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天命娇妻 > 第2326章 哀默

第2326章 哀默

 热门推荐:
    苏嫣然帮助秦可卿和小艾快速将陈远送到了天龙八部浮屠里面。轩正浩也第一时间救治陈远。陈远的问题并不大,加上大本源术保护脑域,只需要静心修养一段时间皆可。

    陈远在两个时辰后就醒了过来,轩正浩给了他足够的凝雪丹服用。那凝雪丹对于疗伤来说,乃是圣品。

    苏嫣然已经离去了。

    陈远正漂浮在天龙八部浮屠的星空之中。

    轩正浩一招手,便将陈远抓到了那一元之桥上面。秦可卿和小艾也就在轩正浩的身边站着。

    “干爸!”小艾看到陈远没事,不由喜极而泣。

    陈远向小艾暖心的一笑,说道:“我没事,小丫头。”他同时也向秦可卿点点头,如此之后,便又立刻向轩正浩抱拳作揖,道:“多谢皇上!”

    轩正浩摆摆手,微微一笑,说道:“用不着谢我,朕就算是不救你,你自己也能恢复过来。”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那还是要谢的,我来到大康,就不再惧怕任何人的追杀。这是因为大康皇城里有您的存在。若是跑去别处,我连昏过去的权利都没有。”

    “你这次的情况,我听秦姑娘说了。”轩正浩说道:“没想到中央世界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陈远也是一叹,道:“这杀劫越演越烈,每一个世界的变化都是天翻地覆。死的人也会越来越多,我这次在中央世界杀戮也是不少,死在我手中的高手……要知道这些高手,放在以前,每一个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可现在……嗯,都是大白菜了。”

    轩正浩淡淡笑道:“你也不用太多伤感,地球会有暴风雨来临。在这来临之前,就要让大家先经历风霜。不然的话,暴风雨一来,谁来守护地球?如今的风霜会将一些杂草摧残,但能够活下来的,如你我这般,必定能够为地球扛起大梁。”

    轩正浩随后又说道:“我们必须守护地球,因为,这里是我们的家,有我们的家人,不是吗?”

    陈远点头,说道:“没错,这是我们不可逃避的。”

    这些话如今说来并不是套话。

    因为形势就是如此的危急了,仅仅陈远所知道的灵尊就已经是最大的一个威胁了。还不说仙界之中那些仙人们的想法。

    天地杀劫,是一场自救。

    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一场时代的大浪潮。会淘汰很多的人,但也会成就一批人。

    陈远随后就表示要先走了,他着急着回大千世界。毕竟已经带小艾出来快一天了。他怕傅青竹会担心。

    只是,走之前,他还有话要和秦可卿说。

    轩正浩也很识趣,就带着小艾先退了下去。

    在一元之桥上面,陈远问秦可卿:“以后有什么打算?”

    秦可卿眼神复杂,她忽然说道:“你认为,唐寅真的死了吗?”

    陈远说道:“我认为他还没死。”

    秦可卿点头,说道:“没错,我也觉得他还没死。这个人不彻底除掉,必定还会生出更大的祸患来。”

    陈远说道:“只是要再寻到他却是不容易了。不过,我也不惧于他。我的对手很多,他不是最厉害的。我杀不光所有的对手,敌人。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加强大。我相信,唐寅不会再敢轻易朝我出手。”

    秦可卿眼中闪过恨意,说道:“他杀死了我师父,我的诸多师兄妹,也全部被他杀了。这个仇,我非报不可!”

    陈远叹息一声,说道:“我理解你的痛苦,你要报仇,我会帮你。”

    “不用,我要依靠自己来报仇。”秦可卿说道。

    陈远欲言又止,他觉得,以秦可卿的本事,这辈子都不太有可能报仇。但是他不好打击秦可卿的积极性。

    “你觉得我没办法报仇?”秦可卿问。

    陈远说道:“好吧,我承认,我的确觉得你没这个可能。我和唐寅交过手,他的力量我很清楚。除非你有大机遇,那就另当别论。”

    秦可卿说道:“大不了就是一死了,我所有的亲人都已经不在了。我现在无所畏惧!”她的话语种有种难以掩饰的哀伤和痛苦。

    陈远这一瞬明白了秦可卿。

    秦可卿之所以种下元神炸弹,那是她的不甘心。她觉得三界之中,还有人可能救她。

    那就是他陈远。

    秦可卿不甘心就死,是因为她想要报仇。是仇恨支撑着她……

    秦可卿是不惧死亡的。准备的说,虽然惧怕死亡,但也不会为了求生而跪地求饶。

    有的人,有底线和下限。

    有的人,没有底线和下限。

    有底线的人,做不出太无耻的事情。比如秦可卿,沈峰,陈远,秦林这些,他们为了自己的生死,断不会向人摇尾乞怜。

    当然,如果是亲人在其他人手上则会有例外。

    而如御天真一,还有一些大能者,已经开始淡漠了情感,将自身的生命当做第一时,他们为了这生命,就会做出许多无耻无下限的丑态来。

    这是本质上的区别。

    如多瑙星球的御天真一,他的法力越高,情感淡漠之后,就算是自己的儿子,老子的生死,他也认为不过如此。明白了宇宙枯荣,就明白了自身的本质。明白了这个本质,就觉得外界感情都是虚妄,只有自身存活才是唯一的真实。

    正所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但……反过来说……凡是虚妄,皆有所相啊!

    陈远面对秦可卿的哀莫大于心死,他想了想,说道:“你还有我这个朋友。”

    “我知道,我八妹和唐文青是死有余辜了。”秦可卿忽然说道。

    陈远微微一怔。尽管秦可卿这句话很突兀,但陈远还是感到高兴。他又忍不住问:“为什么突然会这么觉得了?”

    “上次,乔凝去找过我,她给了我不少丹药,也说了很多。”秦可卿说道:“是你让她来找我的,对不对?”

    陈远点头,说道:“没错!”

    秦可卿说道:“其实,她不说,我也已经相信你了。”

    “是吗?”陈远说道。

    秦可卿说道:“从开始,我就明白你是怎样的人。只是,当时我无法接受八妹的死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