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天命娇妻 > 第2140章 量子武器

第2140章 量子武器

 热门推荐:
    华夏人需要房子,因为,这和树一样,需要根。陈一诺需要的不是房子,而是根。当她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世,于是,脑海里的迷雾便没有了。她知道了自己的父母,并且知道父母对她的爱不必其他任何父母要少。

    这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

    因此,眼下即便有那么多的困境,但她却依然能坚强内心。

    陈一诺回到了别墅里,高晋一直在门口等待。

    就像是苦海中的唯一温暖,高晋让陈一诺感到内心欣慰。

    “小师妹,你回来啦?”高晋迎了上来。

    庭院里有灯光,这里的一切都显得温馨。至少,陈一诺是这么觉得的。

    “蠢小子!”陈一诺微微一笑,喊道。

    “我是你师兄,你老搞得我像是你老弟一样!”高晋不满的说道。

    陈一诺一笑,说道:“谁让你这么蠢,每次需要我照顾。”

    高晋其实很享受陈一诺的这种照顾。

    陈一诺接着说道:“对了,我要跟你说个事。”

    高晋说道:“哦,什么事情?”

    陈一诺正色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不再叫什么苏见雪。我的名字叫陈一诺。你也不要喊我小师妹了。”

    “那我喊你什么?”高晋忍不住问。

    陈一诺歪着头想了下,然后说道:“叫我一诺姐姐吧!”

    “滚!”高晋立刻说道。

    陈一诺哈哈一笑。

    高晋接着又小声说道:“客厅里面,他们一直在等你。”

    “他们?谁?”陈一诺微微奇怪。

    高晋说道:“雷凌,善忍,还有邪神克瑞斯。”

    陈一诺点头,说道:“好!”

    高晋说道:“小师……小妹,现在陈远……不对,现在叔叔不在了,他们这些人,只怕不那么好应付了。”

    陈一诺说道:“我心里有数!”

    随后,陈一诺就和高晋进了客厅。

    客厅里面,雷凌,善忍和尚,还有邪神克瑞斯分三个方位,各自盘膝而坐。客厅里只开了昏暗的一盏小灯。

    这里面出奇的安静,但安静之中却又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陈一诺和高晋进来后,陈一诺先找了个沙发坐下。然后说道:“三位前辈在此等候,有劳了。但不知道,三位有什么话想要质问晚辈?”

    这三人便都睁开了眼睛。

    雷凌首先说道:“小侄女……”他微微一笑,说道:“你不要误会,我和善忍老友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是关心你的父亲生死,如今,他下落不明。而且,我们接到了教廷那边发来的一些讯息。讯息中显示,你父亲已经遭遇了不测。所以,我想问问你,你父亲到底如何了?”

    陈一诺不由一凛,暗道:“教廷出手还真够快的。”她随后冷冷一笑,说道:“是不是,只要我说我父亲已经死了。然后三位要么离我而去,要么对我出手呢?”

    善忍和尚立刻说道:“陈远小友于我等有指点之恩惠,你是小友的后人。贫僧即便离去,也不容他人欺辱小侄女你。”

    陈一诺淡淡一笑,说道:“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我父亲死还没死,回还是不回,我不知道。只不过,当年我父亲就曾经死过一次。墓碑还在陵园里面,谁能担保,他不会还回来?我不能担保,你们能担保吗?如今,如果你们离开,教廷出手。我不知道我因此而被教廷所害,我父亲回来之后,是否会迁怒各位?好像他对林家的手段,也足够残忍的。”

    她这话说出来后,邪神克瑞斯愣了一愣。“什么情况?我怎么不知道?”

    雷凌和善忍和尚相视了一眼。随后,这两人就有了主意。雷凌微微一笑,说道:“克瑞斯,难道你不知道吗?当年虫皇何等风光,手下高手如云,无处不是他们的渗透。后来,是陈远小友将其击杀。当时消息很是轰动,不过对外封锁了。但是有心人士还是查到,那一日,虫皇与陈远决斗,之后,两人双双死亡。说是死亡,但虫皇旧部的人一直都觉得陈远可能会卷土重来。如今,陈远小友便是回来了。陈远小友既然能回来一次,又怎知他不会继续回来呢?”

    克瑞斯眼中闪过浓浓的失望之色。

    他突然又嘿嘿一笑,说道:“老子可没多说什么,困了,要去睡觉了。”

    陈一诺则说道:“克瑞斯,麻烦你等等!”

    克瑞斯对陈一诺有些不耐烦,但他还是耐住了性子,道:“你还有事?”

    陈一诺说道:“教廷很快就会出手,他们的渗透非常快。我有事情需要你做……但我知道,你这人桀骜不驯。我想必是无法让你服从了。”

    克瑞斯冷冷说道:“到底,你想说什么?”

    陈一诺说道:“我今年二十岁!”

    “嗯?”克瑞斯说道。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陈一诺说道:“我父亲,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但我觉得他能回来,听说他对你很严厉。这大概是你为什么这么不待见我的原因。如果,他回来后,知道你对我很好,想必他会改变一些印象。而且,我也会对你的印象很好。而且,即便我父亲不回来,我认为,他日我超过你,也是早晚的。所以,我觉得你有两条路走。第一条,你赌我父亲不会回来,趁我未成长起来之前,将我杀死。第二条,听我的话,服从我。至少,现阶段要服从。又不服从,又不反抗,犹如墙头草,那并不是聪明的举动。”

    克瑞斯深深的看了陈一诺一眼,然后说道:“我心里有数,不用你提醒。”

    随后,他转身离去。

    陈一诺接着也就面向雷凌和善忍和尚,说道:“两位前辈乃是高风亮节,晚辈很是敬重。于情于理于义,接下来的三个月,我希望两位前辈能够鼎力相助。他日,我父亲若是不能报达,我陈一诺也必回以厚报!”

    雷凌当下就说道:“小侄女,你不必多说,我们自然是要帮你的。”

    “多谢了!”陈一诺说道。

    如此之后,陈一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她和高晋分别,高晋也回房休息了。

    在房间里,陈一诺开始看照片。

    有许多的照片,有她一岁的,两岁的。从一岁到七岁,上面的女娃娃生活犹如公主一般。家人的爱护,似乎要从照片里溢出来。

    她一直觉得,这些照片里的一切,都是其他人的故事。跟她没有关系,可现在,她知道了,一切原来都是真的。

    她看到了外公,外婆,也看到了祖爷爷司徒炎等等!

    她看到了军神,看到了爷爷奶奶,她看到了很多……

    陈一诺躺在床上,尽管天气很热,她还是将自己蒙在了被子里面。

    “无论你做了什么,无论你将来发现了什么,那都不要紧。爸爸一切都是知道的,也不会怪你。你更不可以恨你自己,你好好的活下去,快乐下去,那爸爸……死而无憾。若遇到生死危险,拆开锦囊!”

    她的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爸爸临死前说的这段话。

    这段话,是她如今可以活下来的勇气。

    “爸爸,我一定会开心,快乐,勇敢的活下去。”

    “爸爸,对不起,我错的,我真的错了……”

    “爸爸,对不起,对不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终于睡着。

    她起床之后,却又是冷酷,镇静。她的软弱,痛苦,却是从不肯在他人面前表露出半分来。

    沈墨浓那边也就*过来。

    陈一诺带着雷凌还有善忍和尚以及高晋一起上车。

    邪神克瑞斯出来,有些懵,道:“去那里?”

    陈一诺人在车上,她向克瑞斯微微一笑,说道:“克瑞斯叔叔,你考虑得怎么样?”

    克瑞斯微微一愣,说道:“考虑什么?”

    陈一诺笑笑,道:“要么,你留下来,听从我的。要么,你向我们出手,或则离去。您是盖世英雄,首鼠两端,犹豫不定,那不是您的风格。”

    克瑞斯沉默一瞬,然后说道:“我留下来。”

    陈一诺呵呵一笑,道:“痛快!”她顿了顿,道:“那好,您先在此处待着,之后,我会有任务给您。”

    克瑞斯说道:“好!”

    随后,沈墨浓*。众人离去!

    沈墨浓开着车,心中却是思绪万千。

    她原本觉得,陈远这次出事所带来的麻烦是无比巨大的。一直以来,她这边的强大都基于陈远的个人实力。陈远一去,顿时千头万绪,似乎马上都要崩盘。但她没想到,一夜之间,陈一诺居然将这一切弄得井井有条。便是桀骜不驯的克瑞斯,也似乎臣服了。

    沈墨浓对陈一诺刮目相看。

    “虎父无犬女!”沈墨浓不由苦笑:“陈远啊陈远,我比你是比不过了。没想到,我连你女儿也比不过。看来,这一辈子,我都要活在你的阴影之下了。”

    沈墨浓是带众人去参观量子武器,两个小时后,秘密基地到达。

    沈墨浓带路,在她的安排下,众人终于见到了孙毅博士。

    沈墨浓向孙毅博士介绍了陈一诺的身份。孙毅惊艳于陈一诺的美貌和年轻,同时好奇的问道:“兵神为什么没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