“所以我想请你去非洲,美洲,大洋洲等等,随你选择,去了之后,用强势手段斩杀几名域外王境强者,夺走阵眼。”

    “目的呢?”古洪荒来了兴趣,很想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王伦也解释了:“林长道不是怀疑褚灵天被杀,和超级强者有关么,他锁定不了凶手,我们就给他炮制出一个嫌疑对象出来。”

    “让他分心?”古洪荒明白了。

    王伦点点头:“他认定能杀死褚灵天的人,要么是和他一个级别的,要么就是圣境强者,但他肯定已经将同伴的嫌疑排除了,否则,不会在临走前叫嚣下次必取我性命,他下次会和同伴联手来犯。”

    做出这种判断并不难。下次见面,林长道一定会将一道降临地球界的同伴拉过来的。

    “林长道对你也应该有所怀疑吧?”古洪荒问了一句。

    “基本上他不会怀疑是我,”王伦说道,“我已经展露出全部实力了,仍然弱于他,他认定凶手至少是和他一个级别的。”

    古洪荒忍不住问道:“你究竟用了什么方法杀死的褚灵天?”

    王伦杀褚灵天,竟然可以让林长道做出错误的判断。他只能推测,王伦一定是施展了某种手段,让褚灵天看起来像被超级强者轻轻松松击杀的。

    “具体细节我不方便说,总之就是褚灵天看起来是被圣境强者杀死的。”王伦笑着道。

    林长道能不被误导么。当时他可是拿出了万灵宝瓶,直接让褚灵天陷入了惊愕不能回过神来,他轻松就近距离刺伤了褚灵天,而林长道无法目睹到,注shu11.cc定会被他误导。

    “我知道怎么迷惑林长道了,这种事做起来不难。”古洪荒明白了王伦的意图后,也知道具体该怎么做了。

    王伦没有发表见解。古洪荒的阅历比他丰富,不需要他指手画脚。

    “那好,古老宗主办妥之后,可以来印山村找我,我不会离开这里。”

    王伦并不打算舍弃印山村,跑出去避难。

    这儿有龙头阵眼,他得守护住。顺带,也要守住印山村。

    这座村子凝聚了他的心血,好不容易发展到了现在的地步,被人称为是神仙居住的世外桃源,不想落入外人手上惨遭损毁。

    “多加小心,老夫去了!”

    古洪荒风风火火,打了声招呼,径直驾驭飞行法宝飞走了。

    他特意选择在山林间飞行穿梭。光这一个细节,王伦便清楚,古洪荒粗中有细,办事会很稳妥。

    “我也该行动了。”

    王伦飞掠出去,在原地留下残影,很快就回到了城堡中。

    “老妈,若兰呢?”王伦想直接找陈若兰。

    “我在这。”

    陈若兰听到声音,从隔壁房间快步走了出来,和王伦的父母一样,脸色都不怎么好。

    虽然被王伦“勒令”不准出去,更不准接近村口,但他们不是聋子,听到了外面轰隆隆的碰撞声,还有爆炸声,心知王伦和古洪荒遇到了强敌。

    现在王伦平安回来了,他们也无法惊喜起来,因为王伦自己的脸色就有些焦急,似乎有急事要办,看到这个后,叫他们如何能欣喜得起来。

    “我没事,林长道对付不了我。”王伦想让陈若兰宽心。

    “可是……”陈若兰仍然担心。

    “没有什么可是,”王伦捧着陈若兰的俏脸,柔声道:“我会好好的,不必为我担心。”

    之后,王伦郑重说道:“若兰,马上组织村里的人迁移吧。”

    陈若兰点了点头。这一天早就估计会到来,只是现在来了而已,要接受并不难。

    她已经通知过村里的每一个人了,给出了严格的迁移时间,务必让每个人都遵守。

    严格限定之下,就连携带什么东西都具体列出来了。为的,就是快速迁移,不耽误任何时间。

    王伦用手机编辑了一条特殊的短信,发到了方海量提供的号码,这号码二十四小时都会待机,接到短信后会立即通知方海量。

    “我去通shu21.cc知人集合。”陈若兰朝外面走去。

    “我送你。”王伦拉着陈若兰的手,经过父母身边的时候,朝二老点点头,“老爸老妈,得辛苦你们在外地住一阵了。”

    他抱着陈若兰飞掠到了村委大楼,随后,陈若兰通过广播,发出了紧急的集合命令。

    陈若兰自己也会跟着过去。她的父母陈一林和吴小梅则会留在邻镇的家中。

    “王伦,我们要在外地呆多久?”

    “还不知道,如果我能很快突破的话,回来的那一天就不远了。”王伦边说,边将陈若兰办公室里的必要东西放进背包中,帮忙打包。

    迁移之后,陈若兰将掌管所有的东西,财务上,人员调动上,对外保密上等等,重担将落在她的肩膀上,自然就需要携带不少的东西。

    “若兰,到了那边后,每天都记得要尝试催动神识,如果察觉到识海中有任何的异常,千万记住要立即联系我。”

    “你的识海中除了灰白虚无空间,还有万灵宝瓶的内部空间存在,后者对你没有暗害意图,如果灰白虚无空间有异动,它最起码会先保护住你,不会让若兰你骤然遭遇不幸。”

    王伦认真交代着他最为关心的一件事情。

    让陈若兰遭到攻击,识海被外物攻占,这是他感到极为抱歉的事,很过意不去。

    虽说当时他也没有办法,灰白虚无空间发难,他就算能控制万灵宝瓶,也无法阻止灰白虚无空间侵入陈若兰的识海中,但终归,事情是因为他而起。

    “嗯,我都记住了。”陈若兰点了点头,身体和王伦更靠近了一些,依依不舍。

    “你会来看我吗?”陈若兰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

    分别在即,才真真切切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想和王伦分开哪怕一秒钟。

    两地分隔,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相见,甚至,能不能再相见都无法保证。她有些哀伤,有些害怕,有些无奈,更多的,则是不舍。

    “会。”

    王伦抱着陈若兰,在陈若兰光洁的额头上蜻蜓点水一般,轻柔地吻了一下,“傻丫头,我当然会来看你,乖,到了那边,你要好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王伦很想抱着陈若兰不放开,很想在她的耳畔说温柔的话。但他清楚,时间耽误不得。

    二十分钟后。

    所有的人,都已经集中到了广场上。

    每个人需要携带的东西,都带在了身边。

    大家虽然也会有些不安,但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却没有什么恐惧的情绪在集体蔓延,只因为王伦还在,陈若兰还在,主心骨没有失去,他们不会害怕。

    王伦没作什么鼓励的演讲,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仅仅几分钟后,第一架直升飞机就盘旋着,从空中缓慢降落。

    示警阵法暂时封闭,这架从最近的基地飞过来的大直升机停稳后,舱门打开了。

    第一批人有序地排队进入机舱中。

    此后的两个小时,陆陆续续又有大型的双桨大直升机飞来,将人一批批接走。

    最后一批,陈若兰最后一个登上,舱门关上,王伦朝上面招手,目送着直升飞机离开。

    印山村除了他,空无一人了。四周陷入了绝对的沉寂,就连养的宠物,还有小狮虎兽等动物,都迁移了。

    王伦对于村里人的安危并不担心,有方海量和军方提供帮助,会顺利抵达所租住的酒店。之后,陈若兰在那边管理,也不会出问题。

    “现在,是我一个人守护印山村的时候了,没有后顾之忧,就怕你林长道不敢来!”

    王伦双眼炯炯有神,做好了再次迎战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