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医妃嫁到请接驾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礼貌,要记住别人的名字

第一百五十八章 礼貌,要记住别人的名字

 热门推荐:
    皇上眼中满是笑意,兴致十分高昂的样子。似乎他今天很好说话,别人请求什么,他都会恩准。 恩准完了之后,才看向龙凌煦,“不知凌王可同意?” 皇上虽为一国之君,但是权利还没大到能决定亲王妃的事情。特别是凌亲王的王妃。 他自个儿虽然不反对,但是还得问一问凌王的意思。至于凌王妃自己是何想法,没人会管她。 但不等龙凌煦开口,素月立即说道:“素月知道,凌王妃身份高贵想必是不会在意彩头的,但是今天咱们不为彩头,就为喜庆。” “今天不但是天启的皇帝陛下招待我等他国来使的日子,更是皇上的寿辰,凌王妃就当是为皇上祝寿,如何?” 不如何!苏婠央抬头淡淡看了素月一眼,明知别人是故意挑衅,她的心情可美丽不起来。 见苏婠央和凌王都不说话,素月又继续道:“凌王妃莫非不愿意吗?方才素月瞧见凌王妃的姐姐十分了得,想必凌王妃也不会逊色的,就不要在意身份这些俗事,也让大家饱饱眼福嘛。” 凌王那满身的冷冽她不是没有看到,但是过了这次,她还能找到机会羞辱苏婠央吗? 素月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放弃! 她的言语听起来就是友好的邀请,但是,谁不知道苏相府嫡次女是个废物? 虽然最近传出她会医术的事,但是医术又不能当成才艺展示。苏婠央,别说休养生心的音律,连她的文化程度都只能算是识字的程度。 她能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大家都清楚素月公主是故意找凌王妃的茬,虽然不敢附和,但是却不会有人出来说什么。 一个个的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等着看苏婠央笑话。甚至在他们眼里,苏婠央本身就是个笑话。她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人一出现在别人的视线里,就足以让大家捧腹大笑。 “叫什么名字来着的公主……” “王爷。” 龙凌煦一身冷厉的寒气吓得素月身子都在悄悄打颤,幸好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婠央制止。 她知道龙凌煦不会任由别人来挑衅她,但是按照现在的处境,不管龙凌煦以什么样的气魄拒绝,被人都会认为她在退缩。 给了龙凌煦一个安慰的眼神,苏婠央缓缓起身,“素月公主说的有道理,今日不但是天启招待各国来使的日子还是皇上的生辰,本妃作为皇上的弟媳,为皇上的寿辰助助兴,也没有什么不妥。” 迎上素月挑衅的目光,苏婠央从容的朝大殿中央走去,走到素月面前,笑语嫣然:“不过,素月公主既然会要求本妃助兴,那不知素月公主自己有没有准备。” 要求别人上场表演,那自己也得有点诚意才是。 苏婠央笑眯眯的,素月也笑眯眯的。她就知道苏婠央不会那么容易任人摆布,要她准备,她早就准备好了! 莫非,她的表现还会比苏婠央差吗? 浅笑嫣然,素月满目都是信心,“那是自然。”顿了一下,又道:“既然只为助兴不为彩头,那凌王妃也来演奏一曲,素月为王妃一舞,如何?” 苏婠央笑着点点头,“甚好。” 此话一出,惊了在坐一众人等。苏婠央她会奏乐?就苏婠央那个废物她也会乐器? 他们的兴致越来越高,倒要看看苏婠央能奏出什么样的音律! 龙凌煦微微皱了皱眉,他知道苏婠央的性子,若是没有把握,她不会上场任由人羞辱。 莫非这个女人真的会乐器? 成亲这么久她居然没有为他演奏过! 苏婠央她当然不会乐器,但是办法嘛,肯定是会有的。 看着素月那一脸等着她出丑的样子,苏婠央心头不屑的冷笑一声。冷不防的侧头看向龙凌煦,“王爷,臣妾跟你说过更多次了,这位公主的名字叫素月,不要总是记不住别人的名字。” 好没礼貌的。 素月的脸色一瞬间就有些难看,此时才注意到,不管是刚才还是先前她提议与凌王交换礼物的时候,凌王都没有叫过她的名字! 先前的那次不怎么明显倒是没有人注意,但是刚才那句“叫什么名字来着的公主”摆明了就是在羞辱素月啊! 刚刚凌王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周身的温度太低,别人都只顾着畏惧,也没怎么去计较。现在苏婠央明明白白的挑出来,一众人等都默默地低下头。 他们天启这位凌王就是这样得性格,若是被他羞辱了,那就自认倒霉吧! 素月爱慕凌王,就算凌王真的记不住她的名字,她也不会埋怨凌王。暗暗看了眼龙凌煦,楚楚可怜的模样说不出的哀怨,可是一把视线移到苏婠央身上,眼中的神色马上变成恶毒。 竟然敢利用凌王来羞辱她,苏婠央!等着瞧吧! 马上,她便会百倍千倍的还给她! 苏婠央哪儿会理会素月,旁侧端坐在位置上的龙凌煦极配合苏婠央的道一句:“本王记她的名字作甚。” 轻飘飘的语气,满是轻视。以为只要在他面前冒泡就能被他记住吗?凌王很忙的,没工夫去记住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龙凌煦的态度又惹得素月一阵哀怨,不甘心的咬咬唇,凌王会这么对她,只是因为还没有跟她接触而已。 她的身份那么高贵,只有她才配的上凌王。只要他知道她的好,一定不会这么对她的! 素月在心头下定决心,丝毫没有因为龙凌煦的态度而放弃。一定要狠狠羞辱苏婠央,用苏婠央的丑陋来衬托她,实在是太适合了! 苏婠央看着素月眼中的坚毅有点无语,明明是素月要来挑衅的,可她现在眼里的神色,倒像是自己被人欺负却还不屈不挠。 莫非她要欺负人,人得乖乖的任她欺负才妥当? 苏婠央果真是没办法明白这些人心头的想法,侧头看向候在一旁的宫人,“拿一只笛子过来。” 笛子?那宫人愣了一下,莫非凌王妃会吹奏笛子? 不止是他,旁人也愣了下,但不管凌王妃是不是会吹奏笛子,他们都能等着看好戏。 苏婠央嘛,她当然不会吹奏笛子,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