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全能网红 > 第六十七章 第三幕

第六十七章 第三幕

 热门推荐:
  今天要拍刘嫚的第三幕戏。

  这幕戏的前半部分就是刘嫚试镜的时候,与杨华月的对手戏。虽然已经和杨华月一起热身过,但刘嫚的压力依然不小,因为这幕戏的后半部分,她要与两位长辈对戏。

  开拍前,叶子安对刘嫚和杨华月说,“就按照你们在星河大厦时的状态那样演,当时刘嫚自己加了一句台词,我觉得不错,已经让编剧加进剧本。”

  刘嫚和杨华月此刻都换上了蓝白相间的高中校服,两个人都是高挑瘦削的身形,穿着宽大校服,校服大到遮住屁股,显得空荡荡的,看不出身材,却很有型,有种嘻哈的味道。

  造型师给刘嫚扎了一个高马尾,在她脸蛋上铺了一层淡淡的粉色腮红,没有化眼妆,显得格外稚气而纯真,和十七岁高中生没有区别。

  杨华月之前是挑染过头发的,灰黄色,她进入剧组后,就染回了黑色,她还烫过头发,是大卷,她本来要拉直的,叶子安却说这样更好,剧本中的纪安虽然年纪比姐姐纪宁小,但打扮比纪宁成熟。

  杨华月披散着头发,脸上有淡妆,桃红色的眼影化得很突出,还涂了唇彩,纪安就是这样的造型,不爱学习,就爱梳妆打扮,是高一年级的吊车尾。

  第三幕戏发生在顾清和纪安的家中。

  此时,他们家可不是十年后,严夏岚看到的高档别墅,而是在一栋破旧狭窄的筒子楼里,也不知道道具师上哪儿找到的这个房子——实在是破的可以。

  房子在三楼,刘嫚和杨华月上楼时,都是垫着脚走的,水泥楼梯坑坑洼洼,低洼的地方还有水,墙壁脏得发黑,斑驳掉皮,到处都贴着小广告,楼梯里放着各种垃圾和废旧家具,空气里弥漫着难闻的霉腐味道。

  这个地方早年原本是某个单位职工宿舍,现在住的全是租户,为了拍戏,剧组提前清场,给租客们足够的钱,请他们暂时在外面住宾馆。

  道具师把三楼这个房间好好布置了一遍,就是十几年普通城市贫困家庭的装修和陈设,房子一共两个房间和一个很小的客厅,一间是纪宁纪安的父亲纪立国和顾清的母亲顾娟的房间,还有一间是纪安的房间,纪宁来了之后,两姐妹就挤一挤,纪立国在小客厅里支起了一张床,是给顾清睡的。

  家中都是一些陈旧的电器和掉胳臂瘸腿的家具,连床单都破破烂烂的,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魔都高级实验中学的学生们恐怕想不到他们学校的风云人物顾清,家中竟是这种情况吧,顾清是一个多么阳光的美少年呀,学习好又擅长体育,经常打篮球,拥有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又爱笑,笑起来还有萌萌的酒窝,总是让班上的小姑娘心里怦怦直跳。

  他的人缘比段南风好多了。

  结果背地里却是这样的,他甚至连自己的房间都没有,难怪他除了学习和篮球,没有其他拿得出的特长,因为培养特长要钱呀,不像段南风这个白嫩的贵公子会弹钢琴,还能在假期里随便出国旅游,顾清没有这样的资本。

  更荒谬的是,纪立国和顾娟二婚的时候,顾清2岁,纪安0岁,当年顾娟带着2岁的顾清搬到这个房子里,让顾清和纪安睡在一个房间里,一场床上。

  这一睡,就是2年。

  直到顾清4岁了,两个长辈才察觉不妥,让顾清睡在客厅,房间让给妹妹。2年的朝夕相处,连睡觉都在一起,进入青春懵懂期的纪安自然而然对顾清特别依赖,她的世界都是围着顾清转的,渐渐产生了超乎亲情的不论之爱,以及强烈的占有欲。

  结果这个时候,姐姐纪宁从美国回来了,优秀的纪宁吸引了顾清,与顾清相互喜欢,纪安又亲眼见到顾清和段南风为了纪宁打架,她内心的妒忌与危机感根本无法平复。

  “姐姐,你成绩好,长得好,钢琴弹得好,你这么优秀,你什么都不缺,你把哥哥让我给我好不好?”纪安直勾勾的盯着纪宁,面露哀怨,还有淡淡的,难以察觉的恨意。

  “顾清是一个人,不是物品,他有自己的思想,不是我能左右的,”纪宁皱眉,她看纪安,仿佛在看一个胡闹的小孩子。

  纪安冷笑,“呵,你说什么,他都听,他在你面前就像一条狗。”

  “胡说八道,”纪宁呵斥道。

  纪安的眼睛发红,瞪着纪宁,愤恨,妒忌,充斥着她的内容,让她的眼睛红的可怕,如同恶兽一般。

  “别装了,我知道你根本看不起我们,看不起爸爸,也看不起我,是啊,那个女人带你去美国过富人的日子,把你养成了大家小姐,跟你比起来,我就是贫民窟的孩子,我不明白,一个女人怎么能偏心到这个地步,难道我不是她的女儿吗?哈哈,老天有眼,让她死了,死得活该。”

  “放肆,你真是狂妄无礼,目无尊长,无法无天了,”好脾气的纪宁也愤怒,语气中有身为长姐的严厉,也有对纪安的极度失望。

  纪安却依然倔强的站在原地,死死的瞪着纪宁不放,对纪宁的话无动于衷。

  “妈妈生养我们,受尽辛苦,你明知父母当年离婚的缘由,她也是身不由己,你不体谅她也罢了,有什么立场去怪罪她,你更应该怪罪爸爸,是他逼得妈妈在你和我之中选择一个,是他不准她把我们两个都带走,你苦难的日子都是他带给你的。”

  纪宁太愤怒了,脸气的通红,声音越来越。

  这时,纪安的目光忽的跳到纪宁身后,露出一丝怪异的笑,

  “爸爸,你怎么在这里?”

  纪宁惊的回头,就看见父亲纪立国冷着一张脸,站在她身后,纪立国本身就是冗长脸,此时面无表情的耷拉下来,看起来阴森森的,有些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