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全能网红 > 第两百零八章 被开除

第两百零八章 被开除

 热门推荐:
  周校长冷冷的看着李副校长,李副校长的所作所为,他心里都有数,“祝希旸是你安排进来的吧,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处理他?”

  “这件事,希旸做得的确不对,先让他停职,留校察看一段时间,等风波过了,再详细讨论如何处罚他,”李副校长说得冠冕堂皇。

  一些早就看李副校长不顺眼的其他领导在心里冷笑,李副校长的意思无非是先让祝希旸避避风头,过几个月大家都记不得这件事了,他还能继续当老师,相当于没有任何处罚。

  如此偏袒,实在太过分!

  其他领导看不下去了。

  “我认为应当直接开除祝希旸,”另一位副校长直言不讳,“祝希旸在学校和女学生关系不当,作风败坏,还利用手里的一丁点权力,威胁学生,严重损害了学校名誉,他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品格当教师,如果我们放任这种人在学校里继续作威作福,将来还有优秀的学生愿意报考我们学校吗?”

  “没错,为了学校名声,为了平息这场风波,祝希旸一定要开除!还有那个叫王妮娜的学生一并开除,”又一位副校长附和道。

  周校长点点头,对教务处主任说道,“你马上下发通知,开除钢琴系教师祝希旸,开除钢琴系学生王妮娜。”

  教务处主任有一丝犹豫的看了李副校长一眼,才点头说好。

  没有一个人站在自己这一边,李副校长脸色很难看,他狡猾的眼睛一转,

  “这个叫刘嫚的学生,也应当开除!刘嫚就是个刺头,是个隐患啊,她处理问题的方式太激进,有什么诉求,有什么不满,可以跟我们谈,系主任不理,没关系,她可以直接找我,或者找其他副校长,甚至找周校长谈都可以,为什么一定要把事情发到网络上去,她只顾自己的感受,根本不考虑自己的行为会带给学校什么后果,这样的学生,以后谁还敢教?一言不合就把你曝光到网上,让成千上万的人骂你。”

  周校长其实心里也有一些这方面的想法,身为学校领导,最讨厌刘嫚这种“胡闹型”的学生,也许这次的事件解决了,她会消停,但刘嫚就像一个隐形炸弹,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谁又会触及到她的敏感点,她一气之下,又会发什么样的内容给网友看。

  这样的学生,好可怕呀。

  “我看过她的成绩单,除开室内乐重奏这门课,她的成绩也不算多好,她之所以会出名,就是因为同时用古琴和钢琴演奏《梁祝》,投了一个巧,”李副校长见周校长有所触动,继续说道,

  “半个月前,我亲自去观看了我们学校这一届民乐系的优秀毕业生沈墨臻的毕业独奏会,刘嫚恰好是沈墨臻邀请的一个嘉宾,和她一起同台表演,真是没有对比,没有伤害,在沈墨臻高超的古筝技艺衬托下,演奏古琴的刘嫚,像一个小丑,声音都是忽大忽小的,乱七八糟,仿佛在故意扰乱沈墨臻的表演,让人难以理解,她的《梁祝》到底是怎么弹出来的。”

  “我也看了那场演出,”另一位副校长说,“刘嫚当时的表演的确很令我失望。”

  “我怀疑,她只会用古琴弹《梁祝》这一首曲子,估计是练了很久很多遍,所以能迷惑观众的耳朵,一旦换成其他曲目,她就露怯了。”

  学校里的分管行政工作的校长,大部分是从别的学校调过来的,并不是音乐专业出身,他们不懂音乐,更不懂古琴,他们和普通人一样,觉得曲子好听,演奏者就是水平高,不好听,就是不高。

  而在座的专业教授们,都是钢琴系的,不懂民乐方面的技艺,他们也没有人去看过沈墨臻那场演奏会,不知道现场情况,无法提供建议。

  “况且刘嫚本身的钢琴天赋就摆在那里,不是说努力就能改变现状的,众位钢琴系的教授也知道她的水平,这种差生,再加上她如此激进的做法,如果不开除她以儆效尤,以后其他学生是不是一旦遇到类似的事情,也可以效仿她在网上胡说一通了,把学校放在风口浪尖上?如此一来,置我们学校的纪律于何地?因此,我认为开除刘嫚不仅不可惜,而且还是必须执行的!”李副校长毕竟是领导,大道理说起来一套一套的,理由十分具有说服力。

  周校长略微思索了片刻,对钢琴系主任说,“开除通知上,再加上一个刘嫚吧。”

  很快,首都音乐学院官方蓝v微博,发布了一条信息,“为严肃校规校纪,经校领导研究决定,决定给予祝希旸同志解除劳动合同处分,给予王妮娜同学、刘嫚同学开除学籍处分,望其余各位教师和同学引以为戒。特此通知。”

  此条微博一经发出,轰动了整个首都高校圈。

  刘嫚一觉醒来,就知道自己被开除了。饶是她已有心理准备,也被这则微博震得脑壳发蒙。

  祝希旸和王妮娜被开除,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处分会和他们同时到来,还来的这么快,更没有想到学校方面这么绝情。

  张佩敲门进来叫女儿吃早餐,就看到她盯着手机出神,两只猫围在她身边,饿得嗷嗷叫,她也像是没感觉到似的。

  “嫚嫚,”

  张佩的叫唤,叫醒了刘嫚。她看着自己的母亲,心里有一丝愧疚,她让她失望了。

  “妈妈,我被学校开除了。”

  张佩大惊,这对于她来说,无异于噩耗,她手紧紧扣除门框,让自己保持冷静,她想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不是说劝退吗?怎么变成了开除?”

  刘嫚把自己和祝希旸单独见面的内容告诉了张佩。

  张佩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当时怎么不跟我讲,”她惊怒不定。

  “我怕您当时会气到去找祝希旸拼命。”

  “我的确会找他拼命,”张佩满眼的怒火,“我的宝贝女儿,岂容得了这种恶心流氓玷污,60分就60分,开除就开除,我们还怕了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