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杀人

第二百九十五章 杀人

 热门推荐:
  回家,甘奇考教了一番小针针的课业,算是比较满意。

  甘奇却真让未来的皇帝小针针随着周侗打起了拳。这件事情,连周侗自己都没有想到,王府家的孩子,竟然学打拳。

  周侗还有些不敢教,与甘奇说道:“大哥,真让我教他打拳吗?到时候若是王府的人知晓了,怕是说不过去啊?免不得兴师问罪一番,那就不好了。”

  甘奇美其名曰:“此乃强身健体之道,愿他身体强壮,活个七八十岁。”

  “哦。”这个理由,好似还能说得过去,就怕甘奇说出什么练武杀敌的话语,那到时候就真说不过去了,赵家男儿,哪里有练武杀敌这一说?武夫之道,终究是下乘,甚至会被人笑话。哪怕练一练蹴鞠踢毽子,也比练武好。

  但是周侗不知,甘奇还真是这么想的,一个皇帝,真当成仁宗赵祯这样,当成个菩萨心肠,真就不是好皇帝了。

  练武杀敌,有什么不好?

  皇帝勇武,比什么都好重要。

  当然,穷兵黩武也不好,所以还得读书,不能真成了个甘霸那样的武夫。

  小针针欢天喜地练起了武,对于孩童来说,练武比读书有趣得多。

  安排好小针针,甘奇又出门去了,赶着最后一班城门入城。

  时间很久了,许多人兴许把一些事情给忘记了。

  但是甘奇可没有忘记。

  今夜,甘奇要做一件事情。

  谋定而后动,这是甘奇一贯的行事准则。

  汴梁城,依旧繁华,花天酒地的人,在灯火通明的楼宇里享受着生活的美好。

  这座巨大的汴梁城,其实就是一座服务型的城市,所有人都在服务别人,也享受着别人的服务。金字塔尖的人,掌控着整座城市的资源,然后层层而下,养活着一百多万人口。

  夜半三更,酒宴散去,该回家的人,都走在回家的路上。

  有人醉倒街边,有人步履蹒跚。

  有步行而回的,有车架伺候的。

  还有楼宇里女子的挽留之声,依依不舍。

  一辆劣马车架,赶车的老汉打着哈欠,车架左右还有两个小厮,忍着困意,快步跟随。月亮都快要落下去了,天亮也不远了,三个下人为了等车内的主人,一夜未眠。

  车内的主人,此时却早已酒意上头,鼾声大作。

  老汉赶着车架,为了尽快赶回家,熟练驱赶的马匹,在大街小巷里不断穿梭。

  这车里的主人,似乎早已忘记自己还与人有一场深仇大恨。

  可能是时间太久了,过了年余,当初那一点点忌惮之心,此时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

  兴许他也从来没有认为一个书生,能在这汴梁城里拿他如何。

  小巷之内,马匹轻轻叫了一声,几个黑影闪过,几声闷响。

  车架止住了,马匹左顾右盼也不往前了。

  赶车的老汉昏倒在车架之上,两个随行的小厮也昏倒在一旁。

  车内的主人被人搬出来的时候,依旧还是鼾声如雷。

  小巷里出现了另外一辆车,载着酒醉酣睡之人继续走。

  车架一直在走,不得多久,天就亮了,车架在守城兵丁惺忪睡眼之下,出城扬长而去。

  直到车厢之内的人再次被人搬动的时候,他才惊醒过来,左右看来看去,然后大惊失色,因为他发现自己被一圈一圈的绳索紧紧绑缚,还被人重重扔在了地上,身边四五个人,没有一个是他认识的。

  他连忙大喊:“旺福,仁贵,快过来,快过来。”

  一个肥胖的汉子冲着他咧嘴一笑:“文公子,不用喊了,你被老子掳来了,这里可喊不应人。”

  “你可知晓我是谁吗?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掳了我,我可是宰相之子!”

  肥胖大汉依旧在笑:“你是文德彰,老子岂能不知你是宰相之子?掳的就是你,不过你老爹如今可不是宰相了。”

  原道半夜在车内被掳出城的,竟然是文德彰,那这肥胖的汉子自然就是甘霸了,做这事情的人也就是甘奇了。

  被绑缚在地的文德彰,左右看了几圈,左右几个大汉,也不蒙面,此地乃是一个凹地,左右皆是土丘,见这几人知道自己是谁,神情稍微定了定,问道:“要多少钱?只管开价!”

  甘霸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坑,说道:“文公子且看,刚挖好的,你选一选,是死了再埋,还是活着直接埋进去?”

  文德彰此时才发现不远处真有一个刚挖好的大坑,连忙激动道:“好汉饶命,求财而已,何必如此?我家有的是钱,要多少都行。”

  甘霸的笑脸,一直在保持,口中说道:“你若不选,那就直接埋进去了。”

  甘霸是个恶人,恶贯满盈,行事作风,皆是一个恶人。

  “好汉好汉,何愁何怨啊?”文德彰在地上连连蠕动,口中哭腔而出。甘霸的脸,实在太凶恶了一些。

  “仇怨很深,你想杀人,自然有人想要杀你,天经地义。”甘霸说完此语,还是在笑,笑得格外瘆人,回头又道:“拿根绳子来,这厮不选,老子替他选了,如此也保险一些。”

  一个汉子递上了一个绳索,甘霸慢慢套在了文德彰的脖颈之上。

  “是甘奇,是甘奇,定是甘奇!”文德彰终于反应过来了,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了,几乎都快忘记了。反应过来的文德彰又连忙大喊:“甘奇出了多少钱,我文德彰出双倍,出五倍,出十倍,各位好汉,只要你们开价,多少钱都可以,但求饶我一命,饶我一命啊!”

  甘霸却是不答这话语,手中的绳索一紧,开口说道:“老子叫甘霸,到得黄泉,你也做个明白鬼,也叫阎王爷知晓,老子甘霸杀你可不是滥杀无辜。”

  此时,恶人甘霸脸上的笑,终于没有了。

  汴梁城内,开封府的鼓声此时方才响起,开封知府欧阳修,上任才几天?就碰上了这般大案,文彦博的儿子被人绑架了。

  衙差四处而出,搜天刮地去找。

  文彦博亲自去开封府报案,与欧阳修百般嘱咐,回到家中,也在等着绑匪送票书来,等得焦头烂额。

  要当大儒的甘奇,此时在书房之内,又长长叹了一口气,读的正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此时,李定正在门口,大礼拜见,周侗进来通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