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医妃嫁到请接驾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流言,不守妇德

第一百三十三章 流言,不守妇德

 热门推荐:
  苏婠央从来没有想到龙凌煦有一天居然会枕在她腿上休息,心头闪过诧异,随后便觉得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嘛。因为…… 他们是夫妻嘛。 地府,是龙凌煦十几年前建立的组织,外界说这是杀手组织,其实并不是。 别人只知道他们杀人,他们手段残忍,但是,其实他们没有收取费用。 至于杀手组织这一说法为什么一直存在,是这个说法传开之后,他们便有意用这一说辞蒙蔽外人。 也因为如此,地府设了几个接单处,但是能不能下单,全得看运气。跟实力啊,智力啊,能力啊,完全没有关系。 龙凌煦会创立地府,还是因为肖执非,说到这个人,龙凌煦不忘抽空提醒苏婠央一句:“如果有一天你看到这个人,什么都不要跟他多说,一定要让他无法动弹,这样他才没办法纠缠你。” 苏婠央对肖执非的人品有点好奇,妥妥的把龙凌煦的话记在心里。 肖执非出生江湖人家,可是江湖势力再大,也抵不过朝廷。当时天启某个衣冠禽兽看上了肖执非的娘亲,因此杀了肖执非全家,他的娘亲不但被奸污,还被圈禁在那禽兽家里日夜受辱。 龙凌煦那时候被皇上丢在军中想要折磨死他,但是却机缘巧合的遇见了肖执非。 龙凌煦也有中二的时候,他那时满身正气,对于禽兽贪官的行为非常看不顺眼,于是,慢慢出现了地府。 地府扬名的时候,是在十三年前,就是地府残忍杀害大批贪官的时候。那次之后,认识了林逸尘。 这人头脑很好,很会谋算。于是在有了地府在五大国的痕迹。 这是地府的成长史,地府存在比龙凌煦的军队还早。 龙凌煦的军队,也是通过地府的势力扩张的。皇上为了名声不好直接弄死年幼的龙凌煦,所以得承担龙凌煦强大起来之后的后果。 然后,地府的主要工作其实是收集情报,笼络资源。传言说,五大国都有商家与地府有买卖。 其实,那些就是地府的人。 听到这个苏婠央已经可以想象到龙凌煦这家伙有很多钱! 没想到龙凌煦还真的什么都告诉她,苏婠央心头有点感触。地府是暗地里活动的组织,这种见不得光的东西,最忌讳被人知道。 前来接应的暗卫站在远处,看到深渊边上,王爷枕在王妃腿上休息的画面,他们真是不忍心过去打扰。 暮色低垂,风刮过,带来一丝凉意。不去打扰不行了,难不成让王爷和王妃在野外过夜吗? 听到动静,苏婠央警惕的看过去,见是暗卫才松了口气。 上山的马车为了利于行驶,所以并不华丽。 上了马车龙凌煦没有枕在苏婠央腿上,在一边坐的笔挺的闭目养神。 苏婠央有话想说,对于她系统的事情,就这么搁置着,似乎不是办法。 但是他看起来很累的样子,她还是乖乖安静的呆着。 回到王府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苏婠央给龙凌煦查看了伤势才回的她的小二楼。 出去了几天,屋子里头也没有积灰,松林的空气很好,灰尘不怎么多。 奔波了几天,王府里头也不得清闲。苏婠央此时还不知道,她这个凌王妃彻夜不归在外留宿好几日的事情,早就被有心之人散播出去。 香药远远站着,看见龙凌煦跟苏婠央一起回来,恨得她咬碎了一口银牙! 粉拳紧紧撰起,眼底写满冷意。 苏婠央!她倒要看看,这个人女人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凌王真是眼睛瞎了!她这么美若天仙的仙子在他身边他看都不看一眼,却整日围着苏婠央那个丑女转! 他不是看重苏婠央吗?既然如此,苏婠央给他丢脸的时候就不要发火! 香药怨恨的转身就走,等着看流言传到凌王耳朵里的时候,他还怎么对苏婠央好! 龙凌煦他别说这几日繁忙的很,就是清闲的时候也没时间去顾香药。但是龙凌煦不顾,不代表别的人也不顾。 管家可时时刻刻都盯着府上所有外来人的行动,香药的动作全被他细心留意着。 她将银子往乞丐手上塞了之后,管家后脚就着人去把那群乞丐给拦下。可是…… 他把香药的那么紧,消息还是传开了。 第二天一早,管家就把这些事情禀报给了龙凌煦。 在管家看来,王爷的双腿既然好了,天心这对师徒也没留在凌王府的必要。仁慈点,将他们赶出去了事,残忍点,就打一顿在赶出去。 他每天都忙成狗了,这对师徒还要来添乱,真是忒烦人! 除此之外…… “王爷。”香药的事情,管家不过一时气愤,言归正传,还有比较严肃的事情得禀报:“天心师太去给靖王殿下瞧过身子,去的时候,正巧周贵妃的人也在靖王跟前儿。” 周贵妃是皇妃,她要派人来看儿子,凌王府没有拦着不让进来的道理。 而天心,她是大夫,会好奇靖王的病情去看一看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只不过两处正巧碰上了而已,十分说的过去。 但是,管家也不信巧合一说。 龙凌煦神情淡然,看不出他在想什么,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便问:“王妃呢?” “王妃一大早就去了靖王那边。”管家如实回答,靖王是王妃的病人,王妃出去这么久,自然一回府就先过去瞧瞧。 龙凌煦眸子微动,这个女人倒是很有责任心嘛…… 他满身是伤,她不先过来给他看看,倒是先惦记着靖王! “下去吧。”龙凌煦万年不变的面无表情,管家下去之后立刻叫来暗卫,“去查,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管家的担心是对的,虽然他拦住了香药使的小把戏,却没拦住别人的。 香药她整日呆在南院,苏婠央人在不在凌王府,她怎么可能知道? 有人想要借香药的手做点事情,可惜香药太无能,连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既然目的没有达到,那背后之人肯定会自己动手。 凌王妃不守妇道,彻夜不归的消息在百姓口中传的沸沸扬扬。 皇城最豪华的那家客栈内,素月公主不屑的扫了眼画像上的人。苏婠央是吗,丑成这样还不知道收敛,居然还敢给凌王抹黑。侧头,尊贵慵懒的扫了眼身边的人,“继续往凌王府送拜帖,这次求见凌王妃。”